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王捕頭透漏消息。(1 / 1)

加入書簽

但是,從林鐵柱問誰記得路的時候,就表明他自己也沒記得啊,他咋還能指望這群比他更不靠普的人呢?

很快,于長生的表情又是平時樂呵呵的樣子,帶着氣呼呼的錢富貴去了鐵匠鋪。

在鐵匠鋪倒是沒收到什麼難為和麻煩事,就是因為他們要打造的東西用的鐵不少。起初打鐵師傅不同意賣,還是于長生想到了招。拿出了戶籍證明,證明他們的确是200多口人。那鐵匠師傅目瞪口呆的說,“你們還真有這麼些人啊。”

總之,鐵鍋也有啦,農具也定好了。不過,因為打鐵師傅要先做,暫時還拿不到手,不過,三天後就可以來城裡拿鐵鍋了,耕具的話倒是要等一等。不過,最慢也不會耽誤開春種地的。

這頭,于襄菱等人因為急着跑走,也沒咋看路,不曉得走到那條街上了。林鐵柱等幾個漢子期待的看着大家夥公認的“認路小能手”——胖丫,但是于襄菱表示這次她也不行啦!

開玩笑,當時姑父他們推着糧食都跑得那麼快,她又在尋思事,哪撈的着看路啊。再說了,誰承想他們咋麼又迷路了!

于長生隻能重新塞給王鋪頭,再次感受了一下失去一兩銀子的感覺。你說說,明明就一兩銀子的事,非要搞兩邊,弄得于長生總以為自己失去了二兩銀子!

幸好王捕頭知曉王虎的性格,沒放在心上,收好銀子笑了笑再次透漏到。

“朱裡正是搭上了魏縣縣令的線,他閨女是魏縣縣令的愛妾呢。整個大梨村都是姓朱的說的算呢。不過,你們也别太擔心,你們等開春了種上地,老實點不招惹他不會有事的。他就是貪點小便宜,人不算壞也不咋聰明,給他個孝敬費就行。”

于長生聽着這話音不對,開春播種後的确是有糧食吃了,但是年前呢?這還有三個月呢,他們等着喝西北風啊?

于長生舔舔幹了的唇瓣,憨笑的說,“那這年前我們該怎麼過啊?還請你指點指點。”

這反倒忽略了錢富貴,錢富貴倒想插進去聊兩句,順便警告一下王虎這小子。奈何,長生哥沒打算帶他一起玩,他委委屈屈的在旁邊聽着。心裡還擔憂着,這個王虎不會是來想搶他在長生哥心裡的地位吧?哼,沒門!俺才是長生哥第一迷弟,先來後到懂不懂!看在你夠狗腿的份上,我後面第二的這個名頭倒是可以給你。

王虎不曉得做于長生的小弟還要排次序,隻覺得長生大哥這人真好,那叫一個沒的說啊!這不一聽說于長生是想找個衙門的人打聽打聽消息,王虎立馬拍胸脯說,“這事交給我吧,我在裡頭有認識的人!”

于長生一聽,嘿,這不是打瞌睡送來了枕頭嗎?于長生先謝過王虎,還裝模作樣的推辭的說要是麻煩的話,他們自己解決就行,不用麻煩他。

王虎哪裡是後世這看似貼心實際廢話的酒桌套路,當下就感動的不行,覺得他大哥太會替人着想了。王虎那是二話不說,進衙門就把他二表叔媳婦的侄子喊了出來。

隻見這人個頭不高,穿一身捕快服侍,還配有大刀,倒不像是個小捕快的樣子,估摸着是個捕頭。這王虎和他彎彎繞繞的親戚關系聽的人頭都大了,咱姑且先稱他為王捕頭吧,

這次,倒是于庭堔靠譜了一次。他認出了這附近的那座五層樓高的醉香樓,于庭堔伸進嗅了嗅說,“沒錯,這就是咱剛進城的時候,那個小吏給咱介紹的名地醉香樓。這個味道和那天的香味一模一樣!”

小老弟,你真的不是在搞笑嗎?哪有人認地方,靠的是鼻子啊。大家一腦門黑線,不咋認可的樣子。還是于襄菱一錘定音說,“庭堔沒說錯,這應該就是醉香樓,因為涼州城就這一座酒樓有五層高。”

并不記得這些細節的于庭堔摸摸頭,是這麼回事來嗎?不記得啦,當時隻記得這好想的飯菜味啦!

林鐵柱問,“哎呀,太好了。這路咱走過啊,你們有誰記得咋回大梨村嗎?”

呃,大家夥沒人搭話,就連于襄菱也攤手表示她不行的。這不當時第一次進涼州城,光顧着看景了,哪有閑心思瞅咋走的啊。林鐵柱心想,一群白瞎玩意!

王捕頭收了錢,好說的很,老老實實的就把情況說了,“你們不是有朝廷發的救濟糧和安家錢,而且種地前三年還免稅呢?怎麼就過不了這個冬呢?”

于長生和錢富貴兩人面面相觑,互相确定了好幾遍,的确沒聽過那個朱老頭說過這些。錢富貴氣的就要屢起袖子跑回大梨村走人,這老不死的竟然敢騙他們,我這次非要給他腦門打成扁的不成!

于長生也沉下了臉,喊住錢富貴,細問了一下王鋪頭這個救濟糧和安家費是怎麼發的,具體是多少。打聽清楚了,于長生也沒想着直接闖進涼州城的衙門告狀。

這朱裡正頭上有人護着,他們可沒有啊。雖然說一路上扯着小将軍的旗号,但是咱們自己可不能當真了啊。這事還是要徐徐圖之啊,不過他于長生也不是好惹的。拿了我的錢,吃了我的糧,到時候吐也要給我吐出來!

這時候的于長生狠厲的不像大家夥眼裡的大善人,也不想于襄菱和于庭堔小姐倆眼裡疼愛他們還有點搞笑的老爹。雖然咱不欺負人,但是人若欺我,我也不能吃虧啊!

王捕頭和王虎感情不錯,大小一起玩過。所以兩邊一介紹,于長生問的他能回答的都回答了。

王捕頭說,“你們被分到大梨村了啊?哎喲,那可不算個好地方,不知道内情的人高高興興去了,保準第二天要喪着個臉過日子。那朱裡正啊可是上面有人呢。”

王捕頭往上頭指指,話也沒說透。于長生蹙眉,幹脆拿出那早就準備好的一兩銀子,兩眼一閉不心疼,直接塞王捕頭懷裡。

王捕頭眉開眼笑,沒想到出來幫小夥伴的忙,還能有外快。一旁的王虎倒不樂意了,非不要于長生的錢,說這是幹嘛的,看不起他王虎是吧!

于長生頭都大了,這小子咋這麼彪啊,剛才還挺識趣的啊,現在犯啥二啊,關鍵是這銀子也不是給你的啊。你咋還硬是從王捕頭懷裡搶出來,再塞給我呢!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