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四章 小女子而已,翻不起風浪?(1 / 2)

加入書簽

“你說這吊墜啊,就是葉擎天送我的禮物,還叮囑我要好好保管,碰上歹徒無法脫身的時候,拿出來說不定能夠保命。”

羞澀的将吊墜放回領口,肖大芳接着說道:“我知道他在騙我,世上哪有能夠救人于危難的神奇吊墜,再說我是治安所的工作人員,歹徒瞎了眼,敢找我的晦氣不成?”

在女孩的眼裡,區分禮物貴賤的方法很簡單,看誰送的就行。

讨厭之人所送,價值千金又如何,照樣不會有多大的感覺。

真愛之人相贈,哪怕是枚用紙折成的戒指,也會小心翼翼的收藏。

若是連這都看出來了,那不是人而是神。

“哦,我知道了。”

低下頭,肖大芳的語氣中帶着失望。

來到陳家村,主要是為了公事。

順便看看朝思暮想的男人。

“葉擎天呢?怎麼不見他的人影?”

目光落在張良夫妻身上,肖大芳略帶羞澀的問道。

八十年代,女孩的思想比較保守,她由于工作原因,膽子比較大。

腦海中,不斷浮現着熟悉的身影。

喜歡一個人,就像鐘愛某種食物一樣,會上瘾。

聞聲,陳芊芊轉過身子時,肖大芳正笑吟吟的朝着他走來。

穿着制服,看上去英姿飒爽,精神頭十足,眉宇間透着一股威嚴,讓村民心生敬畏,紛紛讓開一條路。

“肖大芳同志,别來無恙!”

作為東道主,陳芊芊打招呼的同時,禮貌的伸出手。

“張先生,你越來越帥了!”

看重的不是禮物的價值,而是裡面蘊含的情誼。

“小表弟并沒有騙你,這條吊墜不一般,你是該好好收藏,以後你自然會明白其中的意思。”

猶豫片刻,張良接着說道:“肖大芳同志,得到這條吊墜的時候,小表弟曾說過,會送給最愛并且第一個和他有夫妻之實的女人……我沒有别的意思,他現在孤苦伶仃,我身為兄長有些事得過問一下,難道你們……”

後面的話用不着說出來,成年人都懂。

男歡女愛,乃人之本性。

誰曾想血影并未如約而至,她又不能擅離職守。

看來注定見不着!

“肖大芳同志,冒昧的問一句,你脖子上的吊墜在哪裡買的?我記得小表弟也有條一模一樣的吊墜。”

無意間瞥見肖大芳心口露出來的吊墜,張良的臉色陡然間變得嚴肅。

隐約間,已猜到兩人的關系。

況且他們之間,已經捅破了那層窗戶紙。

“肖大芳同志,小表弟今日在診所有點事耽誤了,可能來不了。”

同為女人,陳芊芊又怎會不知道肖大芳的意思。

喜歡一個人,眼神中的期盼和柔情藏不住。

不過她并不知曉血影和肖大芳發展到了哪一步。

松開陳芊芊的手,肖大芳和張良打了聲招呼。

踮起腳尖,雙眼在人群中掃來掃去,像是在尋找什麼。

“多謝誇獎!”

“肖大芳同志,你在找什麼?”

察覺到她異常的動作,張良好奇的問道。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