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摔個屁蹲(1 / 1)

加入書簽

于長生一見到劉老太就開始了,“娘,我都說多少遍了,不能揍胖丫,你再不往心裡去啊!我跟你說,我這可不是開玩笑。我現在啥也沒了,供不起襄菱好生活了,還不能讓她過得舒坦點?你說說·······”

劉老太一聽這些不知道被她三兒給她念叨了多少遍的話,她就腦袋疼,她立馬上手捂住于長生的嘴。劉老太氣急敗壞的解釋,“你瞅瞅胖丫像是被我揍了?我還沒動手呢,她就大喊大叫的,沒給我吓壞就不錯啦!”

一時半會的也沒找着,累的她又走回原來的地方,找了個樹幹依着休息會,擡頭一看。樹上那個不正是她找半天的胖丫嗎?劉老太一看她咋上樹上去了,那曉得于襄菱是自己爬上去的,急得不行。連裝着賺銀子的竹荪籃也往旁邊一丢,喊完她小孫女,就往手心吐了兩口唾沫自己就要上去救人。

于襄菱看她奶也往上爬,還當她會爬樹呢,也沒多少想,她現在正思考那金燦燦的是啥呢。

結果樹下傳來“咚”一聲,忙于襄菱低頭一看。哎喲,她的奶啊,摔了個屁墩。于襄菱看着劉老太摔得龇牙咧嘴,實在沒忍住,在樹丫上蕩着腿“哈哈哈”笑個沒完。

劉老太扶着老腰爬起來,忙看她小孫女。哎喲,完蛋!胖丫的笑病又犯了,這個笑法不得掉下來嗎?劉老太又試了試,這老胳膊老腿的确爬不上去,她心一狠說,“胖丫啊,你跳下來吧。奶能接住,你盡管大膽的放心跳。”

于襄菱在樹上忙着呢,抽空應了聲,就小心的往那邊細的樹枝上夠那堆“金燦燦”,雖然不知道是啥,但是一個是蘑菇吧。來都來了,秉着老于家的優良作風——雁過拔毛!于襄菱決定都給它帶走,拿完她就“蹭蹭”倆下下了樹。

“胖丫!你給奶過來。你不是想跟我找竹荪嗎,奶同意啦。”劉老太一副大灰狼忽悠小紅帽的樣,于庭堔打了個冷顫,趕緊把這個想法甩到腦外。“姐,咱辦?奶又來搗亂了。”

于襄菱和她弟挖草藥,基本全靠于庭堔,劉老太想的挺對,她挖的大部分還真是草。于襄菱站起來拍拍屁股說,“你擱這找吧,我挖的全是草,幫不上啥忙。你好好挖,賣了錢咱倆五五分。”

于庭堔竟然深感老姐良心發現,感動的不行。以前這種事都是二八分的,他幹活分二,他姐負責監工分八。于庭堔眼淚汪汪的,聲音哽咽,“行。我肯定好好挖,你放心去吧,奶那邊就靠你了!”

于襄菱不太理解她弟咋的了,莫名其妙的。不管啦,她要去找竹荪啦。嘻嘻,她隻要負責找好,奶自己就趕着上去采,都不讓她上手,說她采的都壞了,買不上錢。嘻嘻,她最愛和奶合作啦!

祖孫倆又組成小隊啦,劉老太很滿意小孫女聽話,于襄菱也很開心不用自己挖了。倆人挎着胳膊相視一笑,甜甜蜜蜜的就出發了。不過說來也怪,劉老太自己找竹荪是一株也找不到。嘿,于襄菱一來,立馬就找到三株大的。劉老太激動地抱着于襄菱就是一親,“哎喲,奶的寶貝孫女咯。你可真是奶的福星。别動别動,讓奶來,你擱那邊石頭上坐會歇歇,等會還要靠你呢。”

劉老太做了好久心理建設,伸着胳膊等了半天,結果胖丫自己利利索索的下來了。你說這把劉老太氣的,不過好在是人沒事。劉老太氣勢洶洶的揪住于襄菱的耳朵,“奶怎麼跟你說的!讓你在原地别動别動,你是腚上長刺還是身上癢癢想挨揍?”

于襄菱捂住耳朵大叫,“爹,爹,我奶要揍我了!快來幫忙啊!”

劉老太要被氣死,她還沒使勁呢,這娃就要找爹。她爹也是倒黴,整天就跟胖丫後頭給她擦屁股!得,等會她三兒來了,她還得聽念叨。這下不僅于襄菱覺着耳朵疼了,劉老太的耳朵也隐隐有些難受。

這邊,于長生在老遠的地方撿毛栗子呢聽不着,但是不用着急。大家夥都知道長生疼孩子,這不幾個漢子傳傳話,于長生就曉得他閨女要挨揍啦。于長生去不?那必須的啊,閨女有事,老爹必到場啊。于長生把籃子遞給一旁的富貴,急匆匆就往那邊趕,還一邊嘀嘀咕咕的,不是跟他娘說了别打孩子,别對襄菱動手,你看給他閨女吓得。

于長生一腦補襄菱可憐兮兮的蹲在地上抱着頭,眼眶紅彤彤的,她奶跟惡魔似的還要接着揍她,于長生就馬上住腦了,不敢想不敢想,他閨女可太慘啦!

于襄菱摸摸腦袋,覺得好像有啥不太對。嘿,管他呢,能坐着咱絕不站着,于襄菱喜滋滋的坐在石頭上看她奶小心翼翼的挖竹荪。不過看了一會就覺得沒意思了,劉老太實在挖的太小心了,好半天才挖出來一株。于襄菱眼珠子滴溜溜的四處打量,左右都是樹沒啥新鮮景。她便擡頭往上看,啊,天好藍啊,樹冠也好大哦,樹丫上好像還有東西?

看到這,于襄菱可就來勁了,她骨碌一下翻身起來,瞅着那塊不太對頭的樹丫。正好這株樹也不是很高,于襄菱又會爬樹,便想着要不爬上去看看?反正閑着也是閑着,爹娘也不在,沒人能知道她爬樹來。

于襄菱想到便做,摩擦了兩下手心,把住樹幹,腳一個使勁蹬上去,呼呼兩下便爬了上去。不多會,她就爬到那個奇怪的樹丫上了,她坐在樹枝和樹幹的交界處晃着腿伸頭往那邊瞅。

咦?那是什麼東西,一小塊一小塊的金燦燦的是啥?于襄菱又往那邊伸長身子想仔細瞅瞅,就在這時樹下一聲大喝,“胖丫,你咋在那!哎呦,别動别動,奶這就來救你啊”,就這差點把于襄菱吓得從樹上掉下來,原本沒事也得變有事了。

原來劉老太采完竹荪,回頭一看,咋沒人了?照胖丫那個能作的勁,劉老太腦殼都隐隐作痛,她安慰自己沒事沒事就這一會功夫肯定丢不了孩子。劉老太圍着這邊四處找,連石頭地下都沒放過,扒拉起來看看她小孫女在底下嗎?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