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雞蛋(1 / 1)

加入書簽

已經吃完的金寶搶答道,“因為胖丫姐比我還饞,她在我們家吃的都是最好的。她要是沒吃上,我肯定得挨揍。”

胖丫?周钰忍着笑意想,倒是沒看出來她哪胖,不過嘴饞現在是知道了。

于庭堔追着金寶跑,不讓他說于襄菱饞。小崽子們一哄而散,嘻嘻哈哈的跑走了。于庭堔純粹尴尬的,倒不是非要揍金寶。實在是那小将軍好像覺得他姐挺搞笑,身為喜劇天才的弟弟他真的尴尬的差點當場用腳摳出三室一廳。

周钰起身,準備帶兵回營。翻身上馬,最後掃了一眼青州城外,看到的就是胖丫喜滋滋的吃雞蛋,其他已經吃完的娃娃蹲在地上,流口水看她吃,她卻一點不為動,吃的老香了。周钰唇角上揚,心裡希望每個孩子都能這樣舒心的笑。無論是北涼百姓,還是難民,亦或是嘉慶王朝所有孩子。他勒緊缰繩,“駕”一聲打馬離開。風聲瑟瑟,周钰心裡卻滾燙。

這是他的信仰,也是他父王的信仰,但願這場分裂盡快結束,不然苦的隻能是百姓。

周钰忍受着雞蛋的腥味,繼續吃點剩下的半個。接過六子送來的帕子擦過手,感覺有人看他。周钰眼神銳利的找準了目光來源,是一排小娃娃。

金寶為首的幾個小崽子蹲在北涼軍駐紮的不遠處,吸溜吸溜的留着哈喇子。于庭堔也混在裡頭蹲在那聞味,他也好久沒吃過雞蛋了,真的好饞啊。

六子看着那群小娃娃可憐樣,心裡暗罵這幾個沒事打仗的王爺,但還是狠心驅趕他們。周钰對六子搖頭,“去,多煮幾個分給那些娃娃。”

六子被小少爺感動的眼淚汪汪,他一擦眼,招呼那幾個娃娃跟他過去。

金寶他們一人分了一個雞蛋,各個喜笑顔開。有虎的,竟然也不怕燙,直接剝開雞蛋殼就往嘴裡塞。六子笑罵,“慢點,又沒人跟你們搶。”

六子稀裡糊塗的悟了好半天,也沒想出啥來。到是記得老太君吩咐的每日都要給少爺煮雞蛋的事,便退下去煮雞蛋了。心裡苦惱的想少爺哪都好,就是有兩不好,一是不愛吃雞蛋,二是說話全靠下面人猜。

這邊往回走的父女倆也在說這小将軍呢,于長生問,“閨女啊,你覺得這世子爺信了咱們說的嗎?”于襄菱搖搖頭,“管他呢,反正咱平民小百姓跟他以後也見不上。我反正都跟他講明了,這燃燒瓶一般人不會做的,大量産出更不靠普。”

“就古代這個酒啊,度數太低,白瞎。我用的都是你前兩天背着我娘偷喝剩下的半瓶白酒。”于長生急的捂住于襄菱的嘴,哎呀,我那小棉襖啊,你咋漏風啊。

“我偷喝酒的事千萬别告訴你娘!”

于襄菱掰開她爹的手,轉頭就是“呸呸呸”,她絕望的喊,“爹,你一天沒洗手,咋好意思上手的!”

周钰思考一會問,“不會炸到手嗎?”

于襄菱見這小将軍是真的對這感興趣,也不糊弄他了。“不會,用浸過酒的麻繩當引線延長時間,落地才會炸開。”

周钰皺眉,制作如此簡單,那豈不是人人都可以擁有這麼大危險的武器。要不怎麼說于襄菱這孩子聰明呢,一看她就曉得這小将軍想什麼。

于襄菱擺擺手,像是在驅趕蒼蠅的樣子,誠懇的說“這東西雖然聽着簡單,但是一般老百姓還是做不出來的,對比例要求挺高的。”

周钰心中松口氣,接着好奇的問,“那你是如何會做的?”

于庭堔遲疑地看了看手裡的雞蛋,大腦飛快思考。如果隻有一個雞蛋,他自己吃了,回去必是爹娘兩人男女混合雙打,他姐還要生氣。不行,他都五歲了,不能挨打了。于庭堔鼓起勇氣,期期艾艾的湊到周钰旁邊,腳尖一點一點的問:“那個,小将軍,你可以再給我一個雞蛋嗎?”

六子皺眉想把他帶下去,周钰說不妨,有點好奇的問,“能告訴我為什麼嗎?”

于庭堔小聲回,“我姐姐還沒有雞蛋吃。”

“哦?你姐姐在哪呢?”

于庭堔一指,正是于襄菱。周钰心想這丫頭不僅又黑又醜,還挺貪嘴。他讓六子再拿一個給他,就在于庭堔歡喜的要走時,問,“你怎知你姐姐也想吃?”

于長生讪讪一笑,這不是缺水缺的養成節約用水的習慣了嗎。父女倆一回來,于阿爺和幾個漢子就迎上來七嘴八舌的問,“長生啊,叫你們去問啥了?”,“那小将軍有說怎麼安排咱們嗎?”······

男人說起話來也能吵死人,于長生頭疼的一壓手說,“小點聲,咱在這邊說話,那邊能聽見的。”

這純屬于長生不想應付,瞎編的。但不遠處在剝雞蛋殼的周钰卻是微動耳朵,他打小練武的确五感比常人靈敏,這于長生是怎麼知道的?

于長生讓大家夥别擔心,咱現在應該沒事了。那小将軍啊沒追究咱揍官兵的事,你們沒瞅見那太守都被押走了,人家沒空理咱這小事。大家夥也都聽到了北涼是接受難民的,這青州城的大官被撸了,一時半會新官員也來不了,咱直接去下個城池就是。

周钰嫌棄的看了一眼雞蛋,吃掉。心想果然能帶着二百多人無一傷亡的走到這裡的于長生不容小觑,他的确是打算讓這些難民去下個城池。既然于長生也算個可用之才,他不妨幫他一把。

“啊?”于襄菱傻眼,壞了,在路上忘了和老爹商量這個問題的答案了。于襄菱不會答,就朝于長生擠咕眼,于長生收到立馬開始表演。

他心裡默念了一句:未曾謀面的老丈人,對不起啦,今天這鍋還得甩給你。

“回将軍。此物的做法乃草民嶽父遊曆藩國時,偶然所得,卻未曾放在心上。隻是閑來當逗趣告訴過小女,草民也不知這竟然真的能成。”

周钰若有所思的點頭,放了倆人回去。六子湊上前說,“少爺,你信他們父女說的嗎?”

周钰輕笑,把玩着大拇指的玉扳指,“信又如何,不信又如何。”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