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三章陰謀上(1 / 1)

加入書簽

向言從懷中掏出曲非煙送的蠟燭,又将兩支紅蠟燭和那支沒用的白蠟燭放入懷中,拿着那支燒了小半的白蠟燭道:“這支蠟燭是由迷藥和蠟油混合制成的。如果成長老中了迷藥,我們再去救楊副幫主就容易許多。隻是該如何把點着的蠟燭放到書房呢?”

向言歎了口氣:“當初落入趙敏房中時要用非非給的蠟燭救命,如今又要用非非給的蠟燭救命了。唉,也不知道非非現在怎麼樣了。非非本來就跟嵩山派有仇,又狠狠的得罪了任盈盈,令狐沖對她多半也沒什麼好感,往後的日子怕是不大好過了。”

少女想了一想,接過蠟燭,将蠟燭點燃,又從身上掏出一把匕首,和向言一起小心翼翼的回到書房後面。

“世人都說我爺爺是比武輸給陽頂天後氣死的,可胡青牛卻說我爺爺是被人下毒毒死的,給我爺爺下毒的人就是你吧?”

“當初我聽說少林寺因為陽頂天修煉過少林絕技《九陽真經》,而派渡厄、渡劫、渡難三僧上光明頂讨要說法,與陽頂天大戰一場,兩敗俱傷。我趁機勸你爺爺上光明頂去挑戰陽頂天,沒想到你爺爺下了光明頂後卻說什麼陽頂天豪氣幹雲,是難得一見的英雄好漢,要化解丐幫和魔教的恩怨,雙方聯手共同驅逐鞑子。”

老者歎息道:“念昔,你是我看着長大的,我也不想對你動手的。隻是你為什麼非不肯對魔教下手呢?”

“我沒說要放過魔教,我是認為等驅逐鞑子後再跟魔教動手不遲。”

“不遲?怎麼可能不遲?你們已經反元幾十年了,又反出了什麼名堂?難道要我再等你們幾十年嗎?你成爺爺我今年已經年過八十了,沒時間等了。”

“你是和魔教有私仇吧?你總是挑唆本幫圍剿魔教,恐怕不是要幫我報仇,而是要自己報仇吧?”

“私仇?當然有仇。當年陽頂天搶走我師妹……”

“哼,難道我是真心誠意的要跟他結拜?要來當丐幫的什麼副幫主?受了我磕的幾個頭,卻不肯消滅魔教,我又豈能讓他活?”

少女用匕首在牆角掏出一個拳頭大小的洞,将點燃的蠟燭從洞口放入書房之内。洞口正對着求架,書架上的書籍擋住了蠟燭。向言暗暗點了點頭。少女的匕首如此容易就切開了牆壁,向言忍不住多看了兩眼匕首。

“好在陽頂天連續同少林三僧和你爺爺大戰了兩場,受傷不輕,我又趁機勸他的另一個仇家韓千葉去打落水狗。隻是沒想到這個韓千葉見色忘義,被魔教的妖女的美色迷惑,忘了殺父之仇,居然還想加入魔教。”

少女用匕首在牆上切了一個門,伸手欲推到磚牆,向言一把拉住少女,向她搖了搖頭。成長老武藝高強,而蠟燭不過剛剛送進去,能有多少效果尚不可知。況且楊念昔此時并無危險,不如再等等,看看情況再說。

向言轉身慢慢離開:“這成長老和疑似殺害史紅石父母的成爺爺多半是同一個人,成長老也果然襲擊了楊念昔,等成長老殺害楊念昔後定然要嫁禍給我們。不過既然楊念昔成功的挑起了成長老的話題,想來這成長老一時半會也說不完。還有點時間,我當和二位師姐商量一下接下來該怎麼辦。”

向言順着書房後牆慢慢後退,剛轉過彎,給向言帶路的那個黑衣少女突然跳了出來,指着向言笑道:“你好大的膽子,竟敢偷聽我們小姐談話。”向言吃了一驚,忙道:“小姐姐,不好了。楊副幫主被成長老偷襲重傷,成長老現在要殺楊副幫主。”少女臉色一變,道:“我去看看。”

向言一把拉住少女,道:“小姐姐,你打得過成長老能救得出楊副幫主嗎?現在成長老還有話要跟楊副幫主說,暫時還沒對楊副幫主下殺手。你就這麼闖過去會不會打草驚蛇,反而讓成長老一掌打死楊副幫主?我們還是去跟我兩位師姐商量商量,看看怎麼救楊副幫主吧?”

成長老既然是丐幫的太上長老,功夫自然不弱。雖說不清楚楊念昔功夫如何,但她的侍女多半不是成長老的對手。

少女抽回手臂,輕聲叱道:“商量?商量什麼?你也說了我們小姐已經重傷,等你商量出結果隻怕我們小姐早就死了。再說了誰說我要跟他光明正大的動手了?他既然能偷襲我們小姐,你就不能偷襲他嗎?”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