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當你拉屎時(1 / 1)

加入書簽

于襄菱感動的那叫一個眼淚汪汪啊,她一邊得快的往車上爬,一邊說,“奶,你真是個好人!”

劉老太已經不是以前那個劉老太了,這點糖衣炮彈已經打動不了她堅硬的内心了。

她心想,快拉到吧,要不是我三兒不同意把錢放我這,說放你那安全,我能叫你上車上去嗎?我那是害怕你個冒冒失失的大馬哈,給我把銀子掉了!你快給我上去吧,哪來的那麼多話!

不過,在下面腿着的劉老太嘴邊還是漏出一抹笑容,感覺日子真是越來越有盼頭了。

削樹枝的錢富貴朝他咧嘴一笑,露出一口大白牙。王虎吓得後退一步,就被于長生扶住了,一看對方還擔憂的看着他,問他老弟你咋了?

我咋了?我快被吓死了!

不過,幸好,這王虎啊是個城裡人,有個生意做的很大的遠房親戚。所以吧,他手裡有點閑錢。這不,今日他原本就是想來下面村子裡收點野貨的,不過運氣不好碰到于長生一夥人罷了。

也不能說運氣不好把,一斤70文,王虎在心裡算了算,價格還算合适。涼州城可以說是北涼的政治中心,那也是經濟中心嘛。平時物價就要比别的大城池要高那麼一兩成,所以于長生還真沒想坑這個新認的小老弟。

這不,性命和錢财之間,王虎選擇了性命,咬咬牙就全要了。說不定這就是他的機遇,這些貨要是能及時全脫手,他怎麼着也能賺個四十兩,不虧!

王虎心想,說的跟你很有似的,瞅你這個趁我拉屎都要來談生意的架勢就不想什麼大戶。王虎黑黝黝的手握住于長生的手,哥倆好的說,“那當然是兄弟你有多少,我收到少啦。價錢不是問題,我肯定不會坑你的!”

兩人各懷鬼胎的到了落腳的地。于庭堔站在斜放的推車上依着他姐墊腳瞧他爹。

“哎,來了來了。他倆過來了!”

于襄菱雙手放在眼眶周圍,扒拉開眼皮子瞅,“哎喲,他倆看着還挺好啊,難道這就是臭味相投?不對,是屎味相投,哈哈哈哈嗝·······”

于庭堔瞧見他爹瞪了他一眼,立馬乖乖的從車上下來,鑽到人群中不見了。

正當王虎咬着腮幫子,想再鼓鼓勁,給它一下子解決了的時候,頭頂突然傳來一個聲音。

“嗨,新鮮摘得松子和栗子,要不要了解一下。”

王虎那口勁被打斷了,正好拉到一半,一截屎正吊在屁股上。一臉蒙圈的擡頭,就看見于長生笑嘻嘻的臉遮着太陽。王虎憋紅了臉,哪有人在别人拉屎的時候來做生意啊!

現在咋辦啊,他還沒拉完,當着這個陌生人的面再使使勁拉完?快拉到吧,俺雖然是個粗人,但是也要面子啊!如果王虎知道有個詞叫“社死”的話,那他可能會覺得這個詞相當能表達他的情緒。

熱情的于長生這才發現事情好像有點不對,這人咋蹲着啊。難道蹲着好做生意?隐隐約約的好像還有一股臭味,于長生嗅了嗅,伸長脖子一看。好嘛,這仁兄在上大号啊,這臭味就是從他這散發出來的。

于阿爺和于長生等人收下王虎含淚從懷裡摸出的75兩600文,高興地朝他擺手。一個喊他有空再一塊做生意,一個喊他等他們落戶了就去找他要他們的麻袋,每個下西村的老爺們好像都有話要跟王虎說一樣,可熱情了。

王虎走遠了,大家夥才散了。心想:你别說,長生這朋友真能處,有錢他是真的給啊!

這不因着這一出錢貨兩交易的事,下午的他們都活力滿滿的,走開了那叫一個快啊。

于襄菱苦着臉,奮力邁開自己的小腿跑着才能跟上隊伍。這走的也太快了吧!奶,我不行了,我不應該嫌上午熱在車廂裡睡懶覺。你看看不能不能再給我一次機會,換我進車裡休息休息吧。

劉老太好像真聽見了于襄菱的心聲,她下了車,從後面一拍于襄菱。小聲說,“你快去車上吧,換奶在下面腿着。”

于長生心想,你這個臭小子,等我忙完再找你算賬。面上卻是和善的很,拉着王虎的手不放,“你看,這十幾袋子都是我們摘得栗子和松子。”

王虎愣愣的看着這二百多口人的陣仗,十幾個身強力壯的漢子在他周圍咧嘴笑,再看看眼前的将近二十個打麻袋。咽了咽口水,想說自己是收不了這麼多的話被咽下去。總覺得要是說了,眼前這個剛認得好兄弟于長生就要一揮手放人打死他。

王虎嗓子幹巴巴的,尴尬的笑着說,“哥,這,你這咋賣的?”

于長生和藹的拍拍他的手說,“王老弟,你放心,咱都是實在人。老兄我肯定不會坑你。一斤70文,不過這麻袋還要換給我們。”

王虎總覺得這話有點耳熟,麻蛋,這不我剛才忽悠你的話嗎?但是他哪敢開口反駁啊,旁邊那個愛甩頭發的漢子正在削尖樹枝。哎,咱有話好好說啊,你做什麼武器啊,你快放下,放下!

果然,一米二的視野,你永遠不會失望。于長生背着身子走遠點等這位仁兄上大号,心裡暗暗罵道:這兒子就是不行啊,也不曉得是他沒看出來,還是忘了提醒他。反正看樣子這兒啊,這輩子也要白瞎!

這邊王虎看于長生走遠了,才松口氣,立馬開始運氣。“呼”,王虎吐出一口混氣,系好褲腰帶,覺得自己又可以了。

倆人都選擇性忘記剛才的畫面,覺得有必要重新認識一下。不過,咱能先離開這片草叢嗎?真的有億點點臭!

于長生帶着王虎回了他們下西村暫時落腳的地方,順便給他介紹了一下他們的松子和栗子。王虎接過這兩樣,仔細上手捏了捏,剝開嗅了嗅,又咬了一口,點頭說,“是好東西。這玩意不愁賣,我肯定要多收點啊。”

于長生眼睛一亮,覺得這個屎味沒白聞。笑呵呵的說,“王老弟,你看你能收多少啊?”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