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5 你刚刚可不是这么说的啊!(1 / 4)

加入书签

总而言之,你若不是艺高人胆大,那就千万别给这些血气方刚的武林人士使绊子,更甚至于污蔑重伤坑害他们。

毕竟别人是冲冠一怒为红颜,而他们可能就是气血上头不管不顾。

有时候武林人士与亡命徒之间,真的只看你跟对方有没有仇,对方又敢不敢干掉你~

所以祁霄只是淡漠的看着眼前的王捕头与陈家母子,他相信这三个人是傻子,但青州府衙与陈家里总还有不傻的。

于是就在王捕头抽出腰间的佩刀,欲以此震慑祁霄,示意他不要在此大放厥词之际,一道怒喝终于从人群之外传来:

文昌街上,大药堂前,祁霄这话说得轻描淡写,根本不打算给青州府衙与陈家一点儿面子。

他既然敢默许凤曦闹事,就说明他根本就不怕陈家与青州府衙。

倒不是因为他与凤曦出身皇家,眼前这些人想以势压他们就是在找死,而是即便他二人不暴露那层身份,这些人也很难奈何得了他们。

俗话说得好,民不与官斗,民再横再有钱,官府想治你依旧可以治你。

可这样绝对的压制力是建立在这个民,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农人县民,又或是有些资产却没有靠山的小富民的基础上。

“王胥,何人允你在此放肆!”

而就他与自家小凤凰刚才的做派,他们是民,却是两个让官府都得掂量掂量的暴民。

自古以来这侠义之士仗剑天涯,一柄长剑斩贪官杀恶霸,还平民百姓一个清朗之地的画本子还少么?

而艺术来源于生活,大昭更有尚武之风,武林人士亦不在少数。

因此历朝历代是真有武林人士斩官杀人,有的行侠仗义,有的道貌岸然,更有在黑市里接任务者只为金银。

所以大昭上到官员下到富户都有收高手请护院,甚至是豢养死士与暗卫的习惯。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

其他小说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