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小老弟也想掙錢。(1 / 1)

加入書簽

于庭堔扭着身子捂住被掐的地方不敢反抗,他姐現在連睡前都有起床氣了?看他姐鼓着臉沒消氣,隻好解釋說,“我這不是想着咱現在家徒四壁的,總得想個法子搞錢吧。”

于襄菱點頭,但是這根你歎氣有啥關系,掙錢那是大人的事,你個小屁孩能幫得上忙?

于庭堔覺得老姐的眼神好嘲諷啊,感覺有被小瞧了。他也來氣了,但是他不敢生氣。做了幾個深呼吸,舔着臉說,“我想了好法子掙錢,但是我隻有一兩多銀子,本錢不夠。愁的我歎氣。”

于襄菱好奇了,“啥法子?你要是說的靠譜,我就投資你。”

于庭堔喜得眼開眉笑的,雖然不知道他姐有多少私房錢,但是指定是他的好幾倍啊,這事有門。

于長生語詞懇切,大家聽了都很動容。有些婆子小媳婦原本也想提要求把錢分了,這下也不敢再冒頭了。

錢老太第一個說,“那俺家缺口大鐵鍋,原來那口下山的時候跑的急給掉了,一直是和你娘一塊做飯的,現在得分開了,俺家也買一個呢。”

于長生聽了,笑着說好。這下子,大家曉得正确的上報方式了,七嘴八舌的說起來。

人太多,于長生記不過來,從空間裡掏出本子筆,假裝是裝在袖子裡的,拿出來記。

倒是金寶好奇的蹲下來瞅他三叔的袖子,也沒比他爹的大啊,咱三叔總能從裡面拿出不同的東西來?

于長生心裡思量了一會說,“咱們先去城裡買糧食和其他需要的東西,順便在城裡打聽一下消息,再說怎麼着對付這老頭。”

大家夥覺得長生說得對,咱先要掌握主動權嘛,不然不老是挨打啊。

五六個漢子們跟着于長生進城,剩下的在家裡把這屋子收拾一下,再去村頭看看那所謂的良田到底是個啥情況,還能不能挽救了?

因為銀子都在于襄菱這放着,所以于長生決定帶着小姐倆一塊進城。畢竟這可是将近200兩銀子呢,放哪他也不放心還是放在空間吧。

于長生問于阿爺借了那個大鑼,“咣咣”敲着問,“大家夥有什麼缺的,在逃荒路上丢了東西都和我說說,我給你們捎回來啊。”

于阿爺是個實在人,沒啥歪心思,自然想不到朱裡正的深思,他還聽真情實感的關心到,“那你還挺抗凍哈,我就不行了,天一冷家裡面小的就不讓我出門瞎溜達了。不過咱上年紀了,還是要多仔細點,不然啊說不定那天就合上眼醒不過來了。”

朱裡正今早簡直要被氣死,先是認錯人尴尬的不行,再是被這老頭說活不久了,這夥人絕對是克他!

他這笑容也維持不下去了,臉子一下子就冷下來了,站在門口說,“廢話我也不多說。壯丁一人兩畝良田,三畝沙地;孩子和女人都是一人一畝良田,兩畝沙地。你們後頭這座山大概正好夠你們的分的沙地數,至于良田嗎。”朱裡正呵呵一笑接着說,“就是村頭荒廢的那些地,荒廢有些年頭了。不過你們這群人看着都挺勤快的,應該不會嫌棄吧。”

說完朱裡正“哈哈”大笑着,帶着朱二郎走人。可能是朱二郎覺得找回了昨晚丢的面子,臨走前得意洋洋的冷哼一聲,陰陽怪氣的重複他爹的話,“你們多勤快啊,肯定不嫌棄!”

錢富貴這個暴脾氣,捏緊了拳頭就要追上去揍那個朱二郎,吓得朱二郎挎起他爹就跑。差點帶的把朱裡正的鞋子都跑飛了。

套上于阿爺家的驢車,長生他們出發進城了。于長生拿着鉛筆戳戳腦袋,發現大家夥有這麼多戶都缺一口鐵鍋啊,總共有八戶。他還要去鐵匠鋪買一些農具,這得要不少鐵吧。這古代對鹽鐵管制好像還挺嚴格的,也不曉得能不能同意賣給他。

于長生的煩惱沒人知道,倒是于庭堔挺煩惱的正跟他姐訴苦。

于庭堔坐在木闆車邊邊上晃蕩着小腿,歎氣,又歎了一口氣。于襄菱早上起的太早,困了,現在正趁着趕路補覺呢。這後頭老有個人在你旁邊歎氣,你能睡着?

反正于襄菱不能,她氣的“嚯”一下子做起來,掐她弟的腰。

“你想幹啥!歎啥氣,瞅不見我要睡覺嗎?”

樸老太一聽精神了,連忙跑出來嘿嘿一笑說,“長生侄兒啊,你看我們家這衣裳鞋子造的都不太像樣,天冷了你大伯連個厚衣服都沒有,你不得買兩件啊?”

嘿,這話聽着就來氣。你想要你出錢啊,光說傻笑不給錢還指望這長生給墊上是咋,這不欺負長生善良嗎!劉老太氣的挺着胸脯就出來了,從身後給樸老太一巴掌,罵罵咧咧的說,“俺三兒的意思是問大家缺什麼,可不是說白給你家買東西。想買啥。出錢!”

樸老太噘着嘴小聲說,“這不銀子都在你們家的人手裡,我不和你們說我和誰說啊。”

诶,好像是這樣诶。劉老太鬧個大紅臉,好在于長生這時候出來解圍。

“雖然大家的錢合在一塊,但那算集體的錢,不能用來買個人的東西。你要是缺個鍋,盆啥的必需品,那咱們肯定一塊買來用。衣裳鞋子是不行。不過天的确冷了,不穿厚衣服也不行,咱先買糧食,趕明再掙了錢我肯定讓大家都穿上厚衣服。”

雖然這爺倆最後走的時候看上去還是很狼狽,蠻搞笑的。但是大家夥仍然笑不出來,就曉得這個朱裡正不是啥好人。

沙地用後山的林地充當,良田還是早就荒廢的。這不擺明了要對付他們嗎!

錢富貴嚷嚷道,“長生哥,你别攔我。我要給他倆把牙給打掉了!”

于長生的手還揣袖子裡呢,根本沒攔他。他翻個白眼,自己不想去就直說,看給你演的。見富貴還演的挺上瘾,于長生隻好敷衍的說,“哎,算了算了。不跟他一般見識。”

富貴這才消停,嘟囔道,“我可不是怕了他們,我這是挺我長生哥的話。長生哥,你說咱該咱辦?我們都聽你的。”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