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攻心戰(1 / 1)

加入書簽

迪翁站在一旁,再次發出了‘哧哧’的鼻音,說道:“看來你的‘雙魚陰陽柄’是假貨,我有眼無珠啊,唉,老天不幫我,老天不幫助大壯帝國呀!看來,我隻能引爆聚變反應堆和這個基地同歸于盡了,你們幾個不要怪我,這是我的宿命,也是你們的不幸。”

迪翁說着,擡起隻有三根指頭的左手,把中指放到了右腋下的一個紅色開關上,他打開了按鈕的保險。隻要迪翁指頭輕輕一按,巨大的爆炸就會将這片區域夷為平地,所有人都将化為塵埃。

迪翁馬上說道:“如此-說來,我們-都沒有了-退路,那就-跟我-來吧。”

迪翁說完,現出了原形——一個兩米高的機甲武士,通體上下穿戴着銀色金屬質感的铠甲,青色面具和銀色頭盔連成一體,面具上畫着誇張的大嘴和獠牙,面具後面深陷着兩隻紅色的眼睛,帶着金屬手套的手上,隻有三根手指。

迪翁來到一面岩壁前,雙手做了一個自下而上的托舉動作後,猛地将手插入了岩壁,随後,岩壁從插入點開始,緩緩向四周褪去,露出了一個黑黑的巷道口,一陣冷風迎面吹來,發黴的氣味很濃烈。

迪翁闊步走了進去,小順子接過夏花手中的火把和豆根一起緊随其後,火把上的火焰呼啦啦飄着,随時要熄滅的樣子。

走到這個巷道的盡頭,有一個副洞,副洞一側的牆壁上有一個石質大門,非常醒目。大門為兩扇對開,在兩扇門中縫處有個一字形水平凹陷,距離地面約半人高。冷風不停從門縫隙裡吹出來,伴着着“嗚嗚——”的呼嘯聲,非常吓人。

迪翁停頓了下又說道:“關于-天琴星系-和‘桓’族的-事情,你們-說得可都-是實情?”

夏花認真地點了下頭,說道:“我也不想影響你的心情,更不想幹擾你的信念和忠誠,但是事實就是事實,那千真萬确!我從不騙人!”

迪翁語速變得很慢,悠悠地說:“如果事情-真如你們-說得那樣-的話,我确實-該想想-我的堅持-是否還有-意義了。我們-那麼多人-為了-帝國複興-犧牲了-親情和個人幸福,放棄了自己的一切,包括軀體,去堅守一個不可能實現的夢想,真的值得嗎?”

沒有人回答他。迪翁确實很失落,他陷入了沉思。

小順子的艮勁又上來了,說:“哎!武士先生,你可别想不開啊,好死不如賴活着,不過你要真想了結自己,怎麼也要等到我們看到你的基地以後啊!”

迪翁顯然心裡很不服氣,但是不知道怎麼說,想了一會,他才組織好語言,說:“大壯帝國不會滅失,一定不會,當年,在陸地發生大爆炸前,帝國就派出了不同部落去探險,去尋找适合生存的新環境,包括探索浩渺的大洋洋底和太空中的其它星球,如果遠征太空的部落安家在天琴星系不回來,那我也相信這個星球上仍然有大壯帝國的後裔。當年,我曾親眼目睹一支稱為‘桓’族的優秀部落,深入大洋深處去開辟領地,我堅信‘桓’族部落一定還在,他們是永遠不會滅絕的!”

夏花聽到‘桓’這個字的時候,心裡一震,她馬上想到了自己的朋友,生活在喀納斯湖裡的‘桓’,難道此‘桓’乃彼‘桓’?

夏花說:“迪翁武士,我有個‘桓’族的朋友,如果我沒猜錯的話,應該是你所說的出征大洋洋底的那個部落的後裔,如今,它的族群過得并不如意,現在已經從太平洋逃離,屈居在喀納斯湖裡,目前隻幸存一家三口,更别說發揚光大了。”

“今天不巧,我沒帶手機,如果有機會我會向你展示他的照片,以及我們的合影。現在的‘桓’族已非6000多萬年前的‘桓’族,物競天擇,适者生存,經過漫長的曆史演變和進化,它們在大洋洋底成功存活了下來,進化成了水族生物,可是它們的技術和文明卻在大踏步退化,完全返璞歸真,甚至失去了使用複雜工具的能力,絕對不會再回到陸地來建立帝國。”

夏花喘了口氣,繼續說:“下面我再解釋你前面問到的另外一個關鍵問題——我們來幹什麼。目的很簡單,我們不是沖着你們的秘密和寶藏而來,而是和你們的太空遠征軍和洋底探險部落一樣,來尋找我們新的容身之地,尋找我們的文明能夠延續之地,我們初步認為這裡的冰川、這裡的岩洞群,可以容納很多幸存的人類,所以想在這裡籌建一個幸存者聚集區。”

迪翁站定後,看着夏花等三人,說道:“就是-這裡,這個凹槽-就是放置-密匙的-位置,請!”說着,迪翁做了個手勢,邀請夏花上前。

小順子和豆根互相看了一眼,茫然不知所措。夏花倒顯得很從容的樣子,不慌不忙,仔細端詳了下這個凹槽,然後拿出自己的粒子劍,夏花本來不清楚這個劍柄叫什麼,聽迪翁說過後,夏花才知道這個劍柄造型是‘雙魚陰陽柄’,夏花也認為這個名字不錯。

夏花把‘雙魚陰陽柄’輕輕放入了那個凹槽,等了片刻後,沒有任何動靜。小順子伸着脖子

眼睛直勾勾盯着這個凹槽,非常專注,期待着奇迹,他見門沒打開,緊張得直跺腳。畢竟這事關生死,他心裡清楚,如果門打不開,迪翁絕對不會放過他們。

夏花把‘雙魚陰陽柄’調了一個方向,又重新放進凹槽。等了片刻,還是沒有任何動靜。

迪翁的鼻音已經連續成了低聲的咆哮,恨不得掐死小順子。

夏花及時插話,說:“迪翁武士,其實我們非常敬佩你,敬佩你的忠誠,敬佩你的執着和堅守。”

夏花繼續說:“該說的我們幾乎都說完了,如果今天非要有個結果,我願意嘗試去打開這個基地的大門,你請給個方便吧!”

迪翁說:“我反悔了,看在你們和帝國後裔——天琴人以及‘桓’族都交好的情分上,最後給你們一個機會,如果現在你們離開,隻要保證守口如瓶,并保證以後絕不再來,我将不再追究你們擅闖禁地的責任。”

夏花堅定地說:“感謝迪翁武士對我們的格外關照,我們不能走,我們也是為了人類複興大計而來。你可能不知道,我們的文明也遭受了前所未有的挑戰,一種因為環境改變而導緻的挑戰,絕大多數人類都殒命在寒冷、饑餓、病痛以及各種災難中,僅有少數人類幸存。目前還有180萬的同胞,生活在月球基地的地下城市中,他們忍受着肌體退化和疾病高發的痛苦,急需要盡快回歸地球。但是,現在我們找不到一個合适的場所,來保證他們安身立命,180多萬人啊,可不是一個小數目,這裡的岩洞群和冰川結構,完全滿足月球人類返遷安置的需要,所以如果我們得不到這個安居之所,我們也沒有臉面再回去複命。”

迪翁發出的聲音非常複雜,三人已完全搞不清他到底是怎樣的心理感受。

一陣的沉默。小順子打破尴尬,開口道:“武士先生,我們唠這麼久了,說了那麼多玄而又玄的話,到底能不能進去看看這個基地啊?”

迪翁說:“那就看-你們了,基地裡面-有最嚴密-的防護-機制,如果不是-我們-要等的人,硬闖的話-誰進去-誰會死在裡面,我也-無能-為力。我們死士-之所以-放棄肉身,很大原因-是基地内-不适合肉身-存活。除非是-具有特别密匙-的人,也就是-我們在-等待的人,隻有他們-的密匙-可以關閉-這個-防護-機制。”

夏花等三人吓出一身冷汗,也為村民們的冒失行為吓出一身冷汗,大家幸虧沒有硬闖成功,否則衆人的性命不保啊。

小順子的口頭禅再次爆出:“我靠!好懸啊,幸虧你摔我一下,要不,昨天我不一定幹出啥事來。”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