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滅絕火焰(1 / 1)

加入書簽

夏花不能确定,自己将來時候還有機會再回來探望陳組長,所以盡量多陪陪這位好同事、多陪陪這位生不逢時的優秀戰士。

回到村落的時候,夏花心情依然很沉重,幾萬人死亡實在太過慘重,并不會因為消滅了一堆機器人而得到釋懷,一連幾天,夏花都沒有露出過笑容。

在接下來的無線電通氣會中,夏花建議恢複昆侖山基地聚集區的電台呼号,哪怕是一個人類複興的象征,也必須讓這個象征永遠存在下去,對于夏花的提議,各個聚集區都沒有異議。

夏花等人一直在附近,欣賞着八區内部不斷傳出的電磁槍的爆炸聲。小順子更是冒險進行了近距離觀摩,他一邊欣賞着機器人之間的厮殺,一邊跳腳助威,輕聲喊着:“靠牆那個,向右開槍,開槍啊!笨死了。”

次日拂曉,八區地下建築裡的槍聲停止了,裡面隻剩下了一名機器士兵,經過一夜的連續擊發,這名機器士兵的電磁搶的攻擊力大大下降,距離5米開外都無法傷及人類身體。

夏花對小順子說:“一個也别留,給陳組長他們報仇!給死去的基地民衆報仇!”小順子答應一聲,便帶着小分隊進去了,一位幸存者以近乎侮辱性的動作結果了僅存的那個機器士兵。

第一階段的戰鬥宣告勝利結束,小分隊開始搜尋幸存者,一上午找到了幸存者130多人,除了婦孺和孩子,大家紛紛表示願意參戰,給家人和朋友報仇。

下午,夏花開了個戰前動員會,宣布了攻打一至四區的作戰部署,作戰計劃不變,照方抓藥,隻是這次的小分隊人數更多了,行動的協調性和一緻性要求更高了,變化最大的就是,這次要使用兩顆磷彈,夏花和小順子要同時實施磷彈轟擊。

磷彈在低空爆炸,強光過後,産生了大量的微細粉塵,這些細微粉塵中包含有矽、石墨、磷等混合物質,是具有超導性質的強力導電體,這些物質對常規電路具有極強的破壞力,可以瞬間導緻電路短路和崩潰。

爆炸産生的細微粉塵在沖擊波的高壓助推下,從空中快速沖向地面,将地面上的一切都包裹其中。

沖擊波裹挾着大量微細粉塵,沖擊機器人身體的同時,細微粉塵也悄無聲息的鑽進了機器人結構的縫隙裡。

很快,細微粉塵影響到了機器人的電子線路及電路器件,電路紛紛短路,器件紛紛失效或燒毀,機器人的控制系統失靈,造成行為邏輯混亂,繼而癱瘓,就好像神經錯亂的病人一樣。

這些機器人士兵動作開始怪異起來,有的在暴躁的揮舞雙手,有的在原地轉圈,更多地是在演繹慢動作舞蹈。

當天晚上,溫度低至-35℃,血色上玄月,山坳裡靜的出奇。機器人都躲在基地的建築物裡,夏花和小順子返回飛車,最大限度多背回了一些武器裝備,找好伏擊點後,小順子領着幾個幸存者組成的小分隊,趁着夜色偷偷潛伏到九至五區大門外約百米遠處。

機器士兵或蹲或坐,把守着出口,不時唧唧咕咕咕相互傳遞着機器語言。夏花見大家夠已就位,向空中發射了信号彈。馬上,小分隊趁着光亮同時起身,扛起步兵導彈,瞄準不同建築物門口進行了一波導彈齊射。

五條火蛇從空中掠過,接着是幾聲沉悶的爆炸聲,十幾個機器人,瞬間被火焰吞沒,成了碎片。

發射完導彈,幾個人又端起自動步槍,進行了從容點射,直到有增援的機器士兵湧出來。大家才邊開槍邊向後撤退,并不戀戰,機器人士兵越來越多,越追越緊,電磁槍聲此起彼伏,山坳裡地動山搖。

夏花一直隐藏在一處低窪處,斜靠着旁邊的一顆枯樹幹,地上擺放着一排各式武器。當機器士兵進入了夏花的攻擊範圍後,夏花随即又向空中發射了另外一枚信号彈。邊打邊撤的小分隊見到信号,立即全都扔下武器,張開嘴巴,雙手捂住耳朵,匍匐在地上。

夜晚很快來臨,震怒的女戰士,群情激昂的幸存者,在這個寒冷的夜晚,要為人類的尊嚴而戰。一樣的佯攻,一樣的高亮度爆炸,一樣的細微粉塵滲透,一樣的機器士兵混戰,天亮的時候,結果了最後一名機器士兵,人類沒有一人傷亡,夏花大獲全勝。

最後,經過統計,解救出幸存者356人。夏花雖然成功地給陳組長等人報了仇,可是整個昆侖山基地的人口卻僅僅剩下了356人,這仍然是巨大失敗。

夏花和小順子征求了大家的意見,這356人表示願意留在昆侖山基地,希望繼續堅守這裡,夏花尊重了大家的意願。

夏花來到了陳組長陣亡的地點,在至少兩發電磁彈的攻擊下,陳組長被炸的粉碎,沒有找到遺體,也沒有遺物。夏花留着眼淚,仔細打掃着這個區域裡黑紅的沙土,然後收集起來,放在一個小坑裡,算作是陳組長的墳墓,并鄭重地豎起一個墓碑,上書幾個大字——鞠躬盡瘁,國家功臣。

大家都紛紛回去了,空冷的墓碑旁夏花久久不願離開,沒有任何祭奠的供品,甚至沒有焚燒紙錢。

很多機器人的内置式電磁搶也不受控制的自動擊發,絕大部分機器士兵在電磁搶的誤射中倒下了,有的甚至是被自己的電磁搶擊中。

但是,仍然有幾十個機器士兵受到的破壞程度較輕微,仍具備行動能力,他們雖然喪失了視覺,但是憑借雷達掃描輔助功能,仍然能夠探測近距離的物體。

這一小部分機器人有組織的向八區地下建築撤退,試圖去八區的維修廠找同伴恢複戰力。退回八區維修廠的機器人,進入地下建築後,電磁搶仍然不受控制,不斷地自動擊發,“轟隆!”“轟隆!”聲一直持續。

内部堅守的那些機器士兵,莫名其妙的被擊中,紛紛倒下,沒有被擊中的機器士兵不得已開槍自保,整個地下建築裡亂成一團。

機器士兵之間無法辨别誰是正常的,誰是有故障的,所以,根據風險評定程序的判斷和自保邏輯的驅動,機器人之間的相互攻擊就無法避免了,這種生死激戰一直在持續,直到剩下最後一個機器人。

夏花忽地站起身,堅決地扛起發射架,向着機器人隊伍上空發射了一枚高純磷彈,磷彈帶着藍色尾焰搖曳着下落,機器人士兵不知所措,紛紛開啟危險評估程序,在評估結論沒有生成前,有的胡亂向空中開槍,更多的是望着藍色尾焰發呆。

磷彈下落到幾十米的高度時,“轟!!”一聲巨響,在山坳裡回蕩,搖曳的亮點迅速向四外炸開,形成了超高照度的閃光,閃光的照度數倍于白晝,在山坳的漆黑環境背景中,突然形成高照度光照輻射區。

在暗夜裡,機器人視覺系統中調整光通量的孔徑一般開到最大值,突如其來的強烈光照使機器人來不及調整視覺系統的通光孔徑,在超高照度光輻射的沖擊下,機器人視覺系統的感光傳感器電流瞬間達到無限大。

機器人電路無法做出快速響應,導緻感知電路模塊瞬間燒毀,機器人的視覺系統崩潰了,這正是夏花想要達成的效果。

失去視覺的機器士兵,亂作一團,互相擁擠、互相踩踏,有的甚至在漫無目的的開槍,機器人誤傷嚴重。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