第3章 异变(2 / 3)

加入书签

这是第三次。现在。18岁。高中完结,大学之前。

将塔罗牌收好,甩掉一脑子乱七八糟的思路,洛羽端起一旁的可乐,走向窗边。

窗外,是有着云山第一景之称的“云里夕照”。被染成金色的小树林后面,云里古镇依山半躺。袅袅炊烟穿透四季不散的薄雾,又有游人笑语和犬吠鸡鸣隐约传来,安谧而祥和,连楼下啼哭了一下午的幼儿也归于安静。

斜靠在窗沿上,任由暮光懒洋洋地落在身上,洛羽终于觉得舒服一点。眼皮也不知不觉眯了起来。

时光变得悠长,也忘却了不安与烦恼。

“啊啊啊啊我受不了了。”张欢双手用力抓着脑袋上的长发,想起这是自己早上起床精心梳理了半个小时的发型,又花了十分钟努力把头发恢复原状。

见洛羽依旧在沉思,张欢忍不住又凑了上来,递上一瓶可乐,恨恨道:“不就几张破牌嘛。至于一直盯着看么?”

“你不懂。”洛羽接过可乐打开喝了一口,又继续一脸严肃地看着牌象。这副神棍的模样让张欢很想打人。

可是想到洛羽那变态的体育成绩,又怂了。咱是四好青年,咱是祖国未来的花朵,咱是文化人,咱不和神棍计较。

“我去外面找信号。”张欢一刻也不想在房间里待下去了。

再睁开眼时,洛羽发现自己正靠着墙角坐倒在地板上。房间依然还亮着暮光,透过头上的窗户从下往上望,可以看到漫天云霞烧出丝丝灰黑的痕迹。

时间并没有过去很久。

房门砸在墙上,发出一声烦躁的声响,世界归于安静。只有房间里,又传出那指尖敲打桌面的声音。

少顷,洛羽的手指轻轻落在那张“塔”上面,叹了口气,将它翻了过来,放进旁边的木盒里,而后是第二张牌“剑十”,第三张牌“愚人”……

洛羽真正触碰塔罗牌奥义之后,“塔”这张牌只出现过三次。

第一次出现在10岁那年,外婆病逝,洛羽失去了世界上最疼爱自己的人。

第二次出现在14岁那年,洛羽最心爱的画笔被父亲丢进垃圾桶,同时丢掉的,还有洛羽最初的梦想。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