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正經人誰吃蘑菇?(1 / 1)

加入書簽

現在屋裡隻有老于家四口人,于長生嘿嘿一笑先是表揚了一下姐弟倆今天都出力了,這事辦的挺不錯。接着就話口一轉,問,“那個,襄菱啊。你們今天一共賣了多少錢啊?”

于襄菱一伸手,伸出她雞爪似的五根手指頭,開始給她爹數。并且十分老實的把她昧下了高價賣出去那部分錢,七兩五百文。還有她今晚花出去的錢都老老實實交代了。

李桂君想聽故事一樣,覺得襄菱這一天過得也太刺激了,整的跟商戰似的。不過聽到她還去了青樓賣東西?氣的她給了于襄菱一個彈腦嘣,“你這孩子咋還這麼野啊,青樓是你個小姑娘能去的地方?以後這種事就應該叫庭堔去!”

于庭堔摸摸後腦勺舉手發言,“娘,可是我隻有五歲,更進不去啊。”

李桂君轉身又擰于庭堔的耳朵,罵道,“你幾歲也不許去!在古代你就能學那壞事情啦?死心吧你!”

于襄菱跑累了,站在炕上氣喘籲籲的耷拉着腦袋叉腰,“哎呀,别追我了。我把賣的竹荪錢給你還不行。”

劉老太手裡的破鞋一扔,緊呼着問,“多少啊,來來來,站炕上幹啥,咱坐下說嘛。”

于襄菱翻個白眼,她奶應該學京劇,瞅瞅這變臉的速度,讓人直呼好家夥!于襄菱從她的小包裡掏啊掏,掏出了一把銀子,白花花的晃人眼啊。

劉老太更是喜上眉梢,整個人可溫柔了。“胖丫呀,買了多少錢啊,你和奶說道說道呗。”

于襄菱也盤腿坐下,掰着指頭認真算,“竹荪一共六斤,一斤四兩銀子,諾,這是十六兩。”

劉老太沒聾,她隻是有點接受不能,反應過來立馬用右手拍着胸口哭着說,“天殺的,一兩啊?就這麼叫你們吃了?咱哪有這麼金貴,吃的比地主老爺還好?錢啊,我的錢啊!”

于襄菱縮縮身子,害怕她奶抽過去,小聲解釋說,“這就是你不讓我爬樹撿的“金燦燦”啊,這不當時我也不認得啊,還是吃完大廚告訴我的呢。”

罵罵咧咧的劉老太梗住,還能咋辦,樹是她不讓爬的,還得賴她身上呗。但是這雞油菌全是她小孫女撿的啊,都是她家的,合着隻有她家掉了錢?劉老太不甘心,轉身看向桌子,盤子裡啥也沒了,隻剩下湯底了。她一狠心,也不嫌棄這是大家吃剩下的湯底,端起來就喝。還不止喝這一盤,好幾個盤都被她清空了。

于襄菱扶額,奶啊,真沒必要,咱不用這麼寒酸。你要是想吃,我再給你買就是。但是于襄菱不敢上去勸瘋魔的劉老太,更不敢說其實中午晚上兩頓飯都是她出的錢。錢不夠了,她就昧下了高價賣給青樓那七兩五百文補上的。現在她也沒錢啦,手裡隻剩下五兩銀子啦!

這天晚上,孩子們最後還是沒有挨揍的。因為大人們回家一問,曉得是胖丫出的錢,那還打啥啊?就是吧,有點擔心,長生現在不會在打孩子吧?大家夥搖搖頭,不能不能,長生多疼胖丫啊,想窄了,想窄了。

于襄菱探頭和大家夥打招呼,收獲了叔叔伯伯們的表揚和滿滿的誇贊。不好意思的埋頭在自己爹娘身上,然後和于長生,李桂君好好抱了抱,說了會小話,就湊到了她的好搭檔劉老太旁邊。

于襄菱往旁邊一坐,胳膊肘一推她奶,笑嘻嘻的問,“奶,你吃蘑菇了沒?怎麼樣,好吃吧?”

劉老太吃的肚兒溜圓,摸着肚子攤在椅子上斜眼瞅她。今天咋個回事,你們一家人是和蘑菇過不去了是吧?

“切,正經人誰放着肉不吃,吃蘑菇啊?”

于襄菱嘴巴驚得長大,愣了好久才着急的問,“不是吧?奶,你一點蘑菇都沒撈着吃?”

于庭堔捂着耳朵,委屈極了,俺也沒說要去啊,不是你叫我替姐去的嗎,咋這麼不講理啊!

劉老太先是喜滋滋的接過銀子好生放好,才覺得不對,“奶數術不好也曉得這是賣了32兩啊,你咋隻給我16兩?”

于襄菱眨眨眼不解的問,“不是咱倆一人一半嗎?難道奶你不想給我?我可是出力的诶,你不能貪我的錢。”

劉老太一下子就羞紅了臉,于長生和李桂君兩口子和于庭堔也瞅她。哎呀,胖丫,奶雖然是這麼想的,但是你得給奶留點面子啊,咋還直接說出來了?咱倆還是不是天下第一好了?

劉老太幹笑,“呵呵,這孩子。呵呵,那個,我有點悶,我出去轉轉哈。”說完就飛快的下了炕,“嗖”一下就沒了人影。

于長生心想,嘿,這老太太腿腳可真不錯哈!

于長生當然不會打他寶貝閨女啦,但是他今晚還是操心的不行。劉老太手裡拿着布鞋,厲聲問,“今天的飯錢都是咱家出的?”

于襄菱上蹿下跳,躲在她爹後頭嗆聲到,“不是咱家,是我的,我的。我賣東西掙得!”

劉老太被氣個倒仰,“你的不還是咱家的,你個敗家玩意。你有本事花錢,你别跑啊!”

于襄菱“略略略”吐舌頭,她就是不聽。于長生忙活着一邊攔他老子娘,護着他閨女,一邊還勸着,“孩子自己的錢,咱管不着啊。有啥好生氣的,快停了散夥睡覺吧。”

劉老太才不聽于長生的歪理,這個三兒在縣城也不知道和哪個狐朋狗友學的,整天就是滿嘴胡咧咧,堅決不能聽他的!

“你奶多精明的的人啊,那蘑菇放那我都沒稀得吃!”劉老太得意洋洋的拍拍肚子說道。

于襄菱一拍大腿,苦着臉說,“奶啊,你虧大發了。那可是我在樹上找的雞油菌啊,一兩雞油菌能賣一兩銀子呢!比肉還好吃啊!”

劉老太蹭的站起來,白着臉哆嗦着問,“多,多少啊?”

正好這時也醒了跑來大堂的金寶大聲搶答,“一兩啊,奶,我都聽着了。你耳朵不好使啦?咋還聽不清呢?”

金寶他娘秦氏一把捂住她兒的嘴,不讓他說話。我的好兒子啊,你可别說啦,沒瞅着你奶要發飙啊。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