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忽悠買糧(1 / 1)

加入書簽

王虎不好意思的一笑說,“還不是托了大哥你的福,那批野貨俺買了一個好價格呢。”

于長生也沒覺得人家掙了錢心裡不舒坦,反倒是真情實意的恭喜他。倆人還挺有聊頭,在衙門的門前聊的是熱火朝天啊。

于襄菱還沒從她爹身上學到Flag不能亂立,這不過不了多久他們就得遇上周钰啦!

負責買糧隊的在于襄菱的帶領下成功低價坑來一批特價糧食,另一隊的倆人進展卻一直不怎麼順利。

昨天還能進去的衙門,今天就翻臉不認人了。甭管于長生怎麼好說歹說,那衙役就是不給通融。于長生沒法,看來隻能使出大招了。他心疼的摸出二兩銀子,又覺得太多了,再裝回去一點吧,結果手裡就剩下了一兩。

就這,于長生臉上還一股肉疼的表情呢,剛要賄賂一下這沒眼色的衙役,誰承想有人喊他呢。

于長生利索的把銀子重新裝起來,哎,有人喊我呢。我先看看是誰再說,絕對不是因為摳門舍不得錢!

他從店裡追出去朝着他們走的方向急切的喊,“哎!我叫白球啊!你們别說錯了人!”

可騙了人,心虛的于襄菱等人早就跑沒影了,小哥對着空蕩蕩的街道,悲上心來。好像被耍了?晚秋!老婆本騙沒了,前途更是沒有。小哥罵罵咧咧的回了店裡,心裡暗暗發誓千萬别讓他再遇到這夥人,否則,否則他就告訴六子爺有人借他的大旗欺負人!

林鐵柱等人簡直被胖丫的騷操作閃瞎了眼,懵乎乎的就買完了糧食,80000斤糧食才花了42兩。娘嘞,他們做夢都不敢夢到能買到這麼便宜的糧食。

自家人知道自己事,他們當然曉得自家跟王府沒啥關系。這不糧食一騙到手,胖丫就給他們打手勢叫快走。這夥人可不就裝完糧食,腳底踩風似的撒丫子就跑。臨跑還不忘小姐倆腳程慢,給他倆抓到車上,一塊推着帶着跑啦!溜啦溜啦,不然咱家胖丫就會被胖揍啦!

而坐在車上,被拉着跑的于襄菱卻沒有像大家一樣興奮。耳邊是風的呼嘯聲,她的心卻很急。看着買了8000斤糧食好像很多的樣子,但是這是200多人的口糧啊。

那小哥已經吓得手裡的麻袋都掉地上了,急忙說,“我沒應付你們啊?這糧價就是這個價啊,我絕對沒有貪墨的。”

于襄菱反而臉色和緩下來,溫聲說,“那你畢竟不守職責,白日玩忽職守了,幸好發現的是我們,不然你可攤上大事了。”

那小哥一擦腦門上的汗,賠笑說是。

于襄菱眼風一轉,說,“我們也不想告發你的,不過這糧價能不能······”

小哥一看于襄菱那意猶未盡的表情,那還不曉得他們是想要什麼。可這糧價是王府定的,雖然夫人不會細查這塊吧,但萬一事發倒黴的不還是他。

自從前兩天王虎從于長生等人手裡收了一批松子和栗子,他就運氣爆棚,通過他表親的關系買了好價。這不現在都有本錢,改做别的生意了。

所以王虎對于當時稀裡糊塗認得大哥于長生,心裡還是很感激的。這不遠遠地一看見于長生,他就興奮的呼喊打招呼呢。

王虎颠颠的跑過來,上來就握住于長生的手,兩眼泛起淚花說,“哎呀,于大哥,俺可想死你了!你咋才到涼州城呢!”

于長生定睛一看,差點沒認出來這是誰。主要是當時和王虎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實在太尴尬了,他都沒好意思瞅人家到底長啥樣。而且王虎這掙了筆大的後,好捯饬了一下自己,沒認出來很正常嘛。

好在還是認出來了,于長生熱情的抱了抱王虎說,“王老弟,幾天不見了,你這光彩照人啊!”

咱們來算個賬哈,成年人一天需要1700千卡,也就是13兩多點的糧食。咱也不說每天都吃飽,就成年漢子一天12兩吧,女人一天8兩,小孩一天5兩,咱們粗着點算就平均每人10兩糧食。古代是一斤16兩,他們223口人,這8000斤糧食也不過是吃還不到兩個月的時間。

這還是把那些十幾歲的少年按小孩子的食量計算的,你可是要知道半大小子吃死老子啊,他們現在可是比他們爹都能吃呢!

再說了兩個月還不到過年的時候呢,春天才能播種,這沒法種地就沒糧食吃,隻能買着吃。誰家這麼有啊,糧食能買着吃半年?

這古代的士族,當官的老爺們,皇親國戚的都是有自己的莊子田地,種地吃糧呢。你就往細裡想,他們現在面臨的這個糧食問題有多嚴峻吧!

唉,愁人!于襄菱心想,剛才還是太心軟啊,應該多坑一點的,就是這小哥死活不肯賣多了,要不就要跟他們散夥!真是的,俺們雖然忽悠了你,但是我要是真見上了小将軍他們,我也是真上去給你和小六子介紹介紹的。

看着對面不好惹的幾人,特别是後邊的幾個壯漢,他咬咬牙心想:豁出去了,先用自己的老婆本墊上吧。說不定結交好這夥人,他後面還有大前途呢。畢竟他嘴上說認識六子爺,但其實裡是他認識人家,人家不認識他。這次說不定就能搭上線。

兩邊人是各懷鬼胎,都生怕自己的小心思被對方看破了。最後在小哥的讓步下,于襄菱等人以市面上半價的價格拿下了3000斤細糧,5000斤粗糧,一共花了42兩銀子,于襄菱戀戀不舍的付了錢。

于襄菱背好糧食就趕快出門,不敢再回頭。嗚嗚嗚,真的好心疼銀子啊,生怕自己再黑心腸發作再坑人家小哥,連忙跑了。

大概也是于心不忍,走之前于襄菱還對小哥說,“我會和小六子說說你的好話的!”于襄菱在心裡補充一句,如果真的還能再遇道的話。

看着這群人呼呼啦啦的把糧食裝在手推車上,風風火火的就不見了人影。以為自己搭上線的小哥突然想起來,他還沒告訴那小姑娘他叫啥名字啊!這店裡可是三個小厮輪班看店,别給整錯了人啊。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