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早起的朱裡正(1 / 1)

加入書簽

這秋天的早上風還有點冷,于長生兩手合起來一揣,像個東北大老爺們一樣晃晃蕩蕩的走過來。大家夥齊齊給他讓出路,于長生就站在大家夥前面像個混混頭子似的問,“哎,你來幹啥的?”

朱裡正被這股氣勢吓得往後退了兩步,如果他曉得啥是黑幫老大和他的馬仔們這個概念的話,現在可能早就跑了。

但是朱裡正不曉得啊,他勉強站住,硬着聲音說,“我是大梨村的朱裡正,今早過來給你們分下一天田地。”

哦,來給俺們分田的啊,你不早說!大家夥都擠出和善的笑容,于阿爺更是上前拉着朱裡正的手說,“朱老弟,進來坐啊,外面多冷啊,咱屋裡好好說道說道。”

朱裡正哪敢跟着他走啊,還屋裡坐。這房子啥樣他不知道啊?這老頭絕對是在暗暗諷刺他,他不會上當的!

朱裡正不想面次此情此景,但對面的人卻不同意啦。二黑摸摸頭憨憨一笑說,“俺不是于長生,他在那邊呢。”

其他路過的人聽見長生的命也湊過來,一看都幫忙說,“對對,那個才是俺們長生呢,你找他啥事啊?”

朱裡正傻眼,看着那邊的“真”于長生默不作聲,大夥看他不說,也好奇的跟着他一塊看長生。

于長生撓撓頭,發現大家怎麼都在看他啊。他沒看見夾雜在人群中的朱裡正和朱二郎,漏出個憨笑,向着大家夥招手,還以為大家夥關心他呢。

“哎,你們吃了沒?”于長生拿出他老家最愛的打招呼方式,熱情招手。

于長生拍拍閨女的小腦瓜說,“沒事。隻要咱肯動腦子,辦法總比困難多。”說完還比劃了個加油的姿勢。

陸陸續續的其他人也起來了,大家夥還像逃荒那時候一樣随便整點吃飯。吃完飯就很茫然了,現在不用逃命了,那他們幹點啥啊?

這時候有人想着于長生這夥人走來了,是一個上年紀的老者。

昨晚朱裡正從小兒子那裡得知這夥人有200多口,就擔憂的沒睡好,覺得昨晚那個下馬威可能鎮不住他們。不行,他得另想招,這不一大早就來了。

朱二郎扶着他爹朱裡正,這次就他們倆人,也沒找什麼下人充臉面。朱裡正對着這群人中長得最壯的二黑行了一禮,覺得這個壯漢應該就是這夥人的頭頭。

劉老太翻個白眼叫他快點,咱這點事都做不好。于銀升心裡有苦說不出,200多口人就他一個會木匠活,雖然老三已經讓幾個娃跟着他學了木工活幫忙,但是現在他們還沒出工啊,最後的抛磨還得他來啊。

于銀升嘟嘟囔囔的說,“已經最快了!俺的手都磨起好幾個大泡了,再快就要鋸出火星子了!”說完他摔摔打打的對着他的幾個學徒大吼,“你們幾個快點啊,我這個門都做好了,你們還沒鋸出形狀來,我咋抛光啊!”

王鐵頭幾人連忙加快手中動作,不敢吱聲。哎喲,太可怕了,二叔比長生叔還可怕,俺們就是做的不太直溜,就被打回來重搞,這不耽誤事嗎。

原來于二郎還有強迫症啊,直線就得是直線,歪一下都不帶給你過的。你說這不就做的慢了嗎。得虧他老子娘不曉得,不然定要罵他水磨工夫,沒用!

忙忙活活的,總算在後半夜忙活完了。大家夥也算有個地方歇息了,一個個漢子打鼾的聲音此起彼伏,真是充實又勞累啊。

朱裡正回絕了,說他就愛在冷天裡出來走走。大家夥覺得這人怕不是有點毛病,你說這老頭年紀也不小了,還挺能折騰。瞅瞅,他後面那個小兒子都凍得打哆嗦了,俺們就說嘛沒事裝啥有錢人,那絲綢啊它不保暖嘞。

大家夥也老熱情了,七嘴八舌的回答。有的說吃的糊糊,有的說吃的菜餅子·····

朱裡正和朱二郎傻眼,不是,我們不是來下馬威的嗎?誰要聽你們早上吃啥啊!

還是于阿爺腦子最好使,他高聲說,“哎,長生啊,昨天那個跑了的小年輕和一個老的來找你。”

朱裡正和朱二郎:我們是聽不見還是不要面子啊?能不能講這種事的時候小點聲!

于長生把梳子給了李桂君,對着閨女說改天再給她編小辮,皺着眉頭走過來。

朱裡正心想:這人看不出什麼表情,一身裝肉,看來是個不動神色,老謀深化的人,也對,隻有這樣的人物才敢帶着200多人逃荒,還把二郎吓得跑回了家。

朱裡正漏出一個和藹的笑容,客氣的說,“這位壯士想必就是于長生吧。昨晚之事我已知曉,實在是·······”

朱裡正的話還沒說完就被朱二郎大力的拉扯給治住了,他不悅的想扶掉朱二郎的手結果沒用。朱裡正隻好抱歉的對着二黑一笑,回頭想訓斥他小兒子。

結果剛轉身,朱二郎就着急的小聲和他說,“爹,這個不是于長生,于長生在那兒呢。”

朱裡正順着看去,那就有一個漢子,看着是個頭不矮但聽弱不禁風的書生樣啊。你瞅,他正給他媳婦在梳頭發,完了又在他媳婦的指導下給一個小姑娘梳。這,這,這成何體統,子不子父不父的!于長生能是個這樣的人?

第二日一大早,于長生就醒了,畢竟這些人打鼾聲音太響啦,他根本沒睡好,把手插頭發裡抓了兩下就出門了。

一出門就瞅見他閨女竟然也起個大早,于長生從空間拿出牙刷牙膏,倆人一塊洗漱。

“呼噜噜,呸。”于長生刷完牙,把牙具遞給于襄菱叫她放進空間,然後問,“你也沒睡好啊?”

于襄菱點點頭,吐槽道,“這炕比地上都赢,我看還不如逃荒時候過得好嘞。”

于長生也歎氣,唉,是啊。你說說這都啥事啊,明明前面都搭上小将軍的線了,咋最後就混到大梨村來了呢?得虧先前走岔了路到了一片林子掙了點野貨,攢了點家底,不然現在他們連飯都吃上了,覺都沒地睡了。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