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百兩白銀!(1 / 1)

加入書簽

金寶“哇哦哇哦”的亂叫着從于襄菱腿上蹦下來,加入了院子裡轉圈圈跑的小孩子們,興奮地胡亂拍手,還帶頭喊着,“胖丫姐最好了!”

于襄菱搖頭,心想這些小屁孩白米飯和小雞炖蘑菇就給征服了,要是給他們見識見識紅燒肉,烤鴨,溜肥腸·····不得給他們美上天了?不行不行,不能想了,于襄菱擦擦嘴角的口水,嘿嘿一笑。

不一會,廚房裡就傳來陣陣的雞香味,娃子們扒在廚房的木門上使勁的嗅,真香啊。

丫丫留着口水說,“我隻吃過雞蛋,大公雞是啥味啊?”

蒜苗子口水都吧嗒吧嗒流在地上了,“唔,嘶溜嘶溜······就是肉味呗,我以前做夢的時候吃過。”

于襄菱見對方一點也不像那些掌櫃的,還要跟她磨嘴皮子講價,覺得這些姑娘手裡是真的有。那她坑起來就放心啦,就當是坑的拿錢來青樓的公子哥,富商好啦,反正她沒有坑漂亮姐姐!

一會子的功夫,青樓大半的姑娘都聚集在一樓嘗松子和栗子,覺得不錯。白天裡她們沒事幹,無趣得很,正好有點小零嘴磨磨時光也好。

就這樣于襄菱輕松賣出去500斤,到手五十兩。于襄菱笑的眼都眯成一條縫,熱情的跟翠翠她們揮手,說着有空還再來串門。

于襄菱塞好銀子,溜溜達達的回了雲來客棧,小的們要都賣的差不多在廚房後堂蹲着排排坐呢。于襄菱把所有賣的錢都收了上來,掰着手指算起了賬。

蘑菇賣的客棧老闆是15文一斤,賣了25斤,得375文;在外面賣的是25文一斤,得1875文,蘑菇總計二兩二百五十文;栗子和松子賣了客棧老闆65文一斤,得十三兩;街上散賣賣了二百斤,一斤90文,得18兩;賣給酒樓是85文一斤,賣了500斤,得四十二兩零500文;她自己去青樓賣了五百斤,一斤一百文,得50兩。所以大家夥昨天采摘的野貨,總共賣了一百二十五兩七百五十文!大家現在有白銀百兩啦!天啊,發啦發啦!

于襄菱不好意思的摸頭一笑,嘴甜的說,“剛才離得遠沒看清,近了才曉得幾位姐姐都如此美貌,真是叫我看花了眼。”

幾個姑娘打扇捂臉嬌笑,說她這丫頭真會恭維人,說憑這張巧嘴,她們也要買些嘗嘗,瞧瞧是不是比她嘴還甜。

于襄菱笑笑不說話,其實吧,她還真不是胡說話。畢竟翠翠幾個長得真不錯,細腰柳姿,聲軟嗓甜,相貌也好。主要是原生态美人啊,瞅多了動刀子的明星網紅,一看到翠翠不就覺得唉呀媽呀,賊美啊。俗話說得好物以稀為貴嘛。

于襄菱甜甜的說,“我哪有說胡話,就算是,也是姐姐們把我迷得昏了頭。”

翠翠笑着點了一下她的頭說,“好了,快吧你的松子拿來吧,讓我們幾個姐妹嘗嘗,瞧瞧有你說的那個好嗎?”

壯志酬籌的于襄菱沒想到她計劃還沒來得及展開就夭折了,她敗在了連門都進不去!

“不是,小哥。我不是搗亂,是有生意要談。你攔我作甚啊!”

于襄菱再次被門口小厮無情的擋回來的時候,又重複的解釋道。于襄菱一瞅,果然那小厮一點反應也沒有,甚至眉毛一抽覺得她在說屁話。

于襄菱歎氣,叉腰站在青樓前面搖頭。樓上的翠翠姑娘看見這女娃覺得好玩,她倚着欄杆向下嬌聲問,“哎,你個小姑娘站在青樓門前作甚?難不成還想進來瞧瞧市面?”

說完,和另外幾個姑娘笑作一團,于襄菱擡頭才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無人的二樓竟然有幾個姑娘圍着。她眼睛一亮,天無絕人之路嘛,這不機會就來了。

她自己和老弟賣草藥得了四兩二十文,分給小老弟一兩二十文,她自己有三兩銀子。按照現代的購買力來說就是3000軟妹币,于襄菱想了想,那不是能放開吃一頓了!來吧,展示!

“掌櫃的,來上五隻小蘑菇炖雞。米飯管飽!”于襄菱豪邁的小腿往凳子上一蹬,大聲吆喝到。

在店小二長大嘴驚訝的眼神中,劉掌櫃笑眯眯的應道,“好嘞。給幾個孩子們炖上大公雞,好吃!”

孩子們“哇哦哇哦”的亂喊着,興奮地在院子裡亂跑。金寶“嗷”的一聲,一個躍跑抱住于襄菱的大腿大喊,“胖丫姐,我要吃兩碗!兩碗!”

于襄菱笑着摟住金寶說,“不行,怎麼能吃兩碗呢,吃飽!最起碼三碗起步,上不封頂!”

于襄菱掀開遮在竹籃上的布,遞給翠翠她們。姐妹幾個一嘗,覺得又甜又香,閑暇時當個零嘴好極了。翠翠看大家都喜歡就問,“你這怎麼賣的?”

于襄菱誠懇的說,“不貴不貴,一斤一百二十文,多買還便宜。”

翠翠眼睛一亮,“怎麼個便宜法子?”

“購滿一百斤,每斤一百文。”

翠翠覺得劃算,雖然一百二十文對她來說也不貴,這不貪小便宜是人之本性嗎。翠翠和幾個姐妹一讨論,說,“你等會,我去幫你問問其他姐妹要嗎?說好了,一百斤以上可是要每斤便宜二十文錢的”

于襄菱對着二樓的幾個姑娘打招呼,笑着說,“小姐姐們,中午好啊。我這有好吃無添加無污染,絕對綠色的炒松子和炒栗子要嘗嘗嗎?”

翠翠還沒進青樓以前,少時經常跟着哥哥進林子打松子,一下子被勾起了往事。竟然能有些饞了,她趴在欄杆上說,“你上來,我們姐妹幾個嘗着好就買你的。”

于襄菱苦笑着一指門口攔門的小厮,翠翠嬌笑,“我讓人帶你上來。門口那人無趣的很,你不要理他。”

果然,于襄菱被迎進了青樓,翠翠和幾個小姐妹也都到了一樓來見于襄菱。因着是白天,青樓還沒開始營業,一樓大廳竟沒有人,隻有幾個小丫鬟打着盹的擦桌椅。于襄菱隻覺得自己想劉姥姥進了大觀園,看什麼都覺得稀奇。嘿,這可是青樓诶,擱現代那可是紅燈區啊,她可沒機會見識,在古代見識一下也不虧嘛。

翠翠看她好奇的四處打量的眼神,也不惱反而覺得好笑,“诶,你的松子呢。怎麼進來就呆了。”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