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我也能進空間啦!(1 / 1)

加入書簽

外面的劉老太探頭探腦的,你說這一家四口都在車上幹嘛呢,笑聲還這麼大,有啥好事還偷偷摸摸的。但是于長生剛才下車找李桂君的時候已經告訴劉老太,于襄菱醒了病好了,還說他們的小家要開會,不讓她上去打擾。劉老太撅撅嘴,心想誰稀罕,我就隻擔心我的妞妞,病好了還得跟你開會。這個三兒指定是遇到問題自己想不出辦法來,需要妞妞幫忙!

于庭堔不解的問,“那我咋沒找着,我都翻遍了!”

“不是,不是這兒。是咱家,咱的别墅。我能進空間了!”

于庭堔瞪大了眼睛,随即興奮的說,“真的,你也能進了?那你快拿出來吧,我得去接水啦。”

被姐倆吵醒的于長生迷迷糊糊的坐了起來,終于也明白發生啥了,立馬下車把李桂君也叫上來了。三個人都希冀的看着于襄菱,來吧展示!

于襄菱深呼一口氣,學着于長生以前進空間的樣閉眼運氣。好大一會後,于襄菱還是手裡空空,她尴尬一笑說,“我好像不能往外拿東西。”

啥意思,為啥不給她家妞妞喝藥,不會是想留着給那個李家小崽子吧?劉老太罵罵咧咧,伸着手堅決的說,“把藥給我!”

李桂君拗不過她,就把于長生給她的藥交出去了。劉老太擰眉瞅着這兩粒白片片,沒見過,又是李老爺陪嫁的。明白了,藩國藥,好東西,能行。劉老太立馬上手,扒拉開于襄菱的嘴給她塞進去藥片,再給她灌上水順下藥片,完事。

老太太動作太利索,生怕有人要攔她,喂完藥她就放心了,囑托李桂君照顧于襄菱,自己拍拍屁股下車做飯去了。李桂君張合口好幾遍,看着車簾合上後,才嘟囔道,“還沒燒到39℃,不能吃。”但是現在說這些也晚了,藥都下肚了。不過,這也省了李桂君這個當娘的糾結。

吃過飯的時候,于長生來看于襄菱發現她退燒了,就也窩在車廂裡眯了會。半夜裡于襄菱覺得頭昏昏沉沉的,手底下還有個什麼東西怪隔人的,要是能沒有就好了。這個念頭一起,左胳膊壓着的小鐵壺就消失了。于襄菱舒坦的翻個身,美美的睡了。

一大早,于庭堔上車來找小鐵壺,想接上一壺水背着。等他姐醒來,他就把水給姐姐喝。可是咋也沒找着,翻遍了車廂,又把睡得死的于長生推倒一邊去,也沒找着。

劉老太七手八腳的爬上驢車,掀開簾子就看見她小孫女閉着眼躺那不省人事的樣子。心頭是刀刮的疼,她撲上去抱住于襄菱下半邊身子,嚎的跟死了爹一樣。

“妞妞啊,你咋這麼倒黴呢。個賊老天,看不得你這神童啊,非要收了你去當座下童子?咋不收了我去,奶沒幾年好活頭了,能把你換回來劃算啊!”

車廂裡原本照顧閨女的李桂君默默地挪到車角,心想她奶雖然封建迷信,但是是真心疼襄菱。都願意用自己的命換襄菱病好了,李桂君感覺自己也要上頭,覺得她也不行了。日子太苦啦,閨女還躺下了,又要不能喝,還要活受罪,自己也低低的抽泣兩聲。

結果劉老太是個老雙标了,她自己嚎沒事,聽見李桂君低聲哭,立馬不樂意了。劉老太皺着眉瞅李桂君,“你哭啥,妞妞還沒死呢,你擱這哭喪呢,晦氣!”

李桂君尴尬的擦擦眼角,才想起來她家有藥,襄菱不會有事的。哎呀,這不叫老太太帶的上頭了嗎!李桂君看劉老太傷心欲絕,罵她都不沒以前聲音大,氣勢強了,忙說,“她奶,孩子沒事。就是脫水了加上勞累,才發的熱······”

于庭堔失望的垂下小腦袋,他說嘛,這種好事咋可能接二連三發生在老于家呢。李桂君拍拍閨女後背,說沒事,不行就算了,咱照樣能活。這空間啊,就是個輔助,有咱高興,沒有也不失落。

于襄菱發現大家好像誤會了什麼,解釋道,“不是,我隻是說不能往外拿而已,又沒說我進不去空間。我剛才研究了一下我的功能是可以往裡放東西,你們瞧。”

于襄菱舉起手裡的汗巾子,一翻手,汗巾子不見了。三人稀奇的把于襄菱的手翻來覆去的看,才相信了。不過,汗巾子和小鐵壺要用的話,還得于長生進空間拿出來才行。

一家四口都因為這件事,高興得很。于長生更是得意的說,“正好,我和我閨女打配合,一個拿,一個放,配好的太好了!”

行行行,知道閨女和你最好,李桂君這次就不和于長生争這個第一啦。

于襄菱也被他因為找水壺翻了個身,她揉揉磕車廂的腦袋醒了過來,看見于庭堔四處找東西的樣子,啞着嗓子問,“你幹啥呢?”

于庭堔先是高興老姐醒了,又緊接着想起來小鐵壺的事,慌慌張張的說,“姐,咱姐好像被人偷了,咱倆的水壺不見了。”

于襄菱回憶了一下說,“我昨晚好像見着來,就在我胳膊底下壓着,我嫌隔人,給收起來了····”

于襄菱陷入沉思,說到一半停住了,于庭堔還等着呢,“那你收哪了啊?”

于襄菱恍惚的說,“在家裡。”

劉老太一聽缺水,立馬從懷裡掏出羊皮水袋,按住于襄菱的頭,就要給她灌水。李桂君哭笑得不得,連忙阻止老太太離譜的做法。無奈地說,“這樣不管用的。”

劉老太頹然的的扥坐下,上手開始抹淚,嘴裡還小聲喃喃的說,這下真完了,完了,完了····

“那個,其實,我爹給我陪嫁了一瓶神藥,可以治百病。襄菱喝了就沒事了。”

劉老太嚯的起身,結果忘了自己在車上,站起來腦袋磕了上面的車頂上了。她捂着頭,咧着嘴罵,“你個死婆娘不早說,故意看老娘笑話呢!那藥呢,給妞妞喝了嗎?”

李桂君小聲回,“沒呢,還要等·····”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