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王府特營(1 / 1)

加入書簽

小哥被吼得一哆嗦,腦子都糊住了,下意識反駁,“我,我沒有啊。”

于襄菱一看有門,這人已經開始順着她的話走了,就差這就最後一哆嗦了!于襄菱繼續扮黑臉說,“沒有?你負責掌管這糧鋪,給予難民幫助。而你又在做什麼?你竟然青天白日的在睡覺,要不是我們也跟王府熟識,今天不就被你應付過去了?”

想到這裡,于襄菱在心裡壞笑了兩聲,默念:小哥,對不起啦,俺們實在太窮啦,所以要坑你一下啦,見諒見諒啊。

于襄菱眼珠一轉,笑着說,“小哥,你認不認得小六子啊?”

那小哥原本困的快合上的眼陡然睜大,“六子爺?當然認得了,那可是咱世子爺身邊的大紅人呢!”說完,他狐疑的看着這群穿的破破爛爛,造的髒兮兮的人說,“怎麼,你們也認得?”

這戲于庭堔表示會接,他笑眯眯的,奶聲奶氣的說,“認得啊,前幾天,他還送給我和姐姐雞蛋吃來,可好吃了。”

那小哥看着這才幾歲的小娃娃,自然不會想到這人詐他呢。雖然于庭堔也沒說錯吧,但是這話放這裡難免不讓人多想。小哥瘋狂搜索大腦,也沒想起來六子爺什麼時候有這樣得窮親戚了。

大家夥恍然大悟,還有這麼個說道啊。不好意思的摸摸後腦門,他們剛才也進去看了,啥也沒發現啊。還是胖丫厲害,看事仔細!

于襄菱沒想到就這幾句話讓大家夥對她增添了信任,由原來的擔憂變成了信任。他們現在可膨脹了,覺得在胖丫的帶領下肯定能買到又便宜又好的糧食!

雖然有點盲目自信了,但是也不能說不對嘛。咱家襄菱就是這麼賽高,這不轉機不就來了。

有一家店鋪在這條街上格外不一樣,隻見他家鋪子的牌匾上有三粒麥穗呈品字形的圖案。店鋪不小,但是卻沒有什麼客人進去,有那麼兩三個人進去也空着手出來了。

于襄菱觀察了一會,覺得這可能就是她想找的糧鋪。她眼睛一亮,帶着大家夥就快步進去了,溜達一圈果然發現這鋪子裡的糧價是這條街上最便宜的了。

但是大家夥習慣于聽長生的話了,所以大家隻跟着于襄菱去糧店裡買糧。一邊走,一邊思考等會胖丫要是殺價不成功,俺們這些叔叔伯伯就出來厚着臉皮說:小孩子說話不算數,再來一波新的殺價呗。

這時候幾個漢子心裡就一個想法:唉,愁人!

涼州城的糧店鋪子大都在最繁華的桐陰街後面那條人流量少些的街上,小姐倆并着幾個漢子進了接頭第一家糧鋪。

于襄菱帶着人轉了一圈,上手摸了摸糧食。還被店小二嫌棄他們這夥人不幹淨,不讓他們上手摸。

切,不讓摸算了,你家的糧質量也就一般,價錢還沒少要,她還不稀的買呢。于襄菱掉頭就走,跟在她後面的幾個漢子也悶頭走路,雖然他們也不曉得為啥不在這家買。

對了,雞蛋!全王府的人都曉得世子爺不愛吃雞蛋,但是老太太吩咐必須一天一個。這事就是讓六子爺辦的,每天都得給少爺煮雞蛋吃。難道他們的雞蛋其實是少爺吩咐給的,而不隻單單是六子爺?

小哥突然變的熱情起來,“哎呀,真是大水沖了龍王廟,一家人不認的一家啊。瞧我,這睡得多了腦子也不怎麼好使,竟沒認得出來你們。”

林鐵柱有點不懂,他小聲問于庭堔,“庭堔啊,這人咋認識咱們?俺咋沒印象啊?”

于庭堔心裡直呼好家夥,他也不認得啊,誰承想這古代人攀起關系來才叫一個絕啊。他茫然的搖搖頭,覺得下面的戲他接不上了。

目前唯一能接的上戲,或者說有智商繼續忽悠的于襄菱卻突然臉色大變,肅着一張臉,厲聲質問,“咱們同為王府賣命,收到大人的賞識,你就是這麼回報王府的嗎?”

再仔細一打量,店門口有個年紀不大的少年人在打瞌睡,他身後似乎挂着塊牌子。于襄菱蹬蹬蹬跑過去,盯着人家身後大量,一頓一頓的念道,“王府特營,隻限難民。”

難民!他們這些人不就是難民嘛!這不就是國家輔助救濟嗎?不過隻便宜了兩成的價格,還是有點不太到位哈。

于襄菱激動地輕扣桌子,那年輕人掀起眼皮打量了他們兩眼,好像是确定了他們的确夠窮的。用手一指店内,懶洋洋的說,“你們是剛落戶的難民吧,諾,那邊粗糧一斤8文,細糧一斤15文。”

說完,這人完全不管于襄菱等人的激動,自顧自的從台子後面走出來,抓起一條麻袋問,“你們要多少啊?快點的,送走你們我還要睡覺。”

于襄菱覺得這個年輕人不像是個做生意的,既然是王府經營的這家糧鋪,說明這年輕人隻能是北涼王府的人。

但是就沖店小二這個态度,價格便宜他們也不買!哼,誰還沒個脾氣咯?錢是人的膽,俺們可都看見了胖丫手裡少說也有一百兩呢!走啦,吃虧的反正不是俺們!

于襄菱帶着大家夥一連進了幾家糧鋪,都搖着頭又出來了,并沒有一點要買糧的意思。幾個漢子跟在她身後都急的抓耳撓腮,這些糧鋪都不行嗎?咋胖丫一個也沒看中啊?

于庭堔也覺得奇怪,有點看不懂了,他看着後面幾個叔伯有心想問問又不好意思開口的樣子,決定自己挺身而出。

于庭堔鬼鬼祟祟的,用小手捂在嘴邊問,“姐,你咋隻看不買啊,其中有何深意,可否告知小老弟我啊?”

于襄菱看她小老弟這個搞怪樣,扭頭看看後邊抓耳撓腮的叔伯們,笑着解釋說,“你們沒發現這街頭幾家的鋪子都标有一個蘭花樣子的标識嗎?凡是有這個标識的鋪子,他們賣得價格都是統一的。我看這大概是一個商會的,他們都商議好了價格,是不可能有變動的。咱們想買便宜的糧食,這些鋪子都不合适。”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