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申請加入誇誇群聊!(1 / 1)

加入書簽

于長生開始講育兒經就沒個停,就算是小迷弟對于長生有着天然濾鏡的錢富貴也不行。天啊,長生哥咱這麼能說,不是你誇一句,我誇一句嗎。咱你說個沒停啊,我要受不了啦,拆夥!俺也要跟你拆夥!對不起了,長生哥,你實在是太能說了。

錢富貴把胳膊一撂,于長生被撂的身子一歪,心想幹啥呢,你激動啥啊,我這還沒講到我給我閨女做榜樣,感動全家人那塊呢。錢富貴心裡和他長生哥說着對不起,嘴上卻含糊其辭的說,“我我,我還有點事,就先走了啊。”

“哎,你啥事啊?我和你一起呗,我給你講着不耽誤你事的。”于長生伸手挽留。

錢富貴卻抱頭拼命搖頭,不要不要,長生哥你别過來了。

這小子事還挺急哈,看他夾着腿的樣,大概是想上大号吧。那就先算了吧,是有點臭哈,于長生可惜的想:隻能下次繼續了。

李桂君:是啊,我家襄菱從小就可聰明了,打小就是學堂裡第一名,從來沒考過第二呢。

劉老太:哎喲,我就說吧。要不是這逃荒,咱家要出個大才女的。

李桂君尴尬一笑,才女可能不行,稀奇古怪的東西準沒問題,可是她能拆她老閨女的台嗎?那必須是不能啊,李桂君笑呵呵的說,“也沒那麼厲害啦,也就是把咱家最聰明的娃擺了。”

劉老太不樂意了,那能是最聰明的娃呢,“李氏,你這話我就不樂意聽了啊。胖丫明明是咱家最聰明的,不對,是咱村最聰明的!”

劉老太一錘定音,誰也不能說她家胖丫不好。二黑點點頭,覺得劉老太說得對。小小姐可不就是老聰明了,啥都會,肯定是随了李老爺。他就曉得李家的主子肯定都行!

由于于襄菱的過分能幹和超級出色的領導力,上午就把所有的東西都賣出去了。就連她和劉老太的竹荪也都賣出個好價錢,足足賣了有三十二兩呢!嘻嘻,不愧是我!

所以孩子們下午都吃飽了躺在屋子裡呼呼大睡,一覺直到天黑,可是醒來也沒瞅着自家的爹娘回來啊。難不成大人也會迷路嗎?小家夥們都困的迷糊糊的,算了,要不然再睡會吧。

這頭,于長生等人去那片林子找野貨可不就是迷路了嘛。一開始是找不到路,想鬼打牆一樣,明明昨天大家夥都剛來過知道路的呀。可是不管誰來領路,大家都老是走到岔道上,就連他們最相信的長生都沒有帶他們走上正途。唉,連長生都不行诶,這讓大家夥心裡毛毛的。

最後還是二黑帶大家找到了小樹林。于長生呼出呼哧的跟上二黑,喘着粗氣還是非要問,“二黑啊,你不會是知道路怎麼走的吧?”

二黑聞言不好意思的憨憨笑了,心想老爺真聰明嘿,這都被他發現了。于長生看他傻笑的樣,還能不知道是咋回事?哎呀,給他氣壞了,你說你早知道咋不說啊,大家夥也不至于走了這麼多冤枉路啊!最重要的是大家夥就不會知道其實他也是個路癡啊,唉,丢面啦!

在二黑正确的帶領下,大家很快就進了小樹林,不過很快不順利的事情發生了。

先是在隊伍後面的錢富貴被老樹根絆了一下,身子一歪差點被旁邊一跟伸出來的樹枝子插到眼睛。然後是于阿爺平地裡腳滑了三遍,幸好都被他兒子扶住了,這才沒事。接着于大伯也出了意外,哐當一下掉到了個大坑裡,吓得他連連喊長生侄子揪他。

大家夥隻好先停下,把倒黴的于大伯從不淺的坑裡救出來。

“一二,一二。使勁!”幾個漢子喊着号子使勁拉于大伯。

在後頭偷聽的于長生也可自豪了,甚至想申請加入誇誇群聊,覺得他們誇得有點謙虛啦。哎,等等,不對。不是在偷偷誇我嗎?怎麼成了襄菱的誇誇大會了?

和于長生搭着膀子走路的錢富貴聽的津津有味,覺得他們說的好對啊。誇胖丫不就是誇他長生哥嘛,他也就要誇!

錢富貴裝模裝樣的說,“長生哥啊,你都是咋培養的胖丫啊?瞅瞅,多好的孩子啊!我們這些當爹的都可羨慕啦!”

于長生眼睛一亮,你要是問我這個,那我可就有話說了。我這個當爹的,在閨女成長的路上可是有大貢獻呢!

“哪裡哪裡,你家小子也不錯嘛。不過,襄菱的确是我,那個,我和你嫂子花了大力氣培養的呢。從小啊,我就教她,做人一定要腳踏實地,要講誠信,小偷小摸咱不能幹,抗蒙拐騙更是不能做。我這個當爹的更是以身作則,凡事都要做到這三要三不要。一要講誠信,二要講信義,三要······”

李桂君一撇眼睛紅紅,本事不咋的還好面子的于長生。一把挎住他說,“行啦,至于嗎。人家二黑隻是不善言辭,又不是故意的,看你這個上頭勁。”

老于家最疼于長生的劉老太也撇撇嘴,對着二黑豎大拇指,“三兒,你不知道路去後邊跟着就是,别耽誤了二黑給咱領路。這萬一耽誤了掙銀子,我可是要揍你的。”

于長生被家裡兩個最有地位的女人堵得沒話說,灰溜溜的去了後頭找他的小迷弟富貴。哼,他走還不行,自有留爺處。錢富貴倒是十分熱情的歡迎他長生哥,一點也不嫌棄于長生今天犯錯誤又給大家帶錯了路。錢富貴熱情的搭着于長生的肩膀,哥倆好的一起趕路。而于長生則身在曹營,心在漢啊,眼巴巴看他媳婦,結果他媳婦連個眼神都沒給他,還跟劉老太挎着胳膊聊天呢。

嘿,這倆人能聊啥呢?于長生覺得肯定實在聊他呢,不然她倆哪來的共同話題是吧。哎呀,你說你誇人當面誇嘛,偷偷誇算啥?于長生在後頭聽不着,又心裡癢癢,幹脆架着錢富貴快步走湊上去偷聽。

要說這婆媳倆啊,還真沒親熱過,好好聊天啦。剛又把于長生給刺啦走,現在肯定不是在誇他啊。你且一聽吧。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