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包圍朱裡正!(1 / 1)

加入書簽

朱裡正不甘心的閉上眼,臨昏過去之前還想着下次,下次一定要跑過這群人到後頭看看!

說完王家小媳婦就嘤嘤嘤的趴在自家漢子身上哭。大家夥一看那石頭,哦,挺大的,足有胖丫平時吃的小零嘴,三個糖豆那麼大呢。紅星社的人在心裡感慨,這王家小媳婦是深得俺們長生的演技啊,你看這睜眼說瞎話的能力多強啊!

但是紅星社的人可不會因為沒有人真的而受傷,而不追究朱裡正了。畢竟俺們跟你可是有仇呢!

于阿爺,“老三家的你先安撫一下你媳婦,俺們給你找回面子來。富貴,二黑,咱和朱裡正好好聊聊。”

朱裡正吓得往後倒退一步,聊啥?他啥也不想聊,但是富貴和二黑可不給他這個機會。倆人一左一右的包圍了朱裡正。富貴演反派可像了,他兩手抱拳的左右摩擦,嘴角一抹壞笑,想喝醉的醉漢一樣歪歪扭扭的過來了。

快跑!朱裡正想着右邊跑去,隻有那邊是沒被包圍的空地。

朱裡正一到門口,就被今天的放哨小兵金寶給發現了。他嗖嗖嗖地遊竄,火速彙報敵情。

朱裡正還沒想好怎麼編個理由來打探一下消息,紅星社這邊卻已經都知道敵人來了。王家的小媳婦今日的任務是在家帶着孩子們編草繩,朱裡正就站在她帶孩子的那間屋子前面。

那小媳婦一得到消息,就用盆子接了一大桶涼水,端着出了門,使勁往外一潑。

朱裡正沒防備,不過還是躲了一下,但是下半身的衣裳還是都濕了。十月份的涼風一吹,悲涼的歌聲就響起。

王家小媳婦被這吓人的歌聲吓一跳,咋還真有聲音呢?回頭一看,原來是于庭堔用嘴給配了個BGM,哼的就是二泉映月。害,這孩子,還挺會整。就是差點吓到自己人。

這兩天,地窩子已經整理好了,大家夥都熱情滿滿的,非常努力的幹活。于長生又抽空去了一趟涼州城,打探了一下反季節蔬菜的消息也買點種子,發現這個時候已經有人吃上反季節蔬菜了。

不過,這隻是一小部分貴族,比如小将軍他們家就能吃上,人家專門有個莊子就是種這個的。但是古代的技術還是很不成熟,聽說他們搞這個可費錢了。打個比方吧,比如小将軍家,于長生估摸着除了那幾個正經主子能吃上,那些小妾,庶子庶女啥的是夠嗆。

當然啦,于長生也不知道北涼王府有沒有小妾這種封建時代的糟粕,但是咱先打個比方嘛。

想到這,于長生就發愁,想想現在還在家裡呼呼睡大覺的閨女。你說他哪裡放心把閨女嫁給古代人啊,庭堔是個男孩子不會吃虧。襄菱可是女孩子啊,古代對女孩子的壓迫實在是太重了。一想到自己手心呵護的寶貝閨女,嫁了人以後就要洗衣做飯伺候公婆,再難一點還要晨定昏醒的。

不敢想不敢想,于長生這時候決定不管他媳婦啥主意,反正他絕對不同意閨女18歲以前嫁人的。嫁人之前,他還要好好考察個一兩年呢。就想現代新聞報道的那樣,他到時候也裝扮一下埋伏到那女婿身邊檢測一下他扶不扶老人啥的!

他不跑吧其實沒事,大家夥就是想吓唬他一下。畢竟朱裡正再壞,大家夥再讨厭他,他也是個裡正啊,他們也不太敢太造次。誰曉得朱裡正這麼不驚吓啊。

但是,朱裡正咋跑着跑着就往屋後面,地窩子那裡去啦?

錢富貴一看不好,也不一幅二流子樣了,他伸長手在後面追,“你别王那邊跑啊!哎呀,你别跑,站住啊!”

朱裡正扭頭一看,好家夥,十多個漢子在後面追他,他哪能停下?甚至還覺得屋後面肯定有他們隐藏的秘密,說不定正是他這次來想要找的!他一定要過去看看!

朱裡正想的挺好,但是後面卻有人把手呢。林鐵柱帶着人一下就給朱裡正一個擒拿,給人幹倒在地。

王小媳婦一哼,深得劉老太陰陽怪氣的真傳,“喲,這不是朱裡正嗎?大早上的,您來也不說一聲,這潑您身上了真是對不住啊!”

朱裡正氣的快要失去理智,忘了自己是要來打探消息的,要低調一點的事。他從地上撿起個石頭就要磕王家小媳婦身上。

這能讓他得逞,笑話!紅星社的漢子們從屋後面嘩啦啦的跑出一群,一個個的手上還拿着鍁,臉上一幅不好惹的表情。朱裡正的手一松,石頭掉地上,他尴尬的笑着說,“誤會,誤會啊。”

誤會?俺們看你像是來找事的!還想欺負我們紅星社的人,俺們看你是想上天!

王家小媳婦一看有人撐腰了,剛才的害怕眨眼消失。她擡手擦眼淚,告狀,“就算是裡正也沒這麼欺負人的!來了就要動手打人,你們看他剛才拿的那塊石頭多大啊!他這是想要我的命啊!”

于長生的憂愁,咱們暫且不提。倒是今日于長生不在家,正在後山埋頭幹活的大家夥聽到金寶報信說,“朱老頭來了,朱老頭來了。”

于阿爺一聽,趕緊讓大家把守住後山這一塊,拿草把地窩子的出口蓋上。這可是他們掙錢的寶貝,可不能叫别人發現了!長生把這看家本事交給他們,他們已經很感謝了,私下還覺得對不住長生。大家夥都商量好了,到時候賣了錢,咱把大頭給長生家,給他們個辛苦錢就行。

但前提是得掙錢啊,所以現在保護地窩子計劃正式啟動!嘿嘿,第一次背着長生搞事,不知道為啥,俺們還有點小興奮呢!

朱裡正在屋前伸着頭往紅星社那邊瞧,他這兩天右眼皮老跳。老話說,左眼跳财,右眼跳災。朱裡正心裡慌慌的,今天魏縣來信,說縣令爺已經幾天都沒消息了。他這心裡啊,咯噔一下,害怕在這事跟他也有牽連。

朱裡正在家好好反思,認為最近除了貪了于長生那夥人的錢糧以外,沒幹别的虧心事。不會是這夥人把他給告了吧?這不,朱裡正實在不放心,親自來紅星社這個查看一下敵情。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