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19個牌牌(1 / 1)

加入書簽

哼,糖人是沒有的,我劉翠花想來說話不算話!還是讓李家小子跟着長生吧,跟着我住久了,我這麼善良可不就是不舍的對付他了。

在于長生不知道的情況下,他眼裡的隻曉得吃吃喝喝的,小廢物兒子給他解決了分開住的這個大難題。所以這邊于長生被劉老太告知她同意分開住的時候,還以為他娘深明大義,自己想通了。感動的不行,當場就誇口說要給他娘蓋大房子,讓她威風一把。

劉老太聽了笑的合不攏嘴,于長生心裡也美滋滋。嗯,竟然打出了皆大歡喜的結局呢。

古代的城池再大這會子也要走到頭了,這不現在就到了涼州城的衙門口。李保正上前和一個小吏交代了兩三句話,就把于長生這夥人移交給了衙門的人。

李保正抱拳向于長生告辭,于長生也趕快還禮。人家雖然官不大,但是也沒難為你是吧。于長生還挺感激李保正的。畢竟閻王好說話,小鬼最難纏啊。不知不覺中,于長生就又立了個Flag,唉,希望這次可别倒。

劉老太想到傷心處,就擡頭找胖丫,想和她抱一塊哭會,她的壞三兒不讓咱倆在一塊了!他就是看不得咱倆好,嫉妒,想拆散咱倆!

結果打眼一瞅,好麼,這孩子正和李家小子一塊湊在人家賣糖人的攤子上嘻嘻哈哈呢。姐弟倆看地看心了,胖丫還從兜裡摸出幾個銅闆要買呢。劉老太看得清清楚楚,就是她家胖丫在搶着付錢!

劉老太頓時也不傷感了,淚也不流了,她跑上前奪過那五個銅闆,惡狠狠地瞪了一眼于庭堔,覺得這小子年紀小小就知道引的她孫女給他花錢,以後還得了?不行,說啥也不能叫他倆呆一塊了。

長生說的對,要分開住!我劉翠花為了小孫女的未來也不是不能犧牲一下,就讓胖丫跟着長生住,這下子跟着我好了。

劉老太暗地裡打定主意,手上卻把沒收的銅闆塞了自己褲腰帶裡。

李保正熱情的帶着衆人進了城,給他們沿路介紹北涼城。

“你們看,這就是涼州城最大的酒樓,醉香樓。據說北涼王世子最愛吃裡頭的飯菜呢。”

大家夥看着這個五層的獨立酒樓,驚訝的了不得。哎呀媽,可長見識了,城裡的酒樓都這個高啊,太洋氣了。就是它都不怕倒了嗎?大家夥跟看西洋景兒似的,看得可興奮了,這涼州城好繁華啊!

與衆人看熱鬧興奮地不得了的不一樣的是劉老太,她正在跟她三兒鬧脾氣呢。

“不是,你啥意思?我還活着呢,你就想分家啊?”

這下好了,原本就在排隊的下西村人都呼啦啦跑過來,搶着說,俺們就是一家人,就是人口多了點。

錢老太挽着劉翠花的胳膊親熱的說,“這是我小姨媽呢,我們處的可好啦。”

田老太笑眯眯的說,“俺們倆家是親家,一直住在一塊。”

·······

看着被一群老姐妹圍住的劉老太,樸鳳蓮沒擠上去,委屈的都要哭了。俺家才是才是長生的正經親戚啊,俺老伴可是他親大伯啊!氣死我了,能不能讓我這個真的上前面去啊,你們這些假的倒是給我讓點地方啊!

但是要說最感激的,下西村的人保準大聲告訴你:俺們都感謝小将軍呢!

小将軍不僅救了他們,讓他們免于反抗官兵的罪,還暗地裡幫他們落戶,讓他們來了繁華的涼州城。哎喲,真是除了俺們長生以外,頂頂好的人啦。嘿嘿。

“胖丫啊,你想吃糖人,奶給你做。咱不花錢買哈。”劉老太和藹的哄騙到。

于襄菱不敢置信的瞅着她奶不要臉的動作,下意思點頭。于庭堔急的拉拉他姐的衣角,不是他要吃嗎?怎麼奶沒收了姐的銅闆,還要給姐做糖人吃,那他呢?

劉老太低頭看看這個小不點,擠出一個笑容說,“也給你吃,咱就不買了吧。”

于庭堔傻乎乎的相信了劉老太的話,軟乎乎的說,“好。那我不要了。”

咱就是說嘛,長得好可太占優勢了。連硬心腸的劉老太都差點被迷惑了,覺得自己是不是對這小孩太狠了。劉老太硬起心腸,揣好錢扭頭就走,絕不多看這軟團子一眼。

于長生費勁解釋,“不是,咋更是分家呢?就跟以前一樣我們一家四口住城裡,你們住村裡,不住一塊罷了。哪有你說的那麼嚴重啊。”

于長生說完,也不見劉老太回音,仔細一看老太太情緒上頭,傷心的在低頭抹眼淚呢。于長生心裡也不好受,你說這都是啥事啊!

但是還是要分開住,要不然他們空間不就沒法用了。老太太可精明了,這一路上騙得就不太容易,還是分開住吧,大不了我以後超級加倍對她好還不行。

劉老太知道她三兒本事大,想自己過自己的日子,但是也不會不管她的。她曉得她三兒心善呢,以前那麼分開住,她不也沒說啥嗎。

這會子這麼難過,還不是因為在逃荒路上和她小孫女處出感情來了。她舍不得胖丫啊,嗚嗚嗚,沒了奶胖丫肯定吃不好睡不好,這不糟蹋孩子嗎!奶的胖丫啊!

劉老太也和藹的說,“是啊,是啊。官老爺你看,俺們真的都是一家人,你瞅我們幾個老家夥長得多像啊!”

幾個老姐妹都笑的臉像張老橘子皮,吓得劉戶籍倒退好幾步,覺得今晚大概吃不下飯了。

眼看再不制止,這夥人就要在城門口來一段認親相聲了。吓得劉戶籍連忙跟于長生說,“給你筐,有幾家拿幾家,到時候戶口就按這個牌子來上。”

于長生一瞅劉戶籍轉過身不看這邊,他“诶”了一聲,數出18個牌子,頓了下又多拿了一塊。在于長生的招呼下,大家曉得還能繼續一塊,都高高興興的進了城跟着那個李保正走人啦。

劉戶籍探頭一看,果然筐裡隻剩下兩三塊“特”等的牌子了。唉,希望他揣摩的是對的吧。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