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真是好得很啊。(1 / 1)

加入書簽

“咕咕。”的聲音打破此時凝重的氛圍,于庭堔更是羞紅了臉,雙手捂住肚子說,“不是我!”

“噗。”路澤遠要被這小孩笑死,他可算明白為什麼子玉對着娃娃另眼相看了,這就是個開心果啊!

冷着臉的周钰也很難再繼續生氣啊,他對着六子吩咐到,“點些菜上來,要上的快好做的。”

六子下意識問,“那少爺還點魚嗎?”

周钰瞧那小娃一聽聞有吃的就眼睛亮亮的樣子,覺得他等會可能也會用些,就讓也上點。

尴尬的于庭堔怒瞪他,腮幫子鼓起來像是一條小金魚。周钰壓住喉嚨的癢意,盡量正經的問,“你們到了村子落戶後,同村人可還友好,有受到什麼為難嗎?”

于庭堔就沖周钰不嘲笑他,都要感動的當場跟他拜把子,又聽聞小将軍這麼關心他,覺得這個兄弟人真不錯。

但是他們過得可不好了,于庭堔壓下心裡委屈的酸澀感,深呼吸了兩下才開口說,“我們過得一點也不好,同村無人歡迎我們,裡正讓我們住破房子,分給我們荒廢的田地,我們昨晚睡得炕都是塌的,我都沒睡好!”

于庭堔越說越覺得委屈,他還這麼小沒睡夠覺真的會長不高的。就這麼一想他就悲上心來,這群人真的太讨厭了!你壞就壞吧,幹嘛不讓他們睡好覺啊!他可是男漢子,和他姐不一樣的,不長高會娶不到媳婦的!

搖着紙扇的路澤遠的笑容收了,心裡隻暗叫了一聲:乖乖,出事了。路澤遠偷偷瞅周钰,隻見那人的确如他想象的那樣,沉了臉色。

因為啊,這路小公子的嫡親大哥娶了周钰的姐姐,他倆也就算得上是表兄弟了。北涼王府和忠毅國公府離得近,倆人又能說得上話,一來二去的可不就成了好友。

六子“咚咚”輕扣房門,聽見了一聲“進”,才低着頭領着于庭堔進了廂房。于庭堔這時已經調整好表情了,争取要表現他最好的演技,最好别吸引任何人的興趣,趕快溜人!

人是周钰叫上來的,還沒等他開口,路澤遠就合上紙扇,興緻勃勃的問,“子玉啊,你還跟這樣的小家夥認識啊?”

路澤遠長了一雙桃花眼,白面無須,整個人都顯得年輕活潑。明明周钰比他小個好幾歲,卻給人一中周钰更穩重的感覺。

路澤遠搖着他的紙扇,上下打量這小孩,覺得這小家夥除了眼珠子機靈的滴溜溜轉以外,也沒什麼值得注意的啊?

于襄菱看着大家夥都耷拉着腦袋沒招的樣子,歎口氣。哎喲,迷路了,問問不就得了,你們這笨的咯!

“庭堔,去,派你去醉香樓問問從這咋回大梨村。”

于庭堔得了令,應了一聲就跑進了酒樓。但是小姐倆都忘了,現在的于庭堔翻過年才6歲呢,現在的他再也不是原來1米8多的大高個了。這小人還沒櫃台高呢,叫他去問路,人家弄不好還以為是誰家的孩子丢了,直接就送官府去了。

至于你說這孩子不是自己問路嗎,為啥還送官府啊?哎喲,一看你這人就不咋讀我們嘉慶朝的律法。你不送官府,後頭這孩子丢了,你就是從犯罪啊。

得虧嘉慶朝的律法堪比于于襄菱那邊曆史上的秦律,不然啊,這于庭堔就是肉包子打狗——有去無回啊。

周钰五指收緊,握緊了腰間佩戴的羊脂玉佩,不怒反笑到問,“那朝廷發的救濟糧和安家費你們又沒收到吧,呵,真是好的很啊。”

于庭堔原本悲傷的想打個嗝來着,都被吓得憋了回去。不過啥救濟糧還有錢,他摸摸頭皺着談談的眉毛回憶了一會,确信自己沒有聽過。于庭堔點點頭,心想可不是,俺們啥也沒有有,糧食都是自己買的,就是坑的是你家的糧食啦。

想到這,于庭堔用手捂住嘴巴,生怕自己一個不小心講出來。

廂房裡無人說話,六子的頭狠狠的低着,路澤遠好像突然對傳遍的一盆花感了興趣,使勁瞪着瞧。

你問咱家庭堔啊,他,呃,不好意思,他餓了。

于庭堔被路澤遠瞧的不自在,拉了拉不太合身衣服小聲搭話,“那個,小将軍,你找我有事?”

周钰不理會好友的打趣,讓于庭堔坐下回話,“也沒什麼要緊的。隻是瞧見你在樓下,叫你上來問問你們最近近況。”

或許是周钰的語氣雖然無甚起伏,但是卻沒有什麼攻擊性,讓于庭堔小小的呼了口氣。

“這樣啊,你要問什麼呢?”于庭堔歪歪頭腿夠不到地的坐在椅子上。

不得不說,于長生一家人都長得好,五歲的奶娃娃更有一種小崽子獨有的萌感。不曉得周钰怎麼忍住不笑的,反正路澤遠被逗得哈哈哈大笑。他還記得士族禮儀,用紙扇擋着半邊臉,隻漏出一雙桃花眼笑眯眯的說,“你腳夠不着地就算了嘛,費那個勁的伸腿不累嗎?”

等林鐵柱幾個漢子發完愁,打算想個辦法的時候,才發現咋隻剩下一個孩子了?另一個小娃娃咋沒了?就算于襄菱告訴大家夥于庭堔去了醉香樓問路,大家夥還是可着急了,紛紛要去找孩子。

外頭怎麼個急法,于庭堔不知道。他進了醉香樓,溜溜達達的轉了一圈,打算找個面容和藹的大善人問路。誰承想,剛物色好長得像大善人的客人,小腿剛蹬蹬的跑了兩三步就被攔住了。

于庭堔生氣的擡頭看,是誰攔住了他想回家的心!哦,原來是今天剛借用名号的小六子,那沒事了。心虛的于庭堔貓着腰就想溜,六子可是帶着少爺的命令下來抓娃娃的,還能讓他給跑了?

于庭堔能咋辦,他隻有五歲诶!隻好苦着臉,不樂意的磨磨蹭蹭的跟着小六子上樓呗。

恰好最近幾天他放營假,在家受實在不住母妃祖母的唠叨就跑來了醉香樓和好友約見。周钰來往的好友自然身份也不一般,此人正是忠毅國公府嫡次子路澤遠。來人雖然不是打小一起長大的交情,但卻也算的上表兄弟。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