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聽到請回答。(1 / 1)

加入書簽

那人不服,差點在後頭幹起架來,林鐵柱頭疼的攔着二人。也跟着擠咕眼,可能是因為信息量太大,兩眼是一塊擠咕啊,好像說了好大一通。但是幾個漢子都不好意思的低下頭不說話,哎呀,鐵柱啊,不是俺們不回你。是你比劃的太複雜了,俺們沒看懂啊。

“吱吖。”一聲,門開了,六子等這幾人都進來後,就關上門,找到了他家少爺後面候着。

于襄菱看着站定在那不說話的六子,捏緊拳頭給自己打氣:于胖丫,你可以的,加油!

于襄菱深呼吸一口氣,擡頭堅定地向着周钰那邊走過去。

周钰挑眉,這丫頭有話要對他說?他把玩着腰間的羊脂玉佩,将實現投向窗外不看于襄菱,怕給她壓力。

掌櫃的頭疼的很,瞪了一眼那個店小二罵,“怎麼,你還敢跟北涼王府的人幹上?”

店小二和打手都低下頭不敢再說,倒是掌櫃的雖然心疼今天損失的錢,但又很羨慕這夥人。不曉得他們是咋和王府搭上的線,要不下次他試試和這夥人套套近乎,說不定能在六子爺那挂個号?

掌櫃的越想越覺得靠譜,現在已經開始後悔剛才的交流時間也太短了,他們還沒好好認識一下呢。不曉得等會他們下來的時候,能不能搭上線?

林鐵柱和其他的漢子不認識六子,幾個人朝着于襄菱擠眉弄眼的:胖丫啊,這誰?你曉得不?

于襄菱垂着腦袋,并沒有收到這個信号,隻覺得果然不應該坑人。咱今天就碰上六子了呢,她都放話說要給那糧鋪小哥說說好話了,這都碰上了她能慫的不幹嗎?

而店小二早就發現這夥人了,穿的破破爛爛就算了,進來了就到處亂竄,不想是來吃飯的客人啊。醉香樓規矩多,輕易不會趕客,但是這夥人也太奇怪了吧,店小二不悅的過來想攆人。

于襄菱眼尖的瞅着店小二甩着帕子過來,深覺大事不妙,又焦急找不着老弟。

她心一狠,不還意思了,今天俺又要不道德了。她一個躬身,貓腰跑上通向二樓的樓梯,站在上頭朝下喊,“于庭堔,于庭堔,聽到請回答!你姐正在找你呢,麻溜給我出來報道!”

于襄菱嗓門可不小,再加上這酒樓都是木制的不隔音,正在三樓的于庭堔聽見了吓得把好不容易搶的肉都咳了出來。

路澤遠皺眉,心想誰家找孩子找這來了,這大嗓門也太不講究了。周钰則一挑眉,看着于庭堔漲紅着臉拼命咳的樣子,覺得下面是誰他可能知道了。

六子倒也不是多話,主要是咱的世子爺啊最愛吃魚,每餐必少不了一盤魚的。可眼下明擺着是給那小娃上的菜,六子不就拿不定注意了嘛。

樓上包間,于庭堔吃的可好了,他一直覺得古代的飯菜都難以下咽,沒啥好吃的,當時還很沮喪呢。誰能曉得是他太窮,根本沒享受過這個時代的美食。他吃的飛快,那筷子揮舞的飛快,一點也不跟請客的周钰客氣。

倒是周钰和路澤遠看小娃吃得香,不自覺的也跟着用了些。最後不曉得咋回事就進化成了三人搶着吃了。

路澤遠夾住最後一塊金銀鴿肉,正要滿意的夾起,結果左前方來了一雙黑檀木木筷毫不猶豫的攜風而來。路澤遠擡頭瞪向于庭堔,于庭堔惡狠狠地瞪回去。

看啥子,我姐說啦,幹飯不積極,思想有問題。瞪我也沒用,我是不會讓給你的。

周钰雖然看着窗外,但是還是留了分餘光看那丫頭,她走近了。周钰一翹嘴角,嗯,她過來了,果然是要有重要的事情要說,恐怕還不能讓别人知曉,所以需要走近說?

雖然,于襄菱原本想的是這就是一句屁話,你以為小将軍身邊的人那麼好遇見啊?時間久了,她給忘了,多好啊,這樣她還不會愧疚。能理直氣壯地反駁說,不是她不給小哥說好話啊,這不沒機會嗎。

這下好嘛,六子人就在眼前,于襄菱又是個倔人,她要是不把這事給落實了,她能憋屈半年。

所以,這麼短短一段路,于襄菱心裡都在做心理準備,開頭的草稿都在腹中打了好幾個。林鐵柱幾人也不好過,他們是一頭霧水啊!幾個人眉來眼去的好一會兒。

一人擠咕左眼:哎咱不是來找庭堔的嗎?咋上樓了?

另一人擠咕右眼:管那麼多幹啥,跟着胖丫就是,你還能比胖丫聰明?

六子覺得今天真算是開了眼了,先是接上個小乞丐于庭堔上樓,現在又要去接“河東獅吼”于庭堔他姐上來。六子覺得有點恍惚,但服侍少爺多年的經驗讓他不多嘴隻照做。

六子一下樓,就發現下面跟翻了天一樣。幾個店小二追着幾個漢子和一個丫頭在等大堂裡竄來竄去,可就是拽不住他們。六子看着在一旁氣急敗壞的掌櫃的,第一次覺得少爺派的這個活不少個好活。

六子忍住尴尬說,“掌櫃的,這夥人是我家少爺的客人。若有打擾還請見諒,這損失的銀錢,我我樂意承擔。”

那掌櫃的一看,這不是世子爺身邊的六子嗎?哪裡還敢收錢,連忙把店小二和打手們招呼回來,讓六子帶着他們上樓,還給于襄菱等人賠個不是。

那一開始發現這夥人的店小二不甘的說,“掌櫃的,咱就這麼算了嗎?”

一時間,桌面上的二人眼神厮殺了好幾個來回。

而一旁的周钰不愧是大族出身,隻見他輕輕放下筷子,沒發出一絲聲響,用錦帕輕按嘴角後溫聲說,“瑞祺。”

路澤遠抖抖手,不甘心的收回筷子,紙扇一打說,“哼,小爺這是尊老愛幼。”

于庭堔感動的看了一眼周钰,覺得不愧是他認下的好兄弟,靠譜!當然隻是短暫的看了一眼,于庭堔就立馬使勁夾向最後一塊肉。

而同時,急着找人的林鐵柱等人也進了醉香樓,于襄菱在大堂找了一圈後沒發現人也急了。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