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三章 明争暗鬥,血雨腥風的序幕(1 / 2)

加入書簽

回到陳家村,他就是要做一回野獸。

扼殺感情泯滅人性,眼裡除了利益不再有其他。

誓要讓整個陳家村都成為他東山再起的犧牲品。

“陳家四小姐果然不一般,敏銳的洞察力讓人佩服,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膽色更是巾帼不讓須眉,在你面前我倒顯得愚笨,猜不透陳家四小姐猜到真相,為何選擇往陷阱裡跳。”

虛僞的面孔下,陳曉山包藏着禍心。

競選村長,志在披着合法的外衣,幹着非法的勾當。

至于陳芊芊有何目的,陳曉山沒興趣知道,不過很快受村民敬仰的女子,會成為拐騙婦女的賊婆子。

誣陷也好栽贓也罷,反正村民講究眼見為實,極少會深層次的分析判斷看到是真相,還是人為制造出來的假像。

“看不出你貶低一個人的手段挺高明,千萬别拿我和你相提并論,我怕被你惡心到吃不下飯。”

注視着陳曉山,陳芊芊臉上寫滿了嫌棄,“道不同不相為謀,野獸永遠是野獸,即使披上了人皮,也掩蓋不了獸性。陳曉山,你的确實聰明,可惜不走正道。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為,主動邀請我參加村長競選,最大的目不就是為了讓我在村民面前丢臉,淪為笑柄。看穿了你的技倆,知道我為何依然選擇參加村長競選嗎?”

當上村長之前,對村民好得不得了,誰家有事都主動幫忙。

如願當選為村長後,原形畢露,肆意妄為的侵吞公款,自恃身份地位,遇到雞毛蒜皮的事要和村民争得頭破血流,俨然一副隻手遮天的土皇帝做派。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

相比之下,村民更願意選舉陳芊芊做村長。

等十年八年後,陳曉山如果表裡如一,再考慮要不要投他的票。

針尖對麥芒,誰也不服誰!

四目相對,火花帶閃電,好似一場曠世大戰即将來臨。

圍觀的村民聽不懂兩人的談話,逐漸安靜下來,臉上充滿了疑惑。

最近兩天,陳曉山和陳芊芊争奪村長的消息在陳家村滿天飛,弄得人盡皆知。

茶餘飯後,村民閑聊時偶爾會讨論選誰好。

言語看似謙虛,實則并未将陳芊芊放在心上。

猜到了他的目的又如何?

布局已成,踏進了陷阱,别妄想能夠全身而退。

自投羅網,不讓陳芊芊身敗名裂,對得起她作死的表現?

要想站得穩,必須下手狠。

厲害,居然猜到了真相。

暗自驚歎着,陳曉峰露出了詫異的眼神。

小瞧了陳芊芊,并不隻是會點小聰明,有勇有謀,在陳家村能夠壓制住其他人,占據一席之地,看來不是沒原因。

好在自身也不是吃醋的,能夠穩得住。

當面被罵成是披着人皮的野獸,聽是難聽了點,不過倒挺貼切。

想不到競選尚未開始,兩人碰面就掐上了。

相互挑釁,大有生死決鬥的氣勢。

“彼此彼此,我是龌蹉小人,你也好不到哪裡去,山賊土匪是一家,誰也别嫌棄誰見不得光。”

諱莫如深的笑着,陳曉山說了句讓人摸不着頭腦的話。

其中的意思,唯有他心裡清楚。

最後的結果驚人的相似,無一例外支持陳芊芊當選。

雖說陳曉山回村的這些日子,表現還算不錯,待人寬宏大量,留下了不少好口碑,但是他父親這些年的所作所為,讓村民徹底寒心,心裡面多少有些芥蒂。

時間太短,無法确定一個人的秉性。

上梁不正下梁歪,有陳大全做前車之鑒,大多數村民對陳曉山或多或少有所防範。

指不定他和陳大全是一路貨色。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