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八章 詭異迷蹤(1 / 1)

加入書簽

令夏花擔憂的是,在真菌層之上,沒有任何标志物,很容易迷路,所以指定隧道裡的專人,守護好隧道口,為外出的人做好入口的标記。

夏花和小順子一組,迎着晚霞向西側去尋找,雖然地表被真菌厚厚覆蓋,基本的大緻地形還是可以分辨出來,他們很快來到了一個南向的山坡前。

小順子的大嗓門,一直不停呼喊:“有人嗎?我是小順子,這裡有人嗎?”直到嗓子都喊啞了,也沒有聽到回聲。

夏花的聽力和記憶力是超群的,别人聽不到的聲音,夏花能聽到,這個特點是優點,有時也很困擾,超敏感的聽覺曾一度幹擾到了她的睡眠,未知來源的聲波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裡,讓她難以入睡。

可是,今天這個場合,敏感的聽力卻将派上大用場,在小順子不停地呼喊聲中,夏花隐隐聽到了人應答的聲音。

夏花命令20人堅守隧道,然後自己帶領小順子等10來個人,爬到真菌層的頂層去尋找失蹤人員。

來到真菌頂層的那一刻,大家心情豁然開朗,雖然上面是個未知世界,可能面臨很多危險,但能站在天宇下,壓抑的情緒在這一刻得到大大的緩解。

站到真菌層之上,大家見到了久違的陽光,雖然已經接近黃昏,但彩霞滿天還是讓大家特别的興奮。

一行10多個人走在幾十米厚的真菌層上,仿佛來到外星球一樣,一切都那樣陌生。

腳下是一種軟軟的、肉肉的感覺,非常奇妙。真菌表面凸凹不平,最高和最低處相差2、3米,但排列很緊密,幾乎沒有縫隙,所以大家走起來很放心。

夏花說完,大家抄起電鋸、斧頭、菜刀等各種工具,跟着夏花出發了。

很快,衆人來到了九區的主入口,有人費力的打開了人行出口的小門,門非常厚重,當年是按照抗擊核爆的标準修建了三道門,這裡是最靠外的一道,當然,其防範沖擊的性能也是最好的。

門外就是堆疊在一起的真菌,真菌互相擠壓的很緊湊,幾乎沒有了空隙。在經曆了一段瘋狂期之後,現在的‘末世真菌’似乎進入了平靜期,雖然人行小門敞開着,但是,‘末世真菌’并沒有暴烈地大舉進犯,而是緩緩蠕行。

夏花拿出粒子劍,‘唰’一下,綠光閃爍,一陣蒸氣升騰後,便在堆疊的真菌層上切割出一個近乎橢圓的形狀來。随後,巷道裡便充斥着燒焦羽毛的氣味。

然後不斷晃動粒子劍,逐步減小粒子劍回旋的半徑,眼見一條直直的隧道出現了,隐約還看到了外面一絲光亮。

很快,夏花在小順子的帶領下來到了食堂,了解事發的經過和工作流程。

原來,食堂補充真菌,是每天的必要過程。今天也和往常一樣,大家都是按正常的流程出去工作。

采集小組共10人,六個人負責打通隧道,四個人負責采集真菌。

按照工作流程,采集小組每天要經由厚重的防爆大門,出去采集真菌,防爆大門上有個專門供行人出入的小門。

每次經小門放打通隧道的工作人員外出,然後再迅速關閉小門,嚴防真菌進入,等隧道打通後,敲擊大門發出信号,采集人員方可進入隧道,再去真菌上層采集。

夏花突然收住腳步,側着頭,說:“順子,你聽!似乎有聲音。”

小順子立刻也停住腳步,不再呼喊,脖子歪着,輕輕轉動頭部,搜尋着夏花所說的聲音,然後,點點頭,若有所思地說:“嗯!是!有聲音,我聽到了,有風聲,有真菌生長的摩擦聲,還有孢子囊的爆裂聲。”

夏花:“我是說,除了這些之外,有人呼救的聲音!”

小順子更認真了,再次擺出仔細偵聽的架勢,片刻後,撇撇嘴,雙手一攤,失望地說:“别的,沒聽到,真沒有。”然後,發出一聲幹笑。

夏花瞪他一眼:“算了,不和你說了,跟我走。”

夏花極目遠眺,除了天邊的紅色雲霞,到處是單調的灰色。

雖然,腳下的真菌層生命力驚人地旺盛,但是依然感覺不到這世界有任何生機。

曠野裡充斥了瘋狂生長的摩擦聲,還有孢子囊爆裂的聲音,黃褐色的孢子粉不時從細小的縫隙中噴湧而出,讓人防不勝防,沒準哪一次的噴發,就會讓人落得一身髒兮兮的孢子粉。

大家四下尋找,但是,目光所及處,沒有一個人影。

夏花吩咐大家結成2人一組,散開去尋找。人們一邊走向不同方向,一邊大聲呼喊,尤其注意搜索凹陷處。

和在彎曲的應急通道裡不同,在戶外的真菌層裡,粒子劍的粒子束沒有洞壁阻擋,完全可以将厚厚的真菌層打透并氣化。

然後,其餘20餘人,快速進入隧道,對隧道壁進行局部修整,同時把生成的碎片清理出來,以确保人員能順利通行。

粒子劍切割過的真菌層,形成了燒灼樣創傷,破壞了切割面上的菌體細胞,大大降低了真菌的活性和攻擊力。

然而,外圍沒有被切割到的真菌菌體,還是會向隧道内延伸發展,隻是進入的速度大大降低,速度降低後,為人們的安全進入提供了時間保證,這足夠了。

在斧頭、菜刀、電鋸的幹預下,隧道的完整性和通過性基本可以得到保障。

負責打通隧道的人員,用手持伐木電鋸,在真菌堆疊層内切割出一個近百米的人行隧道,隧道保留一定坡度,每隔一段距離安排一人值守,嚴防真菌向隧道内生長,嚴防真菌堵塞隧道。

但是,今天早些時候,當六位工作人員離開防暴大門出去工作後,一直沒有敲擊大門,四位負責采集的人員等了很久,不見動靜。

四人不知何故,于是,冒險打開人行門查看情況,卻發現,根本沒有人行隧道,更沒有見到打通隧道的人。

了解了他們的工作流程和事發經過後,夏花認為,它們的工作流程和防範措施基本沒有問題,看來問題就出在真菌上,今天真菌突然增加了活性,大家缺乏必要的心理準備,才導緻了事故。

稍加考慮後,夏花掃視了一下衆人,說:“救人宜早不宜遲,早救或許還有生還的機會,走,動作要快,今天我來開路,後面準備20人跟進,并随時注意防範真菌的攻擊。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