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我們倆有小秘密(1 / 1)

加入書簽

于襄菱其實也沒做啥,不過稍微運用了一下後世的虛假廣告和話術,在個酒樓客棧賣的飛起。仿佛你不賣就要虧了!

于襄菱忽悠的說,“李掌櫃啊,不事看您面善才特來報信。附近的幾家酒樓都買了我們的菌菇,打算要來個全菇宴好好打一下名聲,現在就您家沒有買,也不曉得這個消息。您不是要落後别人了嗎,我這就還有十斤啦,您要是不信不想買,我也不強求。畢竟雲來客棧的劉掌櫃還想着包圓呢!”

這酒樓的李掌櫃聽了大駭,又怕這女娃騙他,但是小二的确說附近的幾家對頭都買了,還有的都飄出了蘑菇味。李掌櫃不敢拒絕,問,“這十斤我要了,多少錢?”

于襄菱笑眯眯的說,“不貴不貴,二十五文一斤。”

李掌櫃皺眉不悅的說,“平時菌菇都是十三文一斤,你這都翻倍了,還說不貴?可沒這麼做生意的!”

于襄菱先帶着兩個男娃子去賣蘑菇,先從内部打入,她笑眯眯的找上劉掌櫃。

“劉伯伯,新鮮的蘑菇你們客棧要嗎?可是昨天晚上剛采的哦,可水靈啦。”

劉掌櫃摸摸小胡子說,“讓我看看來,好的話,我給你全要了。”

金寶一看他胖丫姐的手勢,立馬打開袋子遞給李掌櫃看,劉掌櫃扒拉了兩下,确認都是新鮮的菌菇。點頭說,“十五文一斤,怎麼樣?合适的話我就都要了。”

于襄菱哎呀了一聲,“咋都都叫劉伯伯你買了呢,這不是坑你麼,就賣給你半袋子吧,十五文很合适啦。”

于襄菱派于庭堔清點了一下大家夥一共采摘了多少,都采摘了什麼?于庭堔颠颠的跑回來,右手像摸象樣的敬個禮,小臉嚴肅的說,“報告姐,一共有新鮮蘑菇兩麻袋,毛栗子十三麻袋,松子十五麻袋。”

于襄菱滿意的點點頭,吩咐說,“好了,現在我和金寶,庭堔去把最不值錢的蘑菇賣掉。我等會兒借一下雲來客棧的廚房,大丫二姐你和幾個姐姐一起把毛栗子和松子都炒出兩三盤來,放糖和油什錦炒。能不能賣出去就看你們炒的香不香!剩下的幾個都跟着你們大丫姐,幫忙剝松子殼,剝栗子皮。我回來就帶着大家一起去賣!”

年紀小的幾個都紛紛喊好,丫丫都激動地跺腳腳,喊着要好好幹活,吃肉肉。大丫一開始還猶豫覺得辦不好炒栗子和松子的事,但被大家夥一帶又覺得沒什麼幹不了的。

于襄菱見狀十分滿意,又給大家鼓勁到,“有沒有信心做好?”

孩子們叽叽喳喳的喊,“有!有!”

于長生傻眼,不是富貴你咋了,咱倆咋會有小秘密?我隻跟我媳婦和閨女有小秘密的,你别誣陷我啊,于長生偷眼看李桂君發現她沒注意這邊,才小聲說,“你這麼大聲作甚呢?生怕别人聽不見啊?不是,我啥時候·······”

錢富貴很懂的捂住嘴,還給沒說完的長生哥也捂住,他得意一笑,反複在說:哥,瞧我聰明吧?這下沒人能聽見啦!

于長生簡直要氣死,這人咋就不能把話聽完嗎?你别捂我,我喘不上氣了!

這頭,于襄菱和孩伢子們被留在客棧,等到日上三竿于襄菱才艱難的爬起來。抱着被子懵懵的坐着,床另一邊是于阿爺家的丫丫。

四歲的丫丫吃着指頭,奶聲奶氣的說,“胖丫姐姐,你醒了哦?我去叫大丫姐姐,她給你熱飯呢。”

于襄菱收起袋子轉身就要走,回送一句,“今時不同往日啦,這就是今日的價格啦。那咱麼回見吧,李掌櫃。”

李掌櫃驚訝于小丫頭的聰慧,曉得自己是特意幫他們,又欣賞她的知進退,隻賣給自己一半。他也不再糾纏,點頭讓店小二拿錢,“半袋是二十五斤,一共375文,拿好喽。”

于襄菱笑嘻嘻的拿好錢往準備好的背包裡一放,帶着兩個座下童子繼續賣蘑菇去喽。

出了客棧門,于庭堔就好奇地問,“姐,你咋不都賣給那李掌櫃呢,省的我們還要找地方另賣,還不曉得賣不賣到這個價呢。”

于襄菱都懶得瞅她弟,“傻孩子,我那是看他昨日對咱們客氣,15文賣他。剩下這些可不是這個賣法啦。”

接下來于襄菱的操作的确閃瞎于庭堔的眼,并在他腦海中留下深刻印象,後來生意場上陰險狡詐的于少爺在這天大受震驚!

“想不想吃肉,吃幹飯,放開了肚皮吃?”

大家齊聲喊想,卻被金寶聲嘶力竭聲音壓過去,“想!金寶想的每天做夢都吃幹飯!胖丫姐,我不想做夢吃了,那樣吃不飽!”金寶越說越委屈,真是聞着流淚,見着悲傷啊。

于襄菱忍着笑說,“好,那大家都快動起來吧!隻要幹好了,胖丫姐請大家夥吃!”

金寶傻呵呵的跟在于襄菱屁股後面,決定今天就跟死了胖丫姐,絕對不能漏掉吃幹飯的機會!于襄菱無奈隻能帶着他行動,,把一袋蘑菇給他背上,自己背另一袋。順便讓于庭堔把他的草藥也帶上,咱一次都給它全解決了!

于庭堔小腿搖搖晃晃,激動地直打彎,背好了麻袋跟進了他姐。今天他一定要跟死了他姐,能不能暴富就指望這次啦!

于襄菱胡亂點點頭,等丫丫出去了才伸伸懶腰找到衣服穿上。

大丫和二丫兩個姐姐給于襄菱熱好飯,燒了熱水,于襄菱舒舒坦坦的吃了早飯。大丫姐才上前,支支吾吾的問,“胖丫,三叔說讓我們聽你的,把咱們昨天摘得野貨都賣了。可是咱們都是小孩子,怎麼會做生意呢?”

于襄菱吃飽了,豪放的一抹嘴說,“這有啥難?瞧我的吧!把還在客棧的小孩都給我叫過來,就說今天這活幹好了,胖丫姐請他們吃幹飯,吃肉,管飽!”

大丫姐想勸勸妹妹别把話說這麼滿,但看看胖丫揮斥方遒的樣子心生羨慕,也不再阻攔,和二丫倆人都去找小孩子們了。

一盞茶的時間,小崽子們就都湊到了于襄菱面前,排排蹲,聽胖丫姐給他們“畫大餅”,不是,是分派任務。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