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吃人團霧(1 / 1)

加入書簽

夏花心裡嘀咕着,在唐老師那篇未寫完的文章中,曾經提到過,核爆炸偶然的電磁場耦合有可能會造成時空扭曲,甚至會打開時空隧道,可是爆炸過去這麼多年了,時空隧道居然還在地球上遊蕩?夏花百思不得其解。

大家都在石碓中翻找着,試圖找到豆根的父親,一直沒有任何發現,豆根哭得更厲害了,一直喊着找爸爸,可是大家确實愛莫能助。

夏花努力調動存儲的信息,開啟大腦強力分析模式。很快得出結論,這個時空隧道,可以随時連接地球和時空中的任何一點,可以是外星球、也可以是地球的其他地區,可以是現在,也可以是過去和将來。

根據團霧飄忽不定的外在狀态來判斷,時空隧道的另外一端,随機連接到任意時空點,這種連接是不穩定的,如果真這樣的話,豆根爸爸能回來的幾率就非常低了。

另外,由于這種連接的随機性,那麼通過隧道傳送來的物質就具有極大的不确定性,甚至有巨大風險,例如,傳送來無法免疫的病毒、兇猛的外星生物、大規模殺傷性武器……。

豆根指着西側不遠的一片坡地說,剛才就是這裡有霧,夏花緩緩走過去,距離投放點不遠,地表雪沒有打掃過,這裡的雪有半米多深,地上的足迹顯示,有人從這裡走過。

再往前走幾十米,雪地足迹消失了,地上的雪也少了很多,在一片幾十平米的區域裡,地面露出了深色泥土。

夏花停住腳步,她相信豆根,這裡确實發生過不同尋常的事。夏花踩着厚厚的積雪,吃力的來到坡頂,向西側坡下觀察,隻見兩百多米外,一大團雲霧正在緩緩流動。

霧整體顔色深灰,局部呈現出淡紫色,那團霧的形狀不停變換,時而像回旋的柱狀,時而像雲團,時而像流動的瀑布。

夏花敢肯定她這輩子從來沒有見過這東西,沒過多久,團霧又變成管子的形狀了,管子的一頭搭在地面,一頭向天空延伸。

地球人援助的血漿很快被帶到了月球,通過一系列操作,DNA和免疫T細胞被提取出來,在臨床接種實驗中,隻有一個血樣具有抑制基因突變的效果。

在接種人群當中,僅僅30天後,受體DNA的缺失片段就得到修複,遺傳信息恢複正常,而且沒有任何的負面反應,這個血樣來自夏花。

随後,夏花的DNA和免疫T細胞被大量複制,有效控制住了月球人類的非正常基因突變,月球基地華國城的未來居民,都或多或少攜帶夏花的遺傳基因片段,從生物遺傳學角度來說,他們都成了夏花的後代。

這個事件之後,月球基地華國城管委會便深刻認識到了地球人類的非凡價值,更深切體會到了唇亡齒寒的深刻含義,後來對地球人類的救助工作也變得更積極更主動。

月球基地華國城除了定期給地球人類提供必需的緊缺物資外,還能偶爾送來月球上培育的農作物新品種,這些新品種既具有低溫生長能力,産量又高,為地球幸存者提供了穩定的食品保障。

2224年年中,月球基地華國城裡也不太平,除了居民們不斷增加的物質文化需求和基地相對低下的生産力之間的矛盾外,倫理問題成了最大困擾。

月球的華國人普遍在讨論三個哲學問題:我是誰?我從哪裡來?我要到哪裡去?這些問題的出現和月球人類的遺傳基因變異有關。

根據基地有關機構統計,由于月球的重力及射線輻射等環境原因,在月球出生的第三代人口的遺傳基因異化嚴重,和第二代相比,人種的許多生物學特征發生了顯性變化,主要表現在:身高降低,體重減輕,膚色變化為灰白色,失去所有毛發,四隻纖細,頭部比例增大,心肺機能減退,血壓降低。

有關機構做了進化趨勢的模拟推演,其結論是——如果不加約束和控制,月球人類經過8至20代的自然進化後,會演變成新的人種。

成為新的人種還是繼續保留地球人特征是人們争論的焦點,經過廣泛讨論和全民公決,繼續保留地球人特征的呼聲更大,因此,月球基地華國城管委會最終做出決定——繼續作地球人。

夏花越想越害怕,如果不能按照人們的意願控制時空隧道,那最好的選擇就是毀掉這個時空隧道,徹底消除發生不測的可能性,可是怎麼銷毀呢?

不同的高度,管子的直徑不同,在管子的最下端,閃着藍色的火花,能聽到空中放電的噼啪聲。

忽然,從管子裡掉出很多深色的塊狀物體,大小不一形狀各異,夏花下意識的向後倒退了幾米,這時,大家也紛紛來到了坡頂,不時發出唏噓聲。

團霧漸漸向湖面方向去了,運動軌迹很飄忽,大家快速來到那堆石頭前,遠看石塊呈棕黑色,近距離時,尤其在陽光下觀察,能看到不斷變換的絢麗色彩,像油膜的反射效果。

這石堆溫度明顯高于0℃,因為它周圍的雪融化了,拿起一小塊,很重,密度很大的樣子,石塊表面有明顯氣泡狀小凹陷。

在夏花的腦海裡,地球上沒有這樣的石頭,這些石塊更像隕石,來自外太空,能夠吸走雪和人,還能送來外太空石頭,難道這是時空隧道?

2225年,由于連年低溫,水汽蒸發量大大減少,降雪量逐漸減少,地表雪的厚度在緩慢減少。喀納斯湖小村落,生活在安甯中,有了月球基地繁育的果蔬新品種,溫室大棚的産出越來越豐富,幾百個人的村落無論如何消費不完。

這天早上,夏花按照約定參加無線電通報會,會議僅僅持續了十幾分鐘便草草收場。而豆根和父親前來向夏花提出申請,要求去湖邊的果蔬投放點投放剩餘的果蔬,順便釣幾條魚,改善下生活。由于豆根一家平時良好的信譽,夏花很爽快就批準了。

臨近中午的時候,豆根急匆匆跑回來,帽子也不知道丢哪去了,一邊跑一邊哭喊:“我爸爸讓霧吃了,快去救他呀。”

大家聞訊急忙出來打探究竟,豆根喘着粗氣斷斷續續地說:“我和爸爸釣魚的時候,看見遠處有一團霧氣,霧氣會動還會變化形狀,當它接近地面時,能把地上的雪吸走,我爸爸就走近去看,他剛走到附近,人一下子就沒了,你們快去救救他吧,他讓霧吃了。”

孩子哭得非常傷心,大家聽得一頭霧水,但直覺告訴大家,出怪事了,一群人随即向着湖邊的方向跑去,豆根跑在前面,來到湖邊果蔬投放點的時候,時間已經過了中午。

月球基地華國城的醫學研究機構,經過研究,很快給出了抑制人種快速異化的方法,該方法的主要内容,是采集地球人血液,提取DNA和免疫T細胞,分離出有效活性成分,将活性成分輸入受體,而受體對象為未生育過的25歲以下人群。

在不久後的無線電通報會上,月球基地華國城管委會,便向地球上的三個幸存者聚集區發出了請求,請求地球支援血漿。

夏花在發言中說:“之前因為害怕地球病毒或菌群被帶到月球城,造成月球基地内部傳染,才停止的月地交流,現如今不用顧忌這個威脅了嗎?是否需要重新評估這個決定的風險?”

這番話不是夏花本意,大家心中也都明白,其實是夏花故意在指責月球基地,指責他們當年沒有更好履行拯救地球人的責任,其他三個聚集區也随聲附和。

最後,月球基地華國城作為交換條件,同意給每個地球人提供物資補償,大家才勉強答應。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