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開大會啦!(2)(1 / 1)

加入書簽

一臉躲了七八天,劉老太也沒有什麼發熱,身體哪裡不好受的病狀,這才重新和于襄菱混在一起。

下午休息的時候,倆人一塊蹲在一個小土包上,劉老太還給于襄菱分析,她當時那個後怕,說以後一定講衛生,家裡決不能有老鼠。還有她這些天避着她是害怕傳染她,現在我沒事了,咱倆還是還搭夥。

于襄菱一抿嘴,覺得劉老太不信任她。她都和劉老太科普好幾遍了沒事沒事,不會得病的,咋就不信呢。劉老太覺得自己這次沒事,真是菩薩保佑,還能多照顧妞妞幾年。你說要是她走了,妞妞可就沒有祖母了。以後成親,男方會不會嫌棄妞妞不吉利,爺奶都沒了?

想到這,劉老太就心裡堵得慌,眼淚不争氣的流了下來,她摟住小孫女說,“妞妞啊,奶真不敢想要是我走了,你可咋辦啊?你爹三五不着調的,你娘好吃懶做的,你這個好孩子就掉了手裡啦。”

原本還有點小别扭的于襄菱,這下心裡的芥蒂也消失了。不是,奶你咋每次都要踩她爹和娘一腳啊,這擱現代那可是粉圈拉踩資深戶了。她真是哭笑得不得,但心裡又實實在在的感動。在現代,她奶重男輕女,對她倒不是不好,就是生疏有禮,她從來沒得到過老人家的關愛。反而到了古代,劉老太給她都補上了。

于阿爺拄着拐杖對于長生說,“長生啊,這村莊沒人,咱今晚就在這歇歇吧,也不算打擾了人家。”

于長生搖頭,還得接着跑啊。這回不是死人了,變成死老鼠了,但這不更吓人嗎。納死老鼠仿佛在說,來啊,等你們會很久了,快住下吧,我們好爆發個鼠疫。鼠疫要用鍊黴素才能治好,這藥醫院裡才有,他家也沒有啊,真沾上了,他們家也要完蛋。不行,趕快走,誰知道除了明面上的這幾隻老鼠,暗處裡不知道的又有多少。于長生打了個激靈,“于阿爺,快召集起大家來,咱得趕快走。這次是鼠疫啊,比人疫更吓人!”

于阿爺太傷心啦,好不容易找個地,結果又來個鼠疫,他們下西村就趕不上個好!于阿爺隻好拎出它的大鑼,咣咣敲着讓大家快走!

這邊,劉老太和幾個老姐妹一看村裡沒人,早都挑好了看起來好點的房屋,開始往炕上鋪被子了。要知道,他們已經幾個月在屋裡睡過覺了!劉老太身為于長生的老子娘,可是挑到了最好的一間屋,帶門和窗戶的那種,炕也沒塌。現在正喜滋滋的整理鋪蓋呢。

劉老太找了塊粗布想擦擦抗,收拾一下,剛爬上炕就看着房梁上好像有個什麼東西。劉老太墊腳湊上去看,是一隻死老鼠啊。劉老太剛要把它拿下來扔掉,于阿爺的鑼聲就響了,給劉老太吓得一個屁墩。還沒等她罵人呢,就聽見于阿爺在說什麼鼠疫,大家快接着跑路啊之類的。劉老太皺眉,鼠疫?房梁上不就有隻死老鼠嗎。

不建議購買,重複章節!

········

這天,于襄菱像往常一樣勤勤懇懇的瞭望遠方,以為還想前幾天一樣,不是啥也沒有,就是不少死人。她奶已經不讓她看見人就彙報啦,說有人又能咋樣,不當吃不當喝的。說起來喝這個事情,于襄菱憂傷的拍拍她的小鐵壺。

心情不太好的于襄菱突然诶了一聲,突然她激動地搖晃劉老太的胳膊,說“奶!前面有村莊!我看見房子啦!”

“嘩”,消息像平地一聲雷的炸入了人群,村莊?那是不是今晚不用野外露宿啦!大家夥一聽這消息,那可就不累了。劉老太一把抓住小孫女的胳膊,嗖嗖嗖地就往前跑。大家夥都跟比賽似的,你追我趕,于長生喊了好幾遍“紀律,紀律,要講紀律!”,也沒人聽見。還是路過的李桂君拉了他一把,再不跟着一起跑,你就落在最後頭了。

于襄菱心裡滿滿漲漲的,覺得穿到這裡也沒什麼不好的。看,她有了一個超級好的奶奶!

劉老太吓得也顧不得屁股疼了,連滾帶爬的從炕上下來,抓起行李就跑。完了,她碰上老鼠了,鼠疫不會找上她吧。

于襄菱和于庭堔就蹲在劉老太房門外,也聽見鼠疫的事了。看着老太太飛快的跑出來還帶有一絲驚慌,于襄菱追上兩步喊,“唉,奶,等等我,咱一起走呗。”

劉老太回頭眼中帶淚的看了她小孫女一眼,狠心說,“不行。你快離我遠點,奶剛才碰上死老鼠了,怕是已經得鼠疫了。你好好的,多聽你娘的話,你爹的就别聽了,他不像個聰明人。”

于襄菱不太理解這是啥意思,一時腦子發蒙。鼠疫不是通過叮咬,飛沫傳播嗎?看見死老鼠也會傳播?眼看着劉老太就要跑沒影,于襄菱把雙手舉在嘴邊大喊,“奶,看家死老鼠不會得鼠疫的!你快停下,咱倆還能一起走的。”

劉老太死活不信,最後于長生和于襄菱都說沒事,才不再想着自個跑了。這些天倒是一直跟着大隊伍逃荒,但就是一直避着于襄菱。劉老太一看見小孫女過來找她,扭頭就走,堅決不給妞妞接觸她的機會。雖然說她看一眼不會的疫病,但這不是特殊時期嗎?萬一呢,她自個死了也就算了,決不能連累才十歲的小孫女!

近了近了,果然是一排排屋舍,隻不過看上去破破舊舊的。不過沒關系,大家夥安慰自己這年頭誰日子也不好過,破點也行。于阿爺整理整理衣冠,上前敲響了村頭第一戶人家的房門。

“砰砰。”于阿爺客氣的喊,“你好,我們是路過的良民,想借寶地歇歇腳,還望你行個方便。”

沒有人回應,于阿爺隻好又把這套說辭來了一遍。靜悄悄的,隻有風聲沙沙的聲音略過大家不安的心房。有個漢子,哈哈哈的幹笑幾聲說,指不定村頭這家沒人住,咱換一家呗,這麼大個村子不能一個人也沒有吧。

于長生聞言,突然想到什麼。臉色一變,壞了,還真有可能是剛才漢子說的那樣,這是個死村莊。

于長生立刻帶着幾個人接連推開幾家的門進去查看,隻見裡面空蕩蕩的,炕上都蓋着一層厚厚的灰,而人卻一個也沒有。再往村莊裡去,有的連門都沒有了,糧食水更不用說,最後隻在一戶人家的牆角找到兩三隻餓死的老鼠幹。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