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住宿(1 / 1)

加入書簽

錢富貴摸着頭心想長生哥已經厲害到會這麼厲害的仙家手段了嗎?這肯定是長生哥的秘密,我不能再問了。說不定長生哥隻把這事告訴我了,這是多麼信任我啊!富貴被自己腦補的感動極了,淚眼汪汪的看着他長生哥指天發誓的說,“長生哥,你放心,我肯定不告訴别人,這是咱倆的小秘密!”

于襄菱一家都洗漱過早早的睡了,别家的也趁着于襄菱講價的不要錢熱水好好洗漱了一下。深夜,下西村的人都快快樂樂的睡着了,兩件大通鋪的呼噜聲此消彼長。一邊是秀氣的小呼噜,另一邊是擂鼓般的呼呼聲。

半夜裡,劉老太的胳膊搭到了于襄菱肚子上,于襄菱一撅腚給她甩回去,順便把腳丫子踹在劉老太的肚子上。她拱了拱身子,找了好姿勢甜甜的睡去。劉老太被涼腳丫子凍得一個哆嗦,伸手去撥拉也沒弄走,還被于襄菱一胳膊掄過來架到脖子上。得了,幹脆這麼睡吧。呼呼,祖孫倆今晚都睡得可香啦!

今夜,沒睡着的是店小二和劉掌櫃,兩人百思不得其解,這夥人是咋和北涼軍的千戶長扯上關系的?雖然這夥人衣着破破爛爛的,看着都是老實農民,但是為首的那個後生可不像一般人啊,還有他家的小姑娘也機靈地不像話。唉,想不通。不過他們盡量不要得罪的比較好。

就是也不曉得這夥人啥時候不打呼噜啊,今晚他們咋睡覺啊!

一大早于長生起來呼噜噜漱漱口,刷刷牙,敲着店小二和劉掌櫃已經在大堂候着了。打了個招呼,誇贊到:“你們起的可真早啊,怪不得生日興隆呢。”

于襄菱像個小炮仗似的從裡面沖出來,站定在店小二前頭問,“我們自己燒,木頭自己帶,要多少錢啊?”

店小二憋紅了臉也沒想出來該多少錢,他就沒做過這樣的生意啊。還是劉掌櫃出來解圍,笑眯眯的和于襄菱說,“那就不要錢了,隻要你們最後把我的廚房打掃幹淨就好。”

于襄菱得意的朝着劉老太一翹嘴,“好嘞,謝謝伯伯!”

于襄菱眼睛好使得很,這不瞅着偷跑的劉老太了,“奶,你藏哪去?快去燒水啊,這可是不要錢的,你不去就是在賠啦!”

跑到一半的劉老太一想,對啊!不要錢的不用,那不是傻子嗎?我劉老太這麼精明的人可不能吃這個虧!劉老太喜滋滋的說來了來了,保準給你燒好水,又把她兩個兒子叫去砍柴,她好燒水賺便宜!

劉掌櫃和店小二面面相觑,最終還是店小二回到,“大通鋪每晚20文,兩間40文。”

于長生往身上一摸,想要掏銀子,啥也沒有,褲兜比臉還幹淨。他這才想起來,銀子都湊起來買水了,還剩下半吊錢在于阿爺那呢。

于長生尴尬的說,“兩位稍等,我去取錢。”

于長生匆匆轉身出門,和大家夥一湊頭就把住宿的事和大家說了。隻要40文就能全住下,雖然心疼,但是大家夥也知道這個價錢很便宜啦。于阿爺更是直接把那半吊錢全給了于長生,于長生推辭說隻給四十文就好。

于阿爺不樂意的說,“那不行,哪有大男人身上沒點錢傍身的。拿着,别叫别人看輕了你。要不,俺們都會心疼的!”

劉掌櫃笑容一僵點頭附和說是,店小二沒忍住暗地裡撇嘴,心想還不是因為你們這夥人後半夜的呼噜聲太大。好不容易他和掌櫃的适應了這個聲能睡着了,結果剛眯一會就有人投訴你們聲大,我們不得起來安撫别的客人嘛。昨晚大概隻有你們二百多人睡了個好覺!

于長生端着牙杯回屋,心想這店小二年紀輕輕的多好一個小夥,咋嘴巴老歪歪着。唉,好人一般都不會像他一樣長得風流倜傥啊。

接着幾家的大人們都起來了,吃了早飯收拾好就跟着長生一起去昨天的林子繼續去撿錢了!啊呸,不是,繼續撿松子和毛栗子啦。

路上,錢富貴問他長生哥,“長生哥,咱昨天摘的那些啥時候賣啊?就這麼放客棧裡沒事嗎,不會有人偷吧?”

于長生樂呵呵的回,“富貴啊,你就放心吧。等咱今天回來,保準你看到咱的野貨變成銀子!”于長生心想我有閨女呢,叫你們也見識見識我家襄菱的厲害,嘻嘻,我這個當爹的可自豪啦!

于庭堔同情的看着他奶,不是奶傻,是姐太聰明了。他被騙的時候和劉老太現在一樣一樣,都笑得可開心了。不過于庭堔偷偷一笑,他也能蹭他姐的熱水好好洗個澡啦!

于襄菱今晚可算美美的洗了個澡,洗完坐在門前用幹發帽包頭發,仰着頭看星星。蹭了個二過水的于庭堔也喜滋滋的挨着他姐偷偷地說,“姐,我今天采了七八斤草藥,趕明咱就給它賣了,要不品相要不好了。”

于襄菱小手一揮,說,“放心吧,我早就瞅了,這兒有家藥鋪還有醫館。明天你就瞧好吧,保證不讓你白幹一下午。”

于庭堔眼睛一亮,得到老姐的保證,他可就放心了。他姐雖然又懶又饞,但是言出必行啊!那豈不是說明天他就可以有自己的私房錢了?于庭堔心裡樂開了花,兩輩子啦,他可要在他爹前面成為老于家第一個有私房錢的男人了。真是想想就怪激動的!

于庭堔内心激動的不行,但見過大世面的他姐于襄菱則慢慢的在心裡算賬,處變不驚的。嗯,和庭堔草藥三七分賬是一個進項,和她奶的竹荪怎麼着也要五五分賬吧,再有她爹和她娘掙了銀子要給她零花錢吧。不錯,進項不少,手裡有錢心裡頭不慌。嘻嘻。

大家夥齊聲說,“對!快拿着吧,俺們都信你長生呢!”

于長生這才接過錢帶着大家一起進了店,交上住宿費,下西村的人呼呼啦啦的一窩全湧進來。男人住一間,女人住一間。要幹淨的于襄菱已經開始催促她奶給她燒熱水啦!終于不用露天睡覺了,她要洗澡!

劉老太對外喊,“哎,店小二,哪燒水啊?”

這邊店小二被剛才的人流擠得找不着鞋子,累的嘶聲力竭的說,“一鍋2文錢,柴薪費另付。”

劉老太閉嘴回頭沖着于襄菱說,“胖丫啊,你再挨挨吧。我看啊,你洗了也沒用,睡覺的時候和大家夥擠着睡,還得髒。”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