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真兇初現(1 / 1)

加入書簽

“有,我表示樂觀,隻要人類齊心努力,一方面快速研發磷基器件,取代碳基器件,并快速投入使用;另外一方面,嚴格管控污染,降低粉塵排放,限制那些微生物的增殖;還有就是,做好重點位置的保護,把嗜碳性帶電微生物和關鍵電子器件隔離開來。”

聽到這裡,夏花的心裡才輕松了一些。唐老師最後說:“小鬼,我就不留你了,我需要馬上工作,有了新消息我會通知你,針對我們的讨論,你暫時要保密,避免造成恐慌。”

“好的,唐老師,我會保密的,我也不打擾了,告辭。”說罷,夏花微笑着起身告辭。

在被注滿試管的标簽上都标注了數字,唐老師告訴夏花,這些數字是取樣地點的經緯度和取樣時間,有了這些樣品就可以進行微生物化驗,得到詳細的分布數據,并足夠形成一份有分量、有說服力的研究報告。

唐老師接着說:“小鬼,你和凱歌都立功了,我會在報告上一并屬上你們的名字,我馬上聯絡我的關系和渠道,立即開始着手樣品分析。”

夏花心裡暗想“叫誰小鬼,知道我年齡吓死你。”

嘴上卻問:“唐老師,嗜碳性帶電微生物到底從哪來的?”

唐老師說:“嗜碳性帶電微生物首次是在一百多年前發現的,據說最早在彗星殘留物中被發現,隐藏在彗星的冰裡,彗星降落地球時,彗星和空氣劇烈摩擦,随着溫度升高,大部分微生物會燒死,但是冰不會每次都燃盡,這樣就總會有一部分微生物存活下來。”

擡起頭說:“凱歌是個有擔當的好孩子,他得V型癌症的事從沒告訴過我。我知道他的研究,他不久前告訴過我發現DDS的事情,我還讓他去各地廣泛采集微生物标本,要是知道他得癌了,我說什麼也不會出這個馊主意。”

說着,老淚縱橫。夏花拿出手機把老周的文章發給了唐老師。唐老師仔細閱讀了約半小時,摘下花鏡,說:“沒錯的,就是這個DDS微生物搗的鬼。”接着唐老師給夏花做了一大段科普和自己的看法。

DDS是嗜碳性帶電微生物,這種微生物以碳原子為食,初期主要以PM0.1以下純碳顆粒為附着對象。這種微生物吃的碳顆粒越多,身上的負電荷就越多,身上的負電荷越多,對碳顆粒及碳基器件的腐蝕和損傷就越大。

到了後期,凡是含有碳原子的物質都是它的侵蝕對象,而目前,DDS威脅最大的,應該是具有極其細微電極和電路結構的高精密電子器件,包括各種芯片、集成電路、敏感電子元器件等。

現在的世界,碳基器件早就取代了矽基器件,而我們人類的技術和文明又太過于依賴網絡、電腦、人工智能、機器人,所以說危機可能無法避免。

夏花打定了主意,通過量子音訊,夏花呼叫了唐老師,唐老師住在中安郊區一個不大的小區裡,正在給他的花花草草澆水。

“是唐老師嗎?您好!我是周凱歌的朋友,有事情想向您請教,不知您是否方便。”

手機裡傳出一個老年男人的聲音:“您好,我是,不知您要讨論哪方面問題?”

“是關于碳基器件制造和DDS微生物問題的。”

“哦,可以的,您說吧。”

“那既然這種微生物早就有了,為什麼現在才危害人類呢?”

唐老師解釋道:“嗜碳性帶電微生物,需要有個進化的過程,剛到地球,這些嗜碳性帶電微生物找不到吃的,雖然地球上到處都有碳及碳的化合物,但是碳的存在形式是含有雜質的、大塊和大顆粒的,這些嗜碳性帶電微生物隻能進食純的細微碳顆粒,一般認為隻能進食PM0.1以下的純碳微小顆粒,所以,早期嗜碳性帶電微生物也就無法繁衍。”

“直到近代,人類自身需求的無度,工業化生産的無序擴大,碳基器件的廣泛應用,催生了相關生産工藝和技術的快速發展,使得高純石墨系合成材料的生産以及對于這些合成材料深加工能力不斷提升。以納米及納米以下的半導體精密蝕刻技術為代表的一大批精密器件制造技術,都會在生産過程中産生大量細微碳粉塵,這些粉塵中含有PM0.1以下的微小純碳顆粒,這些微小顆粒有的懸浮在一定高度的空氣中,而有的遇到雨雪天氣,就會被裹挾着降落地面,這就為嗜碳性帶電微生物提供了絕好的口糧。”

“這些嗜碳性帶電微生物吃的碳原子越多,自身的電荷也就越多,就越容易打開微碳顆粒,越容易破壞和消化碳原子,周而複始,不斷進化。這些嗜碳性帶電微生物就成了禍害,它們會直接破壞器件的結構。另外,芯片也好,集成電路也好,所有半導體器件都是依賴載流子定向遷移來工作的,這些帶有電荷的微生物一旦入侵半導體器件,所攜帶的負電荷會嚴重幹擾固有的電子或空穴遷移,輕則會造成工作效率下降,重則會造成器件功能喪失或紊亂,所以說,這種微生物的破壞力大得很。”

“那我們還有機會嗎?”

唐老師喝了一口水,接着說:“我的很多朋友很多志願者同事是搞相關研究的,德國的施羅德,韓國的金永男,最近分别給我發來了兩個研究報告,讓我審閱,準備發表。一篇是關于高空懸浮碳粉塵顆粒帶電成因分析的,一篇是關于彗星塵埃中嗜碳性帶電微生物的危害研究,這兩個知名學者,都提到了嗜碳性帶電微生物的存在并初步猜測了來源。”

“但是并沒有證據證明嗜碳性帶電微生物已經降落到地球表面,也沒有證據證明嗜碳性帶電微生物已經侵蝕碳基器件了,而凱歌的文章正好證實了這些嗜碳性帶電微生物對碳基器件的切實損傷,如果有地域廣泛的微生物取樣,甚至都可以給出DDS的破壞程度、範圍、趨勢的大緻評估。”

夏花沒有想到,唐老師如此專業,一方面,夏花驚歎唐老師的專業能力,另外一方面,夏花也為可能到來的人類危機深深感到不安。夏花猛然間想起老周的取樣盒,說“唐老師,差點忘了,凱歌還留下了一個盒子。”

“快拿來我看看!”

夏花從背包裡掏出那個玻璃鋼樣品盒,趕緊遞給唐老師。唐老師慢慢打開蓋子,大緻數了下一共有180多個樣品試管被注滿,隻有10多個樣品試管是空的。

“唐老師,音訊裡說不清楚,我們約個時間當面向您請教可以嗎?”

“呀,您别客氣,我隻是技術愛好者和志願研究者,已經不在政府顧問名單裡了,這樣吧,明天上午您來家裡談吧,我給您發個導航定位。”

“好的,謝謝您唐老師,明天十點我準時到。”

次日上午十點,夏花準時來到唐老師家裡,不大的套房,客廳比較擁擠,整個集成屋頂作為面光源,散發着藍白色的光。陳列櫃上是各個年代的紀念品,老式沙發,立體幻影機,餐桌腿上的一塊白漆是後補的,明顯有色差,到處是獎杯,錦旗,而且還有不少紙質藏書。陽台上,窗台上擺滿了綠植和盆景。在客廳正中,是毛筆書寫的橫幅,楷書“德藝雙馨”,裝裱的很精緻,整個客廳完全是複古風格。

簡單寒暄了幾句後,夏花便把老周遇難的事情講述了一遍,接着把她所經曆的事情和發現老周文章的事情都告訴了唐老師。唐老師表情凝重,偷偷擦了擦浸潤淚水的眼角。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