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回程(1 / 1)

加入書簽

于長生看這變臉的店小二,心裡嘀咕這令牌還挺好使啊,也不知道二毛沒了令牌會不會不方便,不過他們現在倒是挺方便的。嘿嘿

于長生不好意思的摸摸頭說,“我們一共二百二十三人投宿,不知道你們客棧能安排的過來嗎?”

啥?二百多人,店小二的臉差點啷當下來,要不是看你跟北涼軍關系不淺,必覺得你們這夥人是來砸招牌的。店小二不死心的往店外探頭,正好和憨憨笑的二黑對上視線。店小二打個激靈,覺得這個黑臉大漢好兇,又滿心期盼的往旁邊一看是七八個娃娃,為首的小姑娘朝他嘿嘿一笑,邊上一個老太太笑的像是老橘子皮開花。店小二移開視線,覺得傷眼。外面果然有浩浩蕩蕩的将近二百多人,客棧肯定住不下,但把人趕走?那他是純粹找死,他實在做不了主啊!店小二哭戚戚的喊:掌櫃!救命!

于長生傻眼看着店小二一言不發的跑了,哎,俺們真不是來找事的,真的要住店呢,咋還跑啦?不過好在,不一會劉掌櫃就和店小二一起急匆匆的趕到大堂

劉掌櫃見人先笑,客客氣氣的問了聲好才為難的說,“于弟,不是我老劉不給面子啊。是咱客棧下間房都住滿了,隻剩下兩間上間房,你們二百多人實在住不開啊。再就是有兩件大通鋪,那能叫你你們住這兒呢?别的客棧和我們情況也差不多,實在不是老兄不幫忙,是幫不上啊。”

于長生看着太陽要下山,忙招呼大家夥走,天黑可不敢在野外過夜了,先找個落腳地改天咱再來,非得把這片林子給它薅秃了不可!下西村的村民們個個喜氣洋洋,每個人都背着大背簍,拎着小竹籃,高高興興地返程了。

劉老太和于襄菱相視一笑,倆人對今天的工作都滿意極了。

劉老太:薅秃了竹荪,滿意!

于襄菱:摸光了“金燦燦”,滿意!

後面跟着苦哈哈自己幹了一下午的于庭堔,背着對于他來說重重的背簍,小手一抹。拔光了附近這塊的草藥,他也滿意極喽!不過吧,就是有點重,小崽子又往上一背,感覺重重的都是錢的重量啊!這也太幸福了吧!

于長生斜過身子一看,喲,閨女蹲地上玩泥巴呢,多好啊,親近大自然嘛。不過的确不像被揍了哈,于長生不好意思一笑,“那你是想揍她嘛,不然她能喊我。以後别吓她了,襄菱膽子小呢。”

劉老太憐憫的瞅于長生,這三兒是對他閨女多不了解啊,還膽小?胖丫簡直皮的能上天。不過,她也不好告胖丫的狀,不是不想,這不是她沒看住孩子給整樹上去了嗎。結果她還沒救下來吧,自己還扥了倆屁蹲,她咋好意思說嗎,顯得她怪不聰明的。

劉老太擺擺手,說知道了,我以後不說胖丫了還不行。這爺倆淨事,都耽誤老娘掙銀子了!

劉老太朝玩泥巴的于襄菱喊,“胖丫,走啦。再去找竹荪去!等賣了錢,奶給你買肉吃。”

于襄菱笑嘻嘻的“哎”了一聲,祖孫倆又和和美美的挎着胳膊走啦。于長生心想,嘿,她倆和好還挺快,這就沒事啦?于長生還有點戀戀不舍,他還有好多育兒經想和劉老太分享呢。

于長生眼睛一亮,一拍手說,“大通鋪好啊,我們住大通鋪就行。多少銀子你盡管說,可不要給我算便宜了!”

這次回程,于長生當然不敢吱聲啦,再給大家帶溝裡去了咋辦,下次可不一定有這個好運氣還能挖回點顔面啦。幸好咱們的于襄菱小腦瓜給力,硬生生憑着記憶把大家帶回到正路上,還抄了條小路提前到達了今晚露宿的地方。

這個露宿點其實就是皖州和涼州之間的落腳休息的地方,因為客量大,這裡慢慢也形成了一個類似小型聚集地的地方。客棧,酒館好幾家,甚至在巷子深處還有一家青樓。

于長生帶着大家到了二毛推薦的客棧,放下背着的毛栗子,打撲了兩下身上走進去。店小二瞧于長生穿的破破爛爛的,還髒兮兮的,忍住沒把他趕出去,好聲勸了句,“我們這不接濟乞丐,想要自賣自身去隔條街青樓試試吧。”

于長生嘿了一聲,這人咋還先看羅裳後看人啊。行吧,咱現在是造的不太像樣,咱認了,先不生氣。于長生文绉绉作揖說,“在下不是乞丐,是想投宿的旅客。”說着把二毛給的小鐵牌牌亮給店小二一看,店小二湊上去瞅了瞅。唉呀媽,這不是北涼軍的鐵牌嗎,看這花紋還不是小兵,最起碼得是個千戶長。

店小二立馬殷勤的笑着說,“您瞧瞧,真是大水沖了龍王廟啊,我們這運來客棧正是周家的産業呢。客觀,您幾位啊?住多久?上間還留着呢!”

于長生略有失落的回去撿他的毛栗子了,他也要掙大錢,給閨女買好看的衣服,再給他媳婦買個銀钗。他記得好像這邊有點錢的人家都給媳婦買呢,他也不能讓桂君落後啦!咦,好像忘了誰了?對了,還有他老子娘呢,也要買。這次應該誰也沒掉下,都想全乎啦。

唉,這樣一算,這點毛栗子賺的錢還不夠分的。這下于長生又動力滿滿了,彎着腰嗖嗖嗖撿的飛快。

遠處挖草藥的于庭堔打了個大噴嚏,抖抖身子,咋突然有點冷呢。

于襄菱和劉老太倆人搭夥幹活,這活是做的又快又好,半天的功夫撿了半框的竹荪了。劉老太喜滋滋的颠了颠重量,覺得差不多了,這片林子的竹荪應該都叫她和小孫女挖來啦。嘿嘿,俺劉翠花就知道沒誰能比她更能掙錢了啦!

于襄菱也可滿意啦,她每次都趁着劉老太仔細挖竹荪的時候,偷偷摸摸的在附近的樹上找“金燦燦”,身側兩個布袋都盛滿了。她估摸着是一種蘑菇,聞着還挺香,也不曉得誰曬在書上的。不過這片林子的“金燦燦”都被她包圓啦。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