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帝國基地(1 / 1)

加入書簽

方舟的頂部,有一個藍色的球狀物,或者是球型天線,這個天線呈現出地球模型的形狀,仍然在緩緩旋轉。這個球型天線和腳下的淺色小石橋幾乎等高,所以異常醒目。

夏花走近仔細觀察,可發現,地球模型上的陸地和海洋分布情況非常接近現在的地球,但是和夏花記憶中的現代地球構造存在明顯差異,在經曆了6000萬年後,或許這個地球模型成了代表基地經曆過亘古曆史的唯一物證。

根據夏花掌握的地理知識,看着史前地球的構造圖,夏花基本能推測出大壯帝國複興地下基地的地理變遷。

夏花指着地球模型為迪翁講述,以消除他百思不得其解的疑慮。夏花說:“6000萬年前,印度次大陸和歐亞大陸之間并不相連,之間存在海峽。”

“大壯帝國将基地選址在了海峽的北側岸邊,利用天然海峽崖壁的高度,他們構築了地下工事,開挖了直達海峽的人工河,建造了大型船閘,最終形成了濱海複興基地。”

很快夏花就适應了這個變化,開始行進自如了,夏花的身後已經出現了很長的橋面,蜿蜒曲折,淩空飛架,宛若仙境。迪翁一手提着小順子,一手拖着豆根,緩緩跟在夏花的身後,小順子的哀嚎聲一直在持續。

夏花走走停停,詢問着迪翁各種問題,迪翁都能一一作答。也許因為承受了太多的孤獨,雖然說話不是很流利,但迪翁其實很願意交流,他一直為夏花講解着大壯帝國複興基地裡的一切,講解着建造這個地下基地的曆史故事。

夏花問:“迪翁你所說的這裡不适合肉身生存的機制是什麼。”

“是驅動-時間機器的-能量場,這個能量場-對有機體-有很強的-破壞力,必須要做-相應保護-才可以生存,首領腳下的-小橋既是橋-也是保護大家的-防護機制。如果剛剛您的随從先于您進石門,他不僅會跌落峽谷,更會瞬間被能量場化為灰燼。”

小順子聞聽後,吓得不僅不會走路,簡直都不會呼吸了,緩了好一會才恢複。有氣無力地說:“這麼說我又得謝謝你呗,你救了我的命?”

眼前的空間異常宏大,異域感非常強烈,震撼心靈。這個宏大空間呈現出封閉的峽谷狀,整個峽谷上方是一個巨大的規則穹頂,穹頂距離峽谷的谷底至少200米高,穹頂上整齊排列着十幾列高亮度照明燈,順着峽谷的方向望去,一眼望不到邊際,隻能見到排列整齊的燈線逐漸相交在遠方。

峽谷的寬度達到高度的兩倍以上,相對平緩的峽壁上,排布着密密麻麻的深色小型建築,雖然造型各異,排布卻整齊有序。

近300米寬的峽谷谷底,有一條巨大的船型物體或建築,占據了峽谷一半以上的寬度。如果說那是船,可峽谷裡根本沒有水,如果說那是一座建築,它卻具有船舷和甲闆等水上行進的結構特征。

該巨大建築為多層結構,每一層結構的外緣都亮滿了燈,燈光把整個建築的輪廓勾勒的分外明顯,充滿了玄幻和神奇。在建築物立面醒目位置赫然畫着大大的‘無極圖’。

大家都靠攏到夏花的附近,當大家向腳下看時,除了迪翁,大家腿全軟了,腳下是一條淩空架起的淺色小石橋,橋面不超過2米寬,而小石橋的下面就是百米深的谷底。

“吱扭!”大石門似乎有動靜,幾千萬年的地質變化,或多或少改變了這個石門的結構,它運轉的不再順暢,動作稍微滞後和卡頓。“吱吱扭扭——”又是一連串的聲音過後,厚重的大石門居然裂開了一道不小的縫隙,然後從裡面吹來一陣冷風。

小順子又來了精神,見到石門要開,立馬下蹲身體準備沖刺飛踹石門,沒跑兩步,一隻有力的手把他拽住,小順子便動彈不得,是機甲武士迪翁拉住了他。

迪翁快速走了過來,站在夏花側面,雙手握在胸前,兩腿前後分開,頭微微低下,身體淺淺一蹲,行了武士大禮。嘴裡說道:“恭迎-聖駕,迪翁-有禮!”

迪翁說完。緩緩來到石門前,雙手很小心地取出‘雙魚陰陽柄’,畢恭畢敬地遞給了夏花,說道:“能打開-這個石門,您就是-我們的-大首領,是-我們一直等待-的人,是這個地下基地-新的主人,烏拉!”

大家對迪翁态度轉變的如此之快非常不适應,剛才還想玉石俱焚,魚死網破,轉瞬就成了畢恭畢敬的奴仆,夏花愣了,小順子和豆根更是驚掉了下巴。小順子張着大嘴,直直盯着迪翁,圍着迪翁的四周整整轉了一圈,嘴裡嘟囔着:“我靠!我靠!我靠!這什麼劇情?”

“但是,随着時間推移,大陸闆塊發生了漂移運動,造成了印度次大陸和歐亞大陸闆塊間相互撞擊,闆塊的邊緣互相重疊,地殼被擠壓和提升,當初是海峽的區域漸漸隆起,形成了喜馬拉雅山。6000萬年,滄海桑田,地下基地逐漸成為了世界屋脊,巨大的方舟再也無法楊帆出海。”

夏花自覺的講得已經夠清楚了,她不知道迪翁是否已經聽懂,但是通過語氣和肢體動作,仍能夠感覺到迪翁的無比失望。

畢竟方舟再不能出海,大壯帝國舉全國之力、付出巨大努力建造的、迪翁奉獻畢生所守護的複興基地,幾乎一文不值了。這對于迪翁的打擊是空前的,也是緻命的。

夏花又問:“這裡的電能是哪來的?為什麼照明燈會亮?”

“這不是電能-驅動的,這是感應燈,隻要存在-能量場,這些燈-就能自行-發光。”

一行人來到了迪翁堅持認為是方舟的那個大型建築上方,大家稱奇于他的雄偉壯觀,将近200多米寬,1000多米長的巨大船體,足有80多米高。

精細的做工,動感的外觀,科技感十足的設計,無不讓人由衷贊歎。方舟上可見的部位,到處滿載各種貨櫃或箱體,俨然是一個大型貨場。

這個方舟,包括方舟上的貨物和所有設施看起來仍然光亮如新,完全不像經曆過6000萬年曆史的洗禮。

小石橋的精緻護欄頂多一尺高,在夏花看來,這個護欄根本起不到保護作用,它的裝飾意味似乎更重。

更令人恐懼的是,小石橋的橋面和護欄居然是斷的,斷端距離夏花至多三米。小順子首先繃不住了,他顫抖着緩緩蹲下來,雙手死死握住了低矮的護欄,他帶着變了調的哭腔說:“我的個母親呀,這也太吓人,我腿咋不聽使喚了呢,不行了,咱回去吧。”

再看豆根,表現也好不到哪去,他大氣不敢出,閉着眼,跪在橋面上,正爬向身邊的護欄。

迪翁似乎沒有什麼特别的感觸,他說道:“尊敬的-首領,您隻管-向前,無論-您走向-何方,腳下-總會有路,您大可-不必擔心。”

夏花别無選擇,拖着發軟的雙腿緩緩向前邁進。随着夏花不斷前進,淺色小石橋的橋面也不斷向前延伸,始終在夏花前面保持3米左右的橋面餘量,而且,夏花想轉彎,橋面延伸的方向也随着改變。

迪翁并沒有理會小順子,而是直接面對石門,雙手緩緩推了出去。馬上一陣更強烈的冷風撲面而來,面前呈現出一個黑洞洞的巨大空間,兩個火把瞬間被吹滅,頓時周圍一片漆黑,隻能聽到呼呼的風聲。

迪翁說道:“尊敬的首領,您可以帶領我們前進,隻有您向前,這裡才會有路,否則這裡永遠是深淵。”

此時的夏花非常驚恐,漆黑中無法看清任何東西,根本無從知曉石門裡等待自己的到底是什麼。

但是,事情已經發展到這一步,她也不可能再退縮,複興人類的熱望一直在胸中燃燒,強烈的使命感支撐着她。稍作調整後,她心一橫,走進了石門。

僅僅前進了幾步,頭頂上方就有燈光亮起,2盞、4盞、10盞…“唰!唰!唰!”成千上萬盞的暖白色系的燈光,把整個空間照射的如同白晝。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