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1 / 1)

加入書簽

于長生臉上笑眯眯,心裡嫌他事多。“哎,你可是我們大家的大恩人,俺們都想好好感謝你呢。今兒午飯就讓俺們好好招待,也叫你放心,俺們過得可好了!”

于長生這話說得敞亮,是一點毛病也挑不出來。反正周钰聽了覺得舒坦,他笑着應下。倆人就着難民的事又說了兩句,聊得還挺投機。

于長生換個坐姿,眼睛往旁邊一瞥,發現襄菱咋站在牆根在哪無聊的扣手。

于長生皺眉,他沒進來前,就襄菱和小将軍在屋裡來?來自老父親的雷達立馬開始工作,他咳了一聲說,“那個,襄菱啊。去給小将軍倒點茶喝,在這杵着幹嘛呀?”

于襄菱翻個白眼,心想,老爹啊,你可算發現你閨女在這了。再不給她找點事做,她都要尬的當場摳出五室一廳了!

錢富貴幾人沒進去,幾個漢子揣着手倚着牆和大毛站一塊,和他拉拉呱。大毛其實是站這負責世子爺安全的,但是這不碰着熟人了嘛。

雖然大毛和他們也沒想出多長時間,但當時不是演了個無語凝噎,相送十裡嗎。大毛一直覺得這群人把他當好兄弟呢,那稍微拉拉呱也不是不行哈。

錢富貴揣着手,問大毛,“哎,等會在俺這吃飯不?俺昨天抓的大魚,還沒吃的。等會喝上一杯?”

大毛先是笑着點頭,又擺擺手說:“少爺剛才說了,在這吃飯呢。但是俺不能喝酒,俺還要保護小少爺呢。”

富貴等人勸他喝點呗,沒事。小将軍多好一人啊,能因為這處罰你還不成。大毛不同意,頭搖的跟那撥浪鼓似的。幾個漢子見勸不動他,都覺得遺憾,歎了口氣。

要是平時,劉老太摳摳索索的做飯也就算了,今天可不行。再那樣少油少鹽的,糧食也不夠吃的一頓飯像是招待人的樣嗎?這不給她老漢丢臉?

李桂君扔了燒火棍,搶過劉老太手裡的大勺,心想:拿來吧你!

劉老太氣個倒仰,“李氏!你會做個啥子飯,給我,我給小将軍露兩手!”

李桂君才不聽她的呢,眼看着婆媳倆就要打起來。六子探頭探腦的額出現在廚房外,他是來囑托下一下少爺的忌口的。就算是在山野,六子也想少爺能吃的順心一點。但是他實在沒想到,廚房裡這倆人咋就要打起來了?

還是李桂君眼尖,一邊按住劉老太,一邊轉身微笑問,“你有什麼事要說啊?”

周钰和于阿爺等人一直往村子裡走,一直走到最後面,十來棟破爛的土屋就是他們的家了。

周钰看着這低矮黑球球的土屋,再看看這夥人笑盈盈的臉,心裡覺得很不好受。這夥人一點也沒發現自己被同情了,也不覺得自個們住的地方不入眼,可熱情的招呼小将軍進來坐。

周钰也不嫌棄,他撩起袍子,一腳邁進了于長生家。

而這時屋裡的于襄菱和李桂君倆人簡直要忙瘋!于襄菱滿屋子亂竄,什麼毛巾,神仙水,暖壺,鐵盆子·····都得往空間裡放。這小将軍一看就跟紅星社的這些傻農民一樣,可精了。叫他發現一點不對,這次就不是來體察民情,而是抓捕妖人了!

于襄菱心裡罵罵咧咧,她在屋後面正做豆腐實驗呢,就被她娘抓過來收東西進空間,這心情能好?

于襄菱高高興興的應了一聲“哎!”,飛快的跑出去了。邊跑邊想,覺得這個小将多少有點毛病。剛才她爹沒來的時候,屋裡就他倆人。她看着沒人陪他說話,尋思着挑個話題,結果對面就“嗯。”,然後就沒了。

一向不說話的二黑突然疑惑的問,“你的武功沒有小将軍好啊?這保護也用不上你啊。”

錢富貴聽了,眼睛一亮,對啊!二黑這理由靠譜啊!他熱情的挎着大毛的胳膊說,“就是啊,那你喝點也沒事啊。真出了問題了,你還沒小将軍自救好使呢。”

大毛:·······

最後,大毛還是答應等會和他們喝點。就是大毛心情不太好,明明可以喝酒了,為什麼還覺得這麼郁悶呢?

屋裡,于長生一進屋子就給周钰行了一禮。周钰把于長生扶起來,“不用多禮。我本就不請自來,叨擾了。”

六子在這躊躇半天了,一看有人問他,立馬高興的說,“哎,于夫人。我家少爺愛吃魚,不愛吃雞蛋。希望您做飯的時候幫我家少爺留意一下。”

劉老太蹬腿揮手想從李桂君手裡鑽出來,李桂君腿一使勁擋住劉老太溫聲說,“行,我曉得了。正好昨天襄菱他們去抓了不少魚,今兒給你們整個全魚宴。”

六子覺得于長生這夥人真識趣,不僅少爺喜歡他們,他六子也要開始喜歡他們啦!六子高興地應了一聲,“哎!那就麻煩夫人了。”

咱也不知道六子走後,婆媳倆咋說好的,反正李桂君是大展身手,做了一桌全魚宴呢。

這頭,于長生緊趕慢趕終于趕到了家。現在門前整理一下衣裳,才推門進去。在門口守着的是紅星社的老相識了——大毛。

一向因為小将軍顔值高而特意笑面對他的好心情都沒了,所以周钰一進屋子的時候,于襄菱就一張晚娘臉站在牆根呢。

于阿爺熱情的說,“小将軍,坐下啊,别客氣。等會就在俺這吃飯呗!”

周钰點頭,他能吃的了珍馐,也能吃的了粗茶淡飯。吃飯的事定下了,周钰就四處打量于長生的家。床頭有兩個新打的木頭櫃子,一個是用來收拾雜物的,還有個兩開合的櫃子,是用來放衣服的吧。周钰心裡估摸着,也不太确定,倒是覺得于長生家怪模怪樣的東西倒不少。

李桂君聽了周钰要在這留下吃飯,就自覺出了屋子去做飯。路上遇到聞訊趕來的劉老太,也被她拉了壯丁一塊去做飯。

一到廚房,劉老太就把她的成名武器——燒火棍給了李桂君。意思是你就燒火吧,做飯用不上你,你不太行。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