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章 春歸昆侖山(1 / 1)

加入書簽

原來在人群中間橫放着一個碩大的‘末世真菌’,足有六十、七十斤,菌柄短粗,呈淺灰色,菌蓋部分呈淺黃色,直徑少說也有1.5米,一對夫婦站在超級大蘑菇旁邊休息,正在和其它居民讨論着什麼。

他喘着粗氣說:“回來晚了,晚了,看了會熱鬧。好家夥,真是厲害,剛看到有人采到了一顆超大的蘑菇,量量尺寸,你猜怎麼着?”

夏花頭也沒擡,繼續整理着文件,說道:“我猜你工作中又開小差了。”

小順子有點尴尬,勉強擠出一絲笑意,說:“順便看了個熱鬧,順便,呵呵,一顆蘑菇居然長到了1.2米高,菌蓋直徑超過1.6米,我的天,這一顆蘑菇夠她家吃半個月的。”

聽到這裡,夏花一愣,這才擡起頭,看了小順子一眼,說道:“你剛說蘑菇長多大?”

小順子:“1.2米高,菌蓋直徑1.6米呀,你說大不大?”說着,伸開雙手努力比劃了一個無限大的尺寸。

明媚的陽光下,裝扮入時,美麗大方的夏花,牽着蓮兒的左手在前面款款而行,蓮兒右手裡的紙質風車‘嘩啦啦’迎風旋轉,興奮的小花狗蹦跳着左沖右突,尾随在後,偶爾跳起沖向風車葉片,不時發出亢奮的吠叫聲。

沒走多久,便聽到了人群的嬉笑聲,不用問,前面人群聚集、人頭攢動的地方一定是發現小草的地方。

這是一片向陽的坡地,水滴還在順着冰淩緩緩往下流淌。

在十幾平米的範圍内,上百根稀疏的、剛剛露頭的稚嫩草芽,靜靜向上挺拔着腰身,似乎在向人們宣告:“春天回來了,我們回來了!”

人群都很自覺,沒有人上去踩踏,而是自覺地站在幾米開外,發表着議論和感慨,唯恐踩壞哪怕一顆小草,邊上還有幾個人在費力地統計着小草的數量,由于數據不同而引起陣陣争執。

北半球的冬天依舊寒冷而漫長,但是,冬季夜晚低于-40℃的低溫并未對‘末世真菌’造成緻命傷害,出乎意料的是,‘末世真菌’依然保持存活和再生能力,隻是經采挖後‘末世真菌’再生的時間延長了幾天,再生的個體相對小了一些,而它的肉質卻更加緊實,口感更佳。

整個冬天,随處可見的‘末世真菌’成為了華國居民的主要食物,其豐富的營養滋養着近200多萬華國的百姓,其便捷的獲取方式和超大的保有量,更讓人們幸福指數爆棚。

說來很神奇,自從月球返遷地球的居民們食用了‘末世真菌’後,身體素質明顯增強,各項生理機能全面提升,大大加快了他們重新成為合格地球人的進程,一個冬天過後,從生理指标上,已經很難看出出返遷居民和地球人的不同,華國上下一片祥和。

時間過得很快,轉眼來到了2233年4月中旬,相對于另外兩個聚集區,昆侖上聚集區最早感受到了春天的氣息。和往年同期相比,這裡的氣溫又有所上升,呈現出氣溫連年上升的良好趨勢,今年氣溫較去年又提升了3℃。

向陽和避風的地方,在正午前後溫度處于0℃以上,局部冰雪開始融化。隐隐地,深色的泥土中,星星點點新綠萌生,一芽芽嫩嫩的小草正在努力破土而出,這是代表生機的綠色,這是燃起希望的綠色。

夏花:“不對吧,我們冬天去采過幾次,最大的也才一尺多高,菌蓋超半米的就算王中王了,你忘了?你,老毛病又犯了,吹牛是不是?”夏花說着也伸出一根手指,指點着小順子。

小順子有點急了,歪着腦袋聳了一下肩膀,說:“我這次不是吹牛,這次說得是真的,不信一塊去看看,一家人正往家裡擡呢,老沉了,它們走不快,現在估計離咱九區門口也不遠。”

夏花把一個牛皮文件袋‘啪’的一聲仍在桌面上,直起腰,說:“走,去看看,眼見為實,耳聽為虛,這次不算你翹班溜号。”

小順子,伸手撓撓後腦勺,低聲嘟囔一句:“我啥時候翹班溜号過?”

二人快速走出辦公室,來到第九區的門口,遠遠看見200米之外圍攏了一群人,在那裡議論紛紛,交頭接耳。

夏花看着眼前的一切,心裡有種說不出的高興,她默默站在人群後,享受着輕松和惬意,享受着有綠色點綴的早春。

蓮兒第一次見到野生青草,激動萬分,那一雙靈秀的大眼睛吃驚地注視着泥土中神奇的綠色,不知道該如何表達。

再看小花狗,根本無懼任何人,從人縫隙中鑽過去,低頭嗅了嗅,然後,在衆人面前堂而皇之地擡起後退,以标志性動作在這片草地上留下了自己特有的氣味,宣告了領地的歸屬。引得衆人哄堂大笑。

随着時間的推移,溫度進一步上升,更多的青草鑽出了地面。同時,‘末世真菌’也迎來了地球上的第一個春天,它們生長的速度在加快,單體尺寸的記錄被不斷打破。

4月底的一天,夏花在辦公司整理着文件,小順子去外面取郵件,過了很久,他一路小跑着快速進來,把一個小郵件放在辦公桌上。

前去采挖蘑菇的人群,最早發現了這片正在孕育的綠色生機,紛紛停下腳步駐足欣賞,眼神裡透着一份喜悅和欣然。

和發現‘末世真菌’時一樣,野外發現小草的消息也很快傳遍昆侖山聚集區,振奮的人們争相前來參觀,盛況空前。

夏花很少把自己打扮得過于豔麗,總是以保守的正裝示人。但是,聽到這樣的消息後,夏花也異常振奮,她躲在自己的房間裡,悄悄地對着鏡子,通過意念調整了自己的意識流智能套裝,變換了顔色和款式,讓自己看起來更匹配春天。

夏花正在欣賞自己服飾的時候,蓮兒突然走了進來,她第一次看到如此裝扮的夏花,驚豔到尖叫,硬是要拉着夏花去參觀小草,而且強烈要求夏花保持新裝扮的樣子。

于是,在昆侖山聚集區的道路上,便出現了一道靓麗的風景線。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