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神藥和二黑(1 / 1)

加入書簽

于長生哎呦的叫了好幾聲,劉老太一點也不心疼照打不誤。于長生隻好抱頭彎腰抵抗,連忙說,“襄菱在驢車上呢,她就是發熱,沒幾天就好了。”

劉老太得到消息就無情的轉身離開奔向驢車,于長生看着他娘走得太急還摔了一跤,又急忙把起來的樣子。不忍的說,“襄菱真沒事,能好!”

劉老太聽見她三兒的話了,但是她頭都不回,無情極了。哼,發熱還沒事,嚴重了會死人的。你這個當爹的不管,她的妞妞她自己疼!奶可憐的妞妞啊,以後你就隻有我了,劉老太一抹眼睛,雄赳赳的奔向驢車。奶的妞妞,奶來守護!

于長生哽住,我聽你那個意思是跟你們分開襄菱沒事,跟着我就出事倒了呗。雖然不是那麼回事,但是于長生心裡的卻覺得是自己沒有照顧好閨女,也沒有反駁二黑。

隻安慰他說沒事。結果隻得到了二黑不信任的眼神,二黑轉身就要跑。于長生頭都大了,這孩子咋還他還急呢,你跑哪去啊。我這有藥,你跑哪去也沒有我有用!

“我有神藥,等會襄菱還是不行,我就給她喝藥。”

二黑還是要走,于長生的信譽等于零蛋。嘿,這傻小子。于長生隻能繼續勸說,“那神藥可靈了,是我老丈人給你家小姐壓箱底的寶貝呢。”遇事不決,老丈人上。

二黑這下不扯拉住他的于長生了,他放心的點點頭說,“那就好,李大人的藥能行。”

于長生心裡老難受了,不能喝藥閨女就得接着受罪。他吸吸鼻子,第一次覺得這世道這麼難,生病連一粒藥也沒地買。空間裡的藥就是他們一家四口在這個世道活命的本錢,以後吃一顆少一顆。唉,連生病也生不起啦,這藥啥也不能給隻能留給自家人了。

于長生點頭同意了李桂君的意見,從空間裡拿出小毛巾和酒精。于庭堔也想出一份力,自己申請要給他姐擦身體降溫。于長生不樂意了,這不是他閨女嗎,臭小子搶什麼活,以後去照顧自己閨女去,少管他閨女。李桂君擺手,讓這父子倆消停點,“雖然襄菱現在隻有十歲,但是她穿過來之前可都20多了。她都是大姑娘了,知道害羞啦,能讓你倆幫忙?這活啊,還是我的。”

對哦,整了半天的爺倆互相看看對方,都垂下了腦袋。

于長生:唉,太可惜了。閨女已經不是兩三歲,還需要我幫忙穿衣服了。

于庭堔:唉,沒法向老姐邀功了,可惜。

這下給于長生氣住了,還李大人來,這藥明明就是他的!

劉老太樂淘淘的往回走,邊走邊喊,“妞妞啊,妞妞?”嘿嘿,她想跟她家妞妞好好吹吹她今天的威風,再誇誇小孫女。别看大家夥都感謝她家長生找到水源,但是她卻覺得搞不好這水啊是妞妞找到的,再不濟妞妞也是出了大力!是的,老太太經過這些天的觀察,終于明白了他們老于家最聰明的不是于長生,是她小孫女妞妞,長生的智慧啊差她小孫女遠咯。

但是于襄菱并沒有像往常一樣笑眯眯的跑出來和她奶彙合,四周也沒有人回應。這時金寶哇哇大哭着撞向了劉老太,上氣不接下氣的說,“奶,嗚嗚嗚·····我吃不上幹飯了!他們都說妞妞姐,嗚嗚嗚·····嗝,妞妞姐發熱得病要死了!我不要妞妞姐死,金寶還想吃幹飯。”

劉老太終于從金寶颠三倒四加一連串“幹飯”裡面聽明白了怎麼回事,她“嗷”的一聲就沖向了人群中新的于長生。把圍在四周的人都扒拉開,上去就是揍人,“你還有心思在這閑聊,妞妞呢,我的妞妞呢!”

圍在周圍的有心想上去勸勸,别打他們的妞妞了,但是這畢竟還是老于家的家事,他們也不好插手,最後都偷偷的走了。她們不忍心看長生挨揍,還是走掉好了,這樣就看不到啦。

這頭,錢富貴他們根本沒走遠,畢竟要照顧于阿爺的速度嘛。于長生見着他們就激動地揮手,“哎,富貴,于阿爺,二黑!”

二黑聽覺靈敏,停了下來說,“我咋好像聽見老爺叫我了。”

正說着,于長生也趕上來了,他雙手撐着膝蓋彎着腰喘氣。還沒歇息過來呢,就被于阿爺給拉起來了。

于長生右胳膊上挂着于阿爺,前面有錢富貴熊抱着,一旁的二黑則有點猶豫,他是不是也應該上去和大家抱在一塊啊?但是那樣好熱的,二黑怕熱,他不想。好在于長生自個掙紮了出來,不用二黑再思考這個難題了。

二黑可沒于長生一肚子心眼,他憨憨的笑了說沒事,轉頭想找小姐,看看他們安全不。結果發現小小姐咋躺了啊,哎呀,不是小小姐平時懶得躺地上睡覺那種,是完蛋樣的躺了!但是李桂君那邊是婦人孩子,二黑得避嫌。隻能着急的問,“小小姐這時怎麼了,剛咱們分開的時候還好好的呢!”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