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後面是悲聲載道(1 / 1)

加入書簽

“那個響的是什麼?”

“啊,是燃燒瓶。”

“怎麼做的?”

于襄菱苦着臉心想,你擱在這快問快答呢。雖然心裡抱怨,但還是要回答,“瓶子裡裝酒和燧石加一把小石子,點燃就響了。”

于長生趕緊拉着于襄菱行禮,于襄菱翻個白眼煩得很,這古代就這點不好,遇到個貴人就得下跪行禮的。周钰擡手說,“不用多禮。給我講講你們這一路的見聞吧。”

于長生努力湊了點詞,開始拽文嚼字,“回将軍。草民與同鄉二百多人經曆了數十天天的大雨,兩個月的幹旱。路經之地無不是遍地哀鴻,食不果腹啊;途徑一村莊,房屋破敗,空無一人;路遇山匪劫路,僥幸逃命。北涼以外十室九空,易子相食竟不是怪事,額,那個···”

于長生想半天,忘了後面是咋背的了。于襄菱心急,提醒道,“後面是所遇之人無不悲聲載道。”

于長生想起來了,接着掉書袋,“對對對,人們悲聲載道,可憐可歎啊。”

于襄菱捂住眼,得了,後面一大截都讓她爹給忘了,直接結尾了。六子看父女倆父親不像父親,閨女不像閨女的,實在搞笑,噗嗤一聲笑出來。

周钰輕笑,發覺不妥,又握拳擋住。“去,把剛才那個放火的丫頭叫過來。”

周钰免了這群人的禮,難民們都離這群人遠遠地呆着,生怕于長生等人再搞事情惹來大人物。下西村的人也偷偷的往遠處撤,畢竟他們剛才跟官兵打架來,雖然這小将軍沒有追究他們,可咱們不是心虛嗎,你看看那些官兵叫他們打的那個慘咯。老子娘來了,也不一定能認出來。

于長生要是知道這夥人在想啥,必要罵罵咧咧。早幹啥去了,我都說别打架了,我倒地上自己不能站起來還是咋的。看給你們一個個激動地那個上頭勁啊,哎呀,頭疼。

于長生等人剛找到一個不錯的地方,悄摸摸隐藏進人群中,就被眼明手快的六子找到了。

他找到像是這夥人頭頭的于長生說,“把那個丫頭叫過來,我家少爺要見她。”

這邊,于襄菱的燃燒瓶剛鼓搗好。忽然,有馬叫聲,人慘烈的叫聲從大路上傳來。“咚咚咚”身穿铠甲,長刀冷冽的北涼軍出現在城外幾百米外。隻見他們訓練有素的圍殺了另一夥人,接着一個威風的少年打馬帶着那支小隊過來。見狀,于襄菱隻好将已經點燃的燃燒瓶都往空地扔去,隻聽砰的一聲,碎石四散,空地上燒起了大片的火。

搞完這些,于襄菱也趕緊随着大家都跪下。于長生跪着偷偷使勁瞪了他閨女一眼,幹啥呢,咋把燃燒瓶給整出來了?于襄菱攤手,這不是給我氣壞了嗎,給他們來點殺傷力大的見識見識。不知道北涼軍和青州官兵他們啥感受,反正他于長生快要被吓死了。

北涼軍分列兩隊,讓出裡面的少年将軍。那少年将軍長得極好,身着紅色戰袍,銀色盔甲,面如冠玉,鼻如膽懸,長眉鳳眼,紅唇輕揚,端的是一副郎豔獨絕的好樣貌。

後面跟着的小厮六子被空地那邊的動靜吓得咕嘟咽了口口水,見他家少爺沒反應。于是上前喝到,“你們怎麼回事?為何在城外鬧事?”

史守正認出帶隊的人,正是北涼王世子周钰,渾身如墜入冰窖。北涼王可是下令讓接收難民,如今他卻在驅趕難民,甚至和難民打起來了,這不是抗令不遵嗎。他腦袋發昏,竟一句話也講不出來。

周钰撇頭看向六子,六子立馬噤聲。周钰也覺得這父女倆有趣,不過他面上仍沒什麼表情,點頭說,“到了北涼就好了。”

于長生連連稱是,又絞盡腦汁想了幾個成語贊美北涼王。于襄菱看她爹那個為難樣,低着頭笑的肩膀一聳一聳的。

周钰稀奇的問,“這有什麼好笑的?”

于襄菱“啊”一聲,擡頭望進周钰黑沉沉的眼睛裡,不好意思的摸着小辮說,“沒什麼。”

周钰倒也不追究,他想來守禮知進退。直接問他感興趣的那個“砰砰”響的東西。

于長生順着六子指的看去,這不就是他閨女于襄菱嗎?于長生皺眉,“你家少爺找我閨女幹啥,我去行嗎?”

六子還第一次見這麼不給他們周家面子的人,偏偏這人還隻是個難民。人家已經夠慘了,他也不好再欺負他們。他哽了一下,不滿的說,“你啥态度啊,我家少爺可是北涼王世子。你不是說北涼王仁義嗎,叫去問個話還不行?”

于長生這才知道這小将軍還不是普通将領,搞半天是個公子哥啊。也不知這是好是壞,得了,他跟閨女一塊去一趟吧。

周钰見六子苦着臉帶着兩人回來,那父女倆擱後頭還嘀嘀咕咕,擠眉弄眼的,怎麼叫個人,還買一送一的?六子小聲解釋,“少爺啊,不是小的辦事不力。這于長生非要跟着,不然就不讓他姑娘過來。”

周钰點頭,原來那兇巴巴的丫頭是這于長生的女兒。行吧,原本想問問那丫頭弄得什麼東西,殺傷力還挺大。現在倆人都來了,先問問于長生也行。周钰漫不經心的喂了他的坐騎赤雪一個紅蘋果,對着于長生招招手。

史守正不答話,于長生可有的說呢。害,告狀這事誰先講誰有理,他老熟練了。于長生抖抖衣袖,作揖說道,“草民于長生,是從梧州城下西村與同村人逃荒而來。聽聞北涼王善待百姓,特意趕來投奔。卻不料被這大人拒之門外,甚至差點被打殺,小民命苦啊。”

小厮六子聽了直覺得眼疼,當他沒瞧見你們這夥人把官兵打的嗷嗷的啊,你還命苦?周钰在馬上聞言也是長眉一挑,聲音淡淡的問史守正,“不放難民進城?”

史守正支支吾吾說不出來,也不敢說。但凡他今天把青州太守供出來,明天他定躺在城外的亂屍崗。

周钰見狀還有何不明白,他微微擡手下令,“青州太守知法犯法,抓起來吧。押到涼州審問。”下面有人領命帶隊進了青州城,不一會就拖着膽小如鼠的青州城太守去了後面。

六子小聲問到,“少爺,那這夥人呢?”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