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受罰(1 / 2)

加入書簽

“妹妹?我可沒有你這樣的妹妹,誰知你娘懷了誰的種想賴爹爹,在我眼裡,你就是個沒人要的野種。”

楊冰玉譏諷的話讓莫愁氣的站了起來:“你可以不認我,可以罵我,但你不能污蔑我娘,我娘才不會像你說的那樣不堪。”說她可以,說她娘不行,在莫愁心裡,娘是天下最好的母親。

“呵呵,膽子大了,我還沒有讓你起來,你就起來了,雙兒,給我打這個不服管教的奴婢。”楊冰玉沖站在一旁的雙兒吼道。

“是,小姐。”雙兒飛快地走過來,摁倒莫愁就打,她一向奉小姐的話為聖旨,小姐讓她幹什麼她便幹什麼,在這府裡,仗着有小姐撐腰,她幹了不少欺人的事,府裡的下人們對她是敢怒不敢言,也因此,她在府裡極少有朋友,相反的,莫愁在府裡的人緣極好,這點讓雙兒很是嫉妒,所以她每次打莫愁都很賣力。

“小姐,你可以打我,求你放過小白。”莫愁不顧身上的疼痛,依舊為小白求情。

“這花瓶是爹爹送給我的生日禮物,你的貓打碎了它,你說我該如何罰?”楊冰玉滿臉怒容,這可是爹爹送的禮物中她最喜歡的一件,别說花瓶,隻要是她房中任何一件東西,隻要事跟莫愁有關,她便不會放過。

“小姐,對不起,給我一段時間,我一定攢錢為你重新買一個。”莫愁低聲下氣的說着,心裡卻在發酸,長這麼大,爹爹還沒有送過自己一件生日禮物,爹爹也從不正眼瞧自己,她心裡好希望爹爹能像疼姐姐那樣的疼自己。

可惜事實總讓她失望,多少次,她想張口叫他爹爹,都被他避開,爹爹的眼裡隻有姐姐,看不到她心裡的失落。

“買一個,你以為這是普通花瓶麼?這可是最貴的青花瓷,就你那點錢,你買不起。”楊冰玉用鄙夷的目光望着莫愁,見她站在那裡傻傻的樣子,心裡更是煩。

“小姐,那你想什麼辦?”莫愁收回心思咬了咬牙,有些擔心地問。

“看在你的面子上,我可以放過小白,但你必須接受我的處罰,還有,限你三日之内将花瓶還我,否則…哼”楊冰玉心裡冷笑,别說三日,恐怕莫愁用一輩子攢下的錢也還不了,她就是要為難她,看着她痛苦求饒她才高興。

“禍是那隻野貓闖的,我要殺了它,然後再罰你。”

楊冰玉惡狠狠的眼光讓莫愁心寒,在姐姐眼裡那隻是一隻動物,微不足道,殺了它就像踩死一隻螞蟻那樣簡單,可在莫愁心裡,那是她的朋友,一個需要她保護的朋友。

“它是我的朋友,小姐,我求你放過它。”莫愁撲通跪倒,她雖然經常被楊冰玉打罵,但很少向她跪地求饒,今天這一跪,倒讓楊冰玉有些意外。

“怎麼今日不要強了,知道跪下求我了,可讓我放過它,那我的花瓶豈不是白白碎了。”見莫愁跪下,楊冰玉一點也不動心,她想的是她要借此機會好好羞辱莫愁,平日子,偶爾聽到别人說莫愁是她妹妹她就生氣,她才不要這個讨人厭的妹妹。

“小姐的花瓶,我會想辦法陪的,求小姐看在我是你妹妹的份上,放過小白吧?”莫愁以為姐姐不知道自己與她的關系,想用親情打動姐姐,她以為她挑明了這層關系,姐姐多少會心軟,那樣小白便有救了。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