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下馬威(1 / 1)

加入書簽

大家夥覺得在理,亂嚷嚷的思緒一下就明朗起來了。就是,管你這個朱裡正想幹啥,俺們過好自己的日子就行。

你要打擾俺們過好日子,哼哼,俺們就要讓你好看。曉得不,長生哥帶我們打過土匪和難民,你能比土匪還厲害咯?

于長生見大家思緒都理清了,腦子轉過彎了,滿意的一點頭。接着說,“現在這屋子裡的炕都塌了,咱先給那些還能将就用的修一修,沒窗戶的咱給他糊上,沒門的咱就去後山砍樹先擋上。先收拾好讓咱老子娘和娃兒今晚先睡上個好覺。”

于長生安排完這一頓,喘口氣拍拍手說,“來來來,都動起來了啊。”

大家夥呼啦啦的站起來,按照以前的分隊,三五成群的幹活去了。林鐵柱帶着人上山砍樹,于長生的二哥拿出他的鋸子默不作聲的活動活動準備等會造門大幹一場,劉老太和幾個老姐妹手拉手去給屋子窗戶糊上。

聽着這震耳欲聾的嘲笑聲,朱二郎氣惱的一甩袖子狠狠的撂下一句,“你們被分到後山那片房屋了。”說完就略帶狼狽的帶着兩個下人回去了。

于長生眨眨眼不解,就這?這古代人的花招好像不太行的樣子诶,這樣的我于長生自己就能一個打十個!

于長生得意的帶着大家進了村,一直走到最後頭山腳下,和村子明顯離得很遠一排破破爛爛的土屋,于長生傻眼了。

大家忙上前進屋查看,好家夥,這炕都塌了,窗戶漏風,門也沒有,一低頭,還有一個老鼠“吱吱”和他們打招呼。

大家夥點起篝火,面色沉沉的圍坐在一起。确定朱裡正不是特意搞得這批房子嗎?這七八座房子比他們逃荒路上路過的那個無人村莊的還要破啊,你就細了想他們還能有好嗎?

原來是村頭這邊動靜鬧的太大,朱裡正有心想給他們一個下馬威。但他要面子啊,怕鬧得面上不好看,所以自己沒出面,派了他的小兒子去看看。

朱二郎為了擺架勢,把他家唯一的下人和馬夫都帶上了,三人打着火把一到村頭就看到了于長生這夥人200多口子。

給朱二郎差點吓得不敢往前走了,這爹也沒說來落戶的難民是200多人啊。這敵我懸殊啊,我哪還敢嚣張?

朱二郎是個識時務的人,但也不敢違抗朱裡正的命令。隻好擺足了架勢,鼻孔朝天的“哼”了一聲,逾期不好的問,“你們就是新來的落戶的難民?大晚上的吵吵什麼,還讓不讓人睡覺了?”

于長生拿眼瞅他,小夥子你語氣挺沖啊,但是你這腿不抖的話,那這壞人就扮演的很到位了。

于長生和錢富貴等人面面相觑,沒人嗎?

錢富貴不樂意了,真沒人還是假沒人啊,不會是不給我長生哥面子吧?他陰陽怪氣的喊,“長生哥,這家沒人咋正好借住一下得了。反正也沒人理咱,這裡正咱明天再找就是。”

錢富貴說完就開始“哐哐”的開始做砸門,一幅打定主意要睡這兒的模樣。于長生抽檢富貴向他擠咕眼,曉得他這是做樣子呢,就沒有阻止他。

可屋裡的人可不曉得啊,他們還以為這群人就是虎呢,吓得那漢子連忙說,“别砸了,屋裡有人。”

于長生高聲問,“那這村的裡正是哪家啊?”

大家夥越幹越有勁,越幹越高興。感覺找到當時逃荒的時候那種感覺了,叫啥來着?哎,對對對,是“團結”!來吧,給它整起來。

不一會的功夫,已經修好了兩個炕,把小崽子們趕進去睡覺。快讓這群娃娃睡吧,俺的個娘來,啥忙幫不上,還來跟爹娘屁股後面,真害怕一個看沒看住腳踩他們身上。

另一個修好的屋子安排給了老太太們,但是這群老太太可沒小崽子們好對付。一個個說自己還能幹,滿屋子跑着糊窗戶。

劉老太還伸頭出去喊,“老二,你那門做好的了嗎?這個屋還沒門啊!”

于銀升悶頭拉鋸子,聽見老子娘叫他,急的一腦門喊就憋出一個,“還沒。”

下西村原來最混不吝的田有發吐了口濃痰,罵罵咧咧的說,“這個姓朱的是想弄死咱啊,咱也不能讓他好過!”

于阿爺沉着臉用力的柱了一下拐杖喊到,“田有發!别給我來你那套地痞流氓的架勢。這事怎麼着聽你長生哥的。”

于阿爺說完,就想京劇變臉一樣,怒容變為了小可憐樣,眼巴巴的看長生。

于長生并不覺得有啥殊榮,這覺得腦仁疼。得,還得靠他。

于長生拍拍手,示意大家看他,“大家也别氣餒,這個朱裡正的事咱以後再說。咱今天晚上先把睡覺的事給解決了,咱總得有個地躺着睡覺吧。”

錢富貴管他啥玩意,直接問,“你誰啊?管的着嗎?”

朱二郎斜眼一瞅他家小人,那小厮立馬上前一步,指着錢富貴的鼻子就大罵,“你這人真不識禮數,我家公子可是朱裡正的親兒子!還不快快給我家公子道歉!”

于長生後頭的于襄菱小聲發問,“這村長他兒都能當公子哥啦?那我豈不能當當大小姐?”

于襄菱自以為聲音很小,但忘了周邊卻安靜得很,大家夥都聽清楚啦。雖然不曉得村長是個啥官,但大抵就是在說朱裡正了。幾個漢子使勁憋着笑,臉都在火把的照耀下格外紅通通的。

這邊憋着沒反應,對面三人中那上年紀的馬夫卻搞了個背刺,笑出了聲,朱二郎狠狠的扭頭瞪他家馬夫。那老漢趕緊捂住嘴搖頭,用手指指對面。原來馬夫的小聲引的于長生這夥人破了功,你們自己人都笑了,俺們再笑可不能說不識禮數了吧。

那漢子就不吱聲了,他一不說話,錢富貴就砸門,還大聲嚷今晚就要在這住,誰也攔不住他!

那漢子沒辦法隻好說,“我們不能說,你就别問了。”

錢富貴停手,和他長生哥一對眼,曉得這村的裡正啊不是個好說話的人。大晚上的,還要給他們整個下馬威呢。

幾人也不為難村頭這戶人家了,他們也是聽命于裡正,惡人另有其人,他們也隻能算是幫兇罷了。

幾人剛退回去,打算商量一下怎麼辦,村子裡就有幾人打着火把出來了。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