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怪事連連(1 / 1)

加入書簽

不久,村民又來報,說團霧開始随機移動,偏向其他方向了。

夏花徹底明白了,團霧對無線電收發機的較強電磁信号非常敏感,如果把無線電收發機轉移到遠離村落的地方,那麼開機後,就能把團霧吸引到無線電收發機的位置,這不僅能獲得發動飛車和起飛的機會,而且未來還可以用這種機制誘捕團霧。

夏花馬上找來三個身體強壯的村民,吩咐他們輪流背負無線電收發機,向遠離村落的東北方向移動,分别在距離村落5公裡、10公裡、15公裡、20公裡處停下并開機,同時發射一枚信号彈。

夏花繼續強調道:“開機後,你們注意觀察團霧距離、移動速度、移動方向,如果團霧距離不足300米時,馬上關機,繼續向遠處轉移,總之,一定要把團霧吸引到遠離村落的地方,越遠越好,同時要保護自己和無線電收發機的安全,但是三日内不得回到距離村落20公裡以内的範圍。”

三位村民背着無線電收發機出發了,夏花命令兩位村民爬到對面山上,負責觀察信号彈和團霧的情況,出現任何情況,要随時通報夏花,尤其要密切注意團霧動向,而夏花則帶着小順子随時在飛車旁待命。

聽到夏花的喊聲,有的村民才清醒過來,拉扯着身邊的人轉身往洞中跑,大家魚貫跑出後面的應急通道,順着山坡向前飛奔,直到沒了力氣。

那團霧始終沒有越過村民所居住的那座山,大家在寒冷中瑟瑟發抖,但誰也不敢提及回村落的話題。

夏花喊過兩個壯年,讓他們登上高處去偵察團霧的動向,不久兩壯年回來了,回報說團霧順着河谷的方向緩緩向北面移動,已經離開了村落,衆人才狼狽的踏上了歸程。

回到村落,坑道的出口通道已經坍塌,洞口依托的山體被消掉了10多米,一個大棚的大門沒了,洞口外面的石桌、石凳蹤迹全無。

對于村落的财産損失夏花并不是很在意,最讓她難過的是陳組長送她的小花狗再也回不來了。

夏花猜測,這也應該和團霧有關,夏花清楚,不摧毀那個時空隧道,這裡的怪事就不會結束,她們面臨的風險就無法消除,可是一旦摧毀了這個時空隧道,那麼豆根爸爸就再也沒有回歸的機會了,夏花陷入了兩難境地。

回到村落裡,夏花召集大家開會,把自己的想法和顧慮告知大家,征求村民意見和對策,豆根的媽媽流着淚,傷心地說:“豆根他爸估計回不來了,這樣一直等下去,大家都會有危險,如果有辦法,我同意毀掉這個隧道,否則我們大家将永無甯日。”

說完她伏在夏花肩上嗚嗚地哭了起來。其他村民也紛紛表示希望盡快銷毀這個時空隧道。散會後,夏花一直思索着銷毀這個時空隧道的辦法,如果這個時空隧道是核爆炸引起的電磁場耦合形成的,那麼通過較大規模爆炸甚至是核爆炸形成新電磁場,就有可能擾亂并破壞這種耦合效應,最終摧毀這個時空隧道。

當天夜裡,村民們進入了夢鄉,負責監視團霧的兩村民慌慌張張來報告,說團霧正在向地下村落方向移動,估計很快就會到達這裡。

于是,村落發出了緊急事态警報。被驚醒的村民們,一片淩亂,衣冠不整,神色慌張。村骨幹們急忙組織撤離,當拉家帶口的村民們來到出口的時候,發現團霧距離這裡已經不足百米。

一連幾天,那個奇怪的團霧幽靈般在喀納斯湖附近徘徊,夏花絲毫不敢怠慢,安排專人晝夜監視這個團霧的動向。

夜晚來臨,這個團霧詭異又恐怖,在黑夜背景裡,它隐隐發光,随着團霧形态和大小的變化,它不斷變換顔色,呈現出暗紅、淡綠、亮藍。

而且,不時傳出一種低沉、悠長的類似歎息的聲音,一種震撼靈魂的聲音,一種來自宇宙最深處的聲音。每當這種聲音回蕩在喀納斯地區上空,都令人不寒而栗。

這天上午,有村民急匆匆來彙報,喀納斯湖面上的一大片冰面連同上面的雪不見了,可以觀察到清清湖水。

夏花和其他村民急忙趕往湖邊,諾大的白色湖面上,形成了一個橢圓型的無冰區,這個區域能看到藍藍的湖水,微風吹過,波光粼粼,特别顯眼。

必須摧毀那團霧,夏花下定了決心。夏花找出陳組長給她的那份絕密文件,查找最近的武器儲備庫,依然是昆侖山儲備庫最近,夏花去過那裡,可等她帶上兩壯年試圖啟動飛車時,才發現飛車無法啟動了。

原來,那團霧産生的電磁場會影響附近所有的電子設備,當然也包括飛車。

夏花想到了無線電收發機,并作出了大膽推斷,根據無線電收發機的噪音情況,應該可以判斷團霧的電磁場強度變化,也就能判斷團霧距離的遠近,如果在團霧的電磁場強度較弱的時候,或許可以趁機啟動飛車。

另外,不管無線電收發機能否收到信号,都要在原來的例行通訊頻率上對外界呼救,萬一傳送出信号,或許能得到月球基地華國城的幫助。

說幹就幹,夏花馬上打開了無線電收發機,沒想到的是,剛打開無線電收發機不久,負責監視團霧的村民就來報告了,稱那團霧開始向村落的方向移動,夏花趕緊關閉了無線電收發機。

團霧不停閃耀着陸離的光芒,緊貼地面海嘯般向前碾壓,團霧和地面相接的位置不斷竄出藍色電火花。

随着團霧的接近,那種空靈幽遠的歎息聲越來越震撼,大家收住腳步,無所适從,呆呆地望着那團霧,内心隻剩下莫名的恐懼和即将被吞噬的絕望。

倒是夏花養的那隻小花狗,還在積極做出反應,它不斷變換姿勢,調整身形,四隻短腿快速變換着迷蹤步伐,對着團霧狂叫着,做出攻擊狀。

正當大家不知所措的時候,小花狗猛地沖了出去,隻見它離開洞口不到十米,瞬間就變了形狀,越來越薄、越來越長、越來越扭曲,小花狗的狂叫聲也逐漸變了調,變成了一段拉長的單音階,小花狗被團霧吞噬了。

夏花急忙大喊:“有危險,大家快撤,走後面的應急通道,快呀!”

“咔嚓嚓!”湖區裡忽然傳來冰層斷裂的聲音,盡管大家站在岸邊,都下意識向後退了幾步,每個人心中的恐懼和憂慮又增加了幾分。

當天晚上,是例行無線電通報會的時間,夏花接打開了無線電收發系統,準備在會上向月球基地華國城管委會通報團霧的事,并請求給予技術支持。

可是,無線電打開後,傳出的卻是頻率不停變化的噪音,夏花以為是頻段設置出現偏差,她仔細調整了一下無線電接收機的頻段,這才發現,無論怎樣調整,幾乎所有的通訊波段裡傳出的都是這種噪音,隻是噪音的音調略不同而已。

夏花意識到,這很可能是團霧造成的,這個團霧的确存在非常強烈的電磁場,以至于嚴重幹擾了附近的無線電信号。

兩天後,村民們又發現奇怪的事,在村落通往北山的通路上,出現了很多散發怪味的淡綠色物質,這些物質形态類似固态軟橡膠,有彈性不流動,堆積在一起完全阻斷了河谷通道,高度足有幾十米。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