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這也用不上你啊!(1 / 1)

加入書簽

劉老太被高帽子一戴,有點飄飄然,不過李氏當初的确陪嫁了好幾台嫁妝,她也沒撈着都仔細看看啊。田老太說,“這些東西,咱這都沒有吧。你看長生那兩樣寶物,我聽都沒聽說過呢。”幾個老姐妹紛紛說是呢,特别是那個千裡眼太厲害了,簡直是神仙手段。

于長生摸着額頭,裝模作樣的想了半天說,“哎,我想起來了,那是我嶽父年輕的時候去藩國遊曆購置的。”于長生為了增加可信性,還特意問老黃,“老黃,你以前在李府待過,這些東西你見過嗎?”

老黃正在喂驢,他放下手裡的草料,仔細回想了半天說,“回姑爺,我在李府沒見過。可能是因為我才在李府待了七八年,老爺遊曆藩國的時候我還沒來李府吧。”

另一個看于襄菱沒說話,飛快的探出頭說,“我們用完馬上就還回來的,就是你這個東西我們從來沒見過,看着挺好用的想借一下,要是金貴的東西的話我們就不借了。”

于襄菱心想,塑料袋子金貴啥?這還是她家裝垃圾的,空間裡還有幾百個呢,小手一揮痛快的說,“行,沒問題。我奶洗完就給你們。不過,那個洗發露就沒有了,你們得用自己的。”

幾個人都高興的笑起來,說她們曉得那個香香的肯定特别金貴,她們原本就沒打算借。

劉老太不知道多久沒洗過頭了,大半袋洗發露都被她用上了。她咧着嘴聞聞頭發,老香了!小孫女太孝順了,這麼金貴的東西也先給她用,指不定她爹娘都沒撈着用吧。劉老太幸福的一笑。

于襄菱看着幾個人亂腦補不少亂七八糟的,腦子暈乎乎的,往回走的時候正好碰到仿若孤兒的于庭堔。她拉住于庭堔問,“難道酒店洗發露有什麼我沒發現的優點?為什麼大家都對它十分誇贊?”

劉老太急了,好端端的小孫女咋要和她拆夥啦?就因為她不洗頭?

“不是,我長我的,又不長你身上,你激動個啥?”

于襄菱委屈,她也不想管劉老太啊,這不是會傳染嘛!“不行,必須洗!”

劉老太拗不過小孫女,隻好罵罵咧咧的跟着小孫女去歪脖子樹那洗頭。這會歪脖子樹那站着好幾個小媳婦圍在一起說話,見劉老太和于襄菱過來,一下子又不說了。

于襄菱覺得奇怪的摸摸後腦勺,劉老太則湊到她耳邊小聲說,“她們指定在說你呢。你看,你一過來她們就不說了。”

不建議購買,重複章節!

········

李桂君開着跑遠的閨女感慨的和于長生說,“老于,你也沒想到吧。襄菱竟然和她古代奶奶這麼要好。你在前面沒瞧見,她把她奶哄得對她老好了。”

于長生拍怕李桂君的手說,“咱家襄菱人善,知道誰對她好,她加倍對人家好呢。唉,來了古代以後,感覺襄菱突然就懂事了。”

于長生感覺心裡空落落的,閨女再也不是以前那個啥也需要他的小女孩啦,已經不需要老父親喽!李桂君看着失落的老漢,好笑的說,“那說明她長大了,這不是好事嗎?看你這個熊樣,好像完蛋了似的。”

于庭堔悲涼的擡頭問,“難道是因為我現在隻有五歲的緣故嗎?總感覺爹娘老忘記他們有個兒子。”

于是姐弟倆抱頭難過,這個世界變化好快,他們有點茫然。

這邊,劉老太正在幾個老姐妹之間炫耀她小孫女多孝敬她,說着說着覺得不對。最近長生拿出來好多東西她都不認得,不僅是小孫女給她的香膏,還有長生手上帶的拿的啥表,還有一個能辨别方向,一個像千裡眼的寶物她都沒見過啊。難道長生還有小秘密瞞着她?

恰巧于長生甩着頭發經過,劉老太叫住他,“哎,長生啊,那香膏和黑色的東西哪來的啊,我咋都沒見過?”

于長生心想壞了,看來現代的東西不能随便拿出來用了,他現在得先把這次給圓過去了。于長生演了起來,隻見他驚訝的說,“娘,你不認得嗎?那是我嶽父給李氏的嫁妝,都是些稀奇玩意,我還以為您見多識廣認得呢。”

于襄菱心想,咱倆不是一塊過來的,我咋覺得說你小話的可能性更高呢,畢竟奶你比較招人恨。不過于襄菱為了她的洗頭大計,她聰明的閉上嘴不說,隻指揮着劉老太怎麼洗頭。

劉老太閉着眼彎腰洗頭,伸出手等着小孫女給她擠上什麼洗發露,湊鼻子上一嗅,高興的說,“哎你咋不早說給奶用這麼好的東西洗頭啊。奶肯定樂意洗啊,這也太香了,不過這是個啥味啊,我咋沒聞過?”

于襄菱傻眼,原來這事這麼簡單嗎,根本不用她費盡口舌的勸說,隻需要一包酒店專用洗發露?她湊過去一看,哦,這包是玉蘭花味的。于襄菱麻了!

剛才幾個小媳婦這會終于期期艾艾的走上來,問于襄菱,“那個,我們也想洗洗頭,你這個黑色的東西可以借我們用用嗎?”

于襄菱麻上加麻,搞了半天,你們就是想借這個塑料袋啊。

于長生不好意思的嘿嘿笑,結果突然感覺腿上一疼,低頭一看是他家臭小子。于庭堔氣鼓鼓的說,“喂,你倆是忘了我還在這嘛!”

于長生摸了摸頭,李桂君尴尬的偏開頭不看兒子,倆人解釋說,“這不就是忘了嗎。”

這邊,劉老太覺得小孫女就是閑的,事真多,人家也沒要洗頭的就她要幹淨!她自己洗吧就算了,還非要她這個老太太也洗,你說她不是閑的折騰她是幹嘛!

“你撒開,快點的。我不去!”

劉老太使勁要掰開于襄菱的手,于襄菱不撒,反而威脅的說,“奶你要是不去,我就要和你拆夥了啊。不洗頭會長虱子的,我絕對不可以長虱子!”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