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墳場?(1 / 1)

加入書簽

于長生不屑,他才不害怕呢。結果腿抖得靠在富貴身上。臨近的幾個漢子聽了這個法子,覺得要不試試?

于是,林子裡充滿了“妹妹,你大膽的往前走啊!往前走,莫回頭······”

樹林裡的飛鳥被驚得紛紛亂飛,吱吱喳喳的叫着,那恐怖的氛圍也就不翼而飛了。

嘿,富貴的辦法管用诶,俺們都不害怕嘞。真不愧是咱長生最好的朋友!有那個機靈勁啦。

劉老太不愧是下西村的數得上名号的老潑婦,吓得那漢子低頭藏在自家老娘後頭。委屈的不行,我隻是提個意見,你這麼兇幹啥?

劉老太了一聲,遇事就往老子娘後頭躲的男人,真沒出息。她得意洋洋的翹腳環視,這下能接着走了吧。

于長生捂眼,簡直沒臉看自家老娘的威武樣。不過,事情還是要處理的,于長生站出來用出四大名言之一的來都來了。

“來都來了。咱還是進去吧,因為當初遇到土匪買水咱手裡也沒錢了,不趁着這個機會扒拉點錢,到時候咱們到了涼州城用什麼置辦家業,,安家落戶啊。”

大家夥低頭沉思,都覺得于長生說得對,在理。錢富貴更是連腦子都不過,于長生話一落音,他就使勁拍巴掌,熱情的喊,“好,說的太好了!我們都同意!”

于阿爺覺得鼻子下頭那塊有點疼,長生侄子也太關心他了,就是勁有點大。于阿爺頂着人中那紅彤彤的大拇指印,顫着聲音說,“長生啊,你看那是不是墳包?”

于長生墊腳一看,唉呀媽呀,還不止一個呢,是一片墳包啊,他們這是走人家墓地來了?于長生雙手合十,彎腰低頭不住的鞠躬,嘴裡還念念有詞,“對不住,對不住。小的不是有意打擾,若有打擾還望原諒,給我們行個方便······”

于阿爺看着于長生怪模怪樣,像是在施法一樣,還轉着圈的到處走,喃喃有詞。覺得這可能是文化人特殊和鬼神溝通的方法,也連忙學起來。先雙手合十,這拐杖怪礙事的,扔了接着做法,于阿爺也一起原地轉圈圈不停鞠躬念叨。

不遠處的大家夥也發現這邊的怪異了,一開始也是一頭霧水,還是富貴大喊說咱不小心誤入了墳場。大家夥才低聲驚呼起來,明白了長生和于阿爺這時做法呢,連忙學起來。

這邊李桂君一個錯身的功夫,回頭就發現大家夥怎麼都彎腰低頭轉圈圈,還念念有詞,跟中邪了似的,吓他一跳。墊腳就想找她家老頭子,于長生也是剛起身,轉了三五圈有點頭暈,不行,休息下再說。

被于大伯給予厚望的于長生則四處逛遊,結果一個不慎摔了個屁蹲。原本在幫忙拉于大伯的錢富貴連忙放手,跑去救他長生哥了。

“長生哥你沒事吧?我給你揉揉腚?”于長生吓得蹦開,連忙說沒事沒事,心想可不能叫你占我便宜!

“哎喲!”

原來是于大伯又掉坑裡了,疼的他大叫。這誰也沒想到錢富貴中途跑了啊,原本快拉出來的于大伯這下可不就一下子又下去了。其他幾個漢子也一個踉跄,差點一塊下去陪于大伯了。

氣的幫忙的漢子大吼,“錢富貴,你幹啥!”

結果大家這會在用心思考呢,一時竟然沒趕上誇于長生。旁邊是墳地陰風陣陣,靜寂無聲,大家夥大眼瞪小眼的,把于長生給尴尬的。哎呀,我的好富貴來,你可閉嘴吧。錢富貴看他長生哥瞅她,他還得意洋洋的翹腳呢,仿佛在說:怎麼樣?長生哥,我夠給力吧。給力?于長生直接氣個倒仰!

不管剛才怎麼兵荒馬亂的,大家夥還是決定繼續前進!不過古代人還是很敬重鬼神的,要不是真因為下西村的窮到一文沒有了,也不會勇到敢闖墳地的。

大家夥都挎着胳膊,好幾人一組一起走互相壯壯膽。于長生和錢富貴還有他姐夫林鐵柱等人挎着胳膊一起走,左邊的錢富貴抖了一下,突然扯着嗓子大吼,“妹妹,你大膽的往前走啊!”

于長生被他震得耳朵疼,左右還都有人,騰不出手捂耳朵。心裡罵罵咧咧,你學我的歌就學吧,唱的也太難聽了。

錢富貴卻高興的說,“長生哥,咱一起唱啊,我發現唱幾句就不害怕了。”

這不,夫妻倆就對上眼了。李桂君眼神示意他,這是咋回事?

于長生呀傻眼啊,他哪知道大家為啥都跟着他學啊,難道這個樣子其實是古代的跳大神?于長生一攤手,表示不曉得。

轉了好幾圈的于阿爺也頭暈啊,他上了年紀了,哪比得過那些小夥子,心裡念叨長生侄子咋還不叫我起來啊?于阿爺斜眼偷偷瞅于長生,發現長生已經站直了身子。他心裡一放松,最後一圈差點沒轉好崴了腳。于阿爺停下了,大家夥也跟着停下了。

有膽小的漢子說,“咱今要不回去吧,這誤進了墳場,太不吉利了。”

劉老太剛站好,捶捶老腰就聽見這話,氣得她大喊,“不行,要回你自己回。誰也不能耽誤我掙錢!”說完就睜大一雙老眼,怒瞪那漢子。

被他長生哥拒絕揉腚的錢富貴正傷心呢,也沒心情解釋。他擺擺手說,“你們再找個人拉吧,窩俺有點惆怅。”嗯,是的,惆怅。剛跟長生哥學的洋氣詞。不過,啥是洋氣哦?

沒法,倒黴的在一個坑裡摔兩次的于大伯花費好久才被救上來。一上來就躺地上不動了,于大伯好累啊,心想明明他隻是等着被拉的,也沒使勁啊,咋這麼累呢?如果于大伯知道一個詞叫心累的話,他現在肯定就能用上了,并且覺得格外貼切。

一直覺得這一路怪怪的于阿爺正站在一個小土包上眺望,轉了一周,突然愣住,看着左面抖着聲音叫,“長生啊,長生!你快過來。”

于長生離着于阿爺有點遠,趕過去還要點時間呢,但于阿爺硬是挺着沒倒了,直到于長生趕過來才瞅準了,軟軟的往于長生身上一倒。

嘿,這老爺子,每次都這麼會掐時間!于長生給于阿爺來個三不搶救,掐人中,拍臉,還沒等人工呼吸的,于阿爺就喊着我好了我好了,自己站直了。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