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關于豆腐,你不得不知的兩三事》(1 / 1)

加入書簽

林鐵柱低頭看于襄菱,于襄菱朝他嘿嘿一笑。笑容還冒着傻氣,林鐵柱更愁了。胖丫看上去也太不靠譜了吧,唉,長生也有看走眼的時候啊。

畢竟她隻是一個文科生,讀研也是在馬哲院讀的啊。難道給大家講講中特?還是馬列毛概?于襄菱苦惱的撅撅小嘴,覺得她可能隻适合當一個資本家吧。唉,生活就是這麼樸實無華。我負責投資,你負責出力,到時候掙的錢大頭歸我。嘻嘻!

因着這次出門不算早,到了涼州城的時候都過中午了。城外排隊等着進城的老百姓也不多,很快于長生等人就進了城。

不過,你還真别說,這北涼王像是個好王爺的樣子。竟然都不收百姓的過城費,隻收進來做大宗生意的商人的過城費。于長生暗暗點頭,看來那小将軍的确是想幫俺們一把,可是就是半路俺們遇到了小人啊。

因為回大梨村還要走半天的腳程,所以進了城以後于長生就給大家分成了兩隊。他自己和富貴一起去城裡轉悠轉悠打聽消息,再去鐵匠鋪把農具和鍋給買了。剩下的人就去買糧食,和其他雜七雜八的小物件。

于長生從空間裡拿出銀子,還假裝是從袖口掏出來的,給了于襄菱大頭,他和富貴隻帶着五十兩走了。臨走前于長生偷偷和閨女說,“你們先緊着買糧食,能省下錢你就放空間裡,我這邊還能進空間再拿出來。可不能把銀子裝身上啊,小心有扒手。”

看見小老弟眼裡的星星一下子沒了,耷拉着腦袋喪喪的。于襄菱每日欺負小老弟任務達成!

“哈哈哈,你看着好像狗狗啊。好啦,不逗你了,我雖然不會,但是空間裡有關于這方面的書啊。”

于庭堔支棱起來,好奇地問,“關于制作豆腐嗎?你買的嗎?不對啊,這不像是你平時的讀書風格啊,不會吧?是······”

于襄菱含笑點頭,“沒錯,就是咱老爹。咱搬家的時候,他從淘寶上買了一大堆裝13的書,我幫他簽收的時候就發現了這本書——《關于豆腐,你不得不知的三兩事》。”

于庭堔梗住,這書名咋這麼不正經?姐啊,你确定這本書真的是關于教怎麼做豆腐嗎?我咋一想到這是老于買的書,就覺得失敗了一半呢。

他讨好的給于襄菱捶捶後背,給他姐來個按摩。一邊調整力度給于襄菱按摩,一邊說,“我是想開個豆腐坊,成本低好來錢。”

“這古代沒豆腐嗎?不能吧。”

于庭堔偷偷在于襄菱身後翻個白眼,你肯定不知道啊。一路上他姐吃了睡,睡了吃,吃了還是睡的,能曉得個啥?

但是現在于襄菱是甲方,為了讓甲方滿意能出錢投資。于庭堔解釋道,“我到了涼州城的時候就在想做個什麼買賣好,發現這麼大一個城竟然沒有賣豆腐的。我問了一下那個畫糖人的老爺爺,他說從來沒聽過有種吃的叫豆腐。我怕古代叫法不同,還隐晦的說了一下大豆的事。結果他也不知道。”

于襄菱想個好奇寶寶一樣,托着腮聽故事呢,一見他不說了,還急切的問,“然後呢?”

于襄菱點頭,還囑托她爹在和人家搭關系,該出錢就出錢,别成天摳的不行。不然這就是結仇,不是搭關系啦!

于長生一想到等會就要為這搭關系花錢,心裡就心疼的了不得,不情不願的答應了下來。和大家打個招呼,就黑着臉和富貴走了。

倒是于襄菱這邊被剩下的是她姑父林鐵柱等人,幾人有些作難。這俺們這些大老爺們也不會講價買東西啊,還不得被人殺價吃啞巴虧啊。

故林鐵柱朝于長生大喊,“長生啊,俺們不會殺價啊,咋能留下俺們買糧啊?”

于長生頭也不會,潇灑的揮揮手臂說,“聽我閨女的就行。”

于襄菱拍拍小老弟的肩膀,鼓勵到,“我很看好你哦,這樣吧,你回去把這個寫成一個計劃書,然後我看看。靠譜的話,我就先出十兩銀子投資。加油,好好幹啊!”

要是在現代你跟人家說我10,000塊錢投資你,對方肯定叫你滾蛋。但是在古代,十兩銀子起步做生意已經足夠了。于庭堔激動地滿臉漲紅,甚至想給他姐來個當場磕頭。要不是他爹老于就在車頭坐着,他指定磕的。

“姐,你放心。我一定好好幹。我今晚就開始寫,不,我現在就思考咋搞!”

于襄菱滿意的看着充滿動力的小老弟,一點也不覺得自己像個資本家在壓榨勞動力。她掰着手指頭算了算,唉,地主家也沒餘糧了,抛去投資豆腐坊的十兩銀子,她也隻還有區區十一兩銀子啦。

好窮啊,真的好窮!不行,我也要趕快想個辦法搞錢了!于襄菱十分有緊迫感,但她仰着小腦瓜想了半天也沒想出在古代能幹啥掙大錢。

于庭堔無語,俺的親姐啊,這可是發家緻富的好點子啊,你就這反應?

于襄菱看小老弟滿腦袋問号,才哈哈哈笑着說,“不逗你了。我看這事成,咱們不僅能做豆腐,還可以做其他衍生品啊,比如豆腐絲、豆漿、豆漿粉、豆腐皮、油皮、豆腐幹、腐竹、素雞、素火腿、發酵大豆制品、大豆蛋白粉。還有天貝、腐乳、豆豉、酸豆漿。”

說着小姐倆都有點饞了,于襄菱摸出兩塊奶糖,倆人一人一塊算是解解饞。于庭堔一臉夢幻的說,“原來大豆可以做這麼多豆制品啊,但是我隻會做其中最簡單的豆腐啊!”

于庭堔痛苦的抱住頭打滾,這也太痛苦了吧,财富密碼都掌握了,結果發現鑰匙拿錯了。但既然他姐提了,是不是意味着他姐會啊。想到他姐在現代無所不能的形象,于庭堔期待的看向他姐,“姐,你會不會······”

于襄菱雙手交叉放在胸前,“打住,我也不會。我平時都是隻負責吃的。”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