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遺稿玄機(1 / 1)

加入書簽

“另據古川社消息,法國裡昂郊區的一座核電站的兩個機組因運轉溫度異常而被迫關閉,造成法國部分地區電力緊張。”

“據樹訊網消息,當地時間昨天晚上,馬來西亞斯隆海底居住試驗區的六号空調泵站發生故障,造成試驗區室溫上升,氧氣含量下降,目前當地政府已經緊急疏散了在内居住的4000多名志願者。”

“……”

“據華國衛健委提供的一則研究報告顯示,今年出生嬰兒的畸形率相比去年提高了3%,達到了百分之16%,創曆史之最,另外一個研究報告顯示,我國30歲以上成年人罹患V型癌症的比例也在持續上升,今年三季度成年人患癌比例和二季度相比,提高5%,呼籲全社會提高環保意識,加強身體健康管理,定期安排身體檢查……”

在短短一個小時的時間裡,大屏幕播報了上百條新聞,無一例外幾乎都是事故或者壞消息。夏花心情沉重,他知道老周在文章裡的分析的有道理,事故和災難很大可能是DDS微生物造成的。

夏花不知道怎麼安慰,也許,最好什麼也不說,等老周母親略微安靜下來,老周的父親才表示,兒子得了絕症,從沒放棄夢想,對于兒子舍身救人的壯舉表示欽佩,說他的死是值得的,為周家争了光,這讓夏花很難受,也由衷欽佩這對老夫婦。

之後,夏花又了解了老周的其他事情,包括老周工作上的同事,以前的老師、同學,和一同作為環保志願者的朋友們的情況。夏花把這些情況一一記在心裡。

夏花最後說:“凱歌留下了一篇文章和一個取樣盒,這是他未竟的事業,我想幫他完成研究任務,或者找到繼任者,我覺得應該把這些轉交有關機構。”

周家夫婦說:“好的,謝謝你,你把這些帶走吧,我們也不懂得。”

離開周家後,夏花沒有理出什麼頭緒,逛街是她排解的常用手段,在大街上走走,常常能夠讓人忘掉煩惱,夏花很快就消失在人群中。

在事故調查的那幾天,夏花抽時間整理了老周的遺物,一個電子筆記本,一個紙質筆記本,一些衣物,一些抗癌藥物,剃須刀等男士用品,野外生存的一些工具,一個采樣試劑盒,幾枚紀念币。

紙質筆記本很精緻,應該是參加某種活動的獎品,記述的文字很工整,前面的幾頁記錄着很多重要信息,有家人的姓名、住址及聯系方式,還記錄了老周的身份信息号碼,信用記錄卡号,以及各種密碼,旅行的行程計劃,試劑盒的使用方法等等,在筆記本有字迹的最後一頁,隻寫了“投稿”兩個字,且加了重重的下劃線,應該是老周想強調的内容。看來老周早就為意外做好了準備。

直到現在,夏花才知道,老周全名周凱歌,32歲,未婚,是一名合成材料研究員,環保志願者,這是天意嗎?叫凱歌,夏花不得不開始懷疑這些巧合,難道是凱哥在天有靈一直在守護自己?想着這些,夏花潸然淚下,泣不成聲。

用紙質筆記本上的密碼,夏花打開了老周的電子筆記本,内容很多,分門别類,文件管理的井井有條。裡面有一個文件夾專門收集與合成材料研究有關資料,根據生成文件時間提示,夏花打開了一個叫“投稿”的次級目錄,這是老周最後打開過的文件夾,時間就在離開挪威之後的第三天。

該文件夾裡有一篇老周自己撰寫的論文,處于格式整理和文字修改階段,題目是《帶電微生物對碳基合成材料的結構及性能影響》。技術文章非常專業,夏花看得雲裡霧裡,那些公式符号,她不懂,但是,前言、研究背景和結論,夏花大緻能看懂。

但是,她無法證明,老周也隻是初步發現,很多問題并未證實。夏花心裡很着急,她必須盡快讓老周的研究成果體現出價值。

夏花坐在小吃城的一個角落裡,在手機上快速地浏覽着網頁,通過國家自然科學文庫,檢索到作者是“周凱歌”的信息50多萬條,夏花回憶着關于老周的所有已知信息細節,用這些細節做進一步檢索條件限定,篩選出80多條信息和她所認識的老周有關。

通過對作者的合作者狀況數據進行分析,夏花發現,一個叫唐仕武的人和老周合作發表論文最多,最後一次合作在去年十月,看介紹應該是老周的老師,這個唐老師,老周的父親曾經提到過,對,就找他!

作為外地人,夏花可以随時享受當地的美食小吃,而不用提前預約。她來到到美食城,選擇了幾種特色小吃,隻需刷一下手機的信用記錄卡,做個消費統計就可以進行消費。

可是,夏花刷了幾次,數據采集系統都無法識别信用記錄卡的二維碼,後邊排隊刷卡的人開始急了,不時有人在催促着,夏花以為自己的手機出了問題,于是先躲到一邊,但是,下一位消費者也同樣無法識别,連續幾個人都是這種情況。

過了大約半個多小時,系統恢複了正常,可是,狀态仍不穩定。有人在發着牢騷,通過牢騷,夏花了解到中安市最近這種事件頻發,有的地區好多人的信用記錄數據都消失了,造成了很大混亂,民怨沸騰。

夏花一邊品嘗着小吃,一邊思考着下一步的計劃,小吃城裡有一塊大屏幕,上面正播放着國際國内時訊,熟悉的播音員,熟悉的音質:

“據萊透社報道,當地時間今天早上,利比亞一個生産消毒水的工廠發生爆炸,損失巨大,100多個沃克-Ⅲ改進型機器人報廢。”

文章的大緻意思是,在研究石墨烯和石墨炔材料時,偶然發現了未知的材料自損現象,作者初步判斷是一種未知的帶電微生物造成碳原子π鍵性質改變,從而改變了包括石墨、石墨烯、石墨炔等碳基材料的微觀原子結構的結鍵方式,并進一步影響了這些材料的電子學、光學特性。這種新型帶電微生物,是他去年年底從所剩不多的南極冰蓋中偶然發現的,老周稱之為DDS微生物。

文章最後指出,科學界要謹慎對待DDS的破壞力,呼籲政府盡快成立專門研究機構,着手評估基于石墨烯、石墨炔等材料的芯片和集成電路的潛在風險,嚴密查找DDS的來源,研究并了解它的生物學特性,以及目前分布的地域範圍,制定應對方案,避免引發事故和災難。

看完老周的文章,夏花聯想到最近發生的手機損毀、航班事故、飛車事故等一系列離奇事件,夏花越發感到害怕,也隐約覺察到這篇文章以及那個取樣盒的重要性。夏花的直覺告訴她,這篇文章應該盡快發表,取樣盒也應該送交有關人員。夏花把整個文件夾都拷貝了下來,并存在了自己的手機和網盤中。

回到Q市的第二天,夏花着手處理了飛車報損,事故申報,旅行回國報備,信用評估等一系列問題。第三天便乘坐飛車的士,來到甘溪省中安市看望老周的家人。

早在巴西的時候,夏花就和周家老夫婦進行過通報和交流,所以,夏花來中安,他們并不意外,表面上也沒有流露出特别的傷感,直到看到老周的遺物,老周的母親才失聲痛哭起來,那種哭是撕心裂肺的。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