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狗的貓甯(1 / 1)

加入書簽

于襄菱:鵝鵝鵝鵝鵝······

于長生一看他閨女比他還能白話,李桂君則覺得這爺倆都有大病,看襄菱笑的這個完蛋樣!最後還是劉老太給在地上笑的打滾的于襄菱後背一下子,嘟囔着,“這孩子是不是得了笑病啊!無緣無故的笑啥啊?”

倆人這才不鬧了,小口喝水的于庭堔嘻嘻的看熱鬧,還想和他姐分享一下。于庭堔推推他姐,結果于襄菱咕噜倒地上了。于庭堔吓得連滾帶爬的過去拍他姐的臉,着急地說“姐,醒醒啊。你咋的了,哪裡難受你吱個聲啊。”

于長生倆口子也圍過來,李桂君一摸閨女額頭,滾燙的。于長生從空間裡取出溫度計,給于襄菱掖了咯吱窩裡。時間一到,就立馬拿出來。一看,38.2℃,高燒!李桂君哭着抹淚埋怨,“這啥時候發的燒啊,你們爺倆也沒有注意的!”

這,你不也沒注意到閨女(老姐)發燒了嗎?但是爺倆不敢反駁,縮着脖子挨罵。于長生說,“古代高燒會死人的,咱不能指望古代的要。喝阿莫西林和頭孢吧,我進空間拿。”

于長生心想老黃太給力了,回答的簡直滴水不漏啊,他一拍巴掌說,“這不就對上了,看來我嶽父疼閨女,都陪嫁給李氏了。”

這下子,話題一下就轉到李老爺身上了。大家都紛紛感歎李老爺是個好人啊,可惜就是死得早了點。不過,藩國這麼多好東西啊,他們那挺興盛啊?

于長生暗道興盛倒是不興盛,現在他們那大概還都随地大小便吧。不過這話他肯定不能說,反而還和劉老太幾人說,“我嶽父還教過我幾句藩國話呢!我給大家學來聽聽哈。”

于襄菱和李桂君湊過來的時候,就聽見劉老太嘴裡冒出句,“狗的貓甯。”于襄菱驚得差點平底磕倒,李桂君也是吓得不輕,她湊到于長生身邊問,“你娘咋還會說英語啊?”

于長生得意洋洋的回,“害,還英語。他們連英國在哪都不曉得還能回英語喽?當然是我教的來。”于長生繪聲繪色的把怎麼騙得老太太,又怎麼把鍋甩在他嶽父身上都講了一遍。氣的李桂君使勁掐他,都擱古代了,他咋還這麼彪呢?就不怕露餡了,大家夥把他抓起來燒了,古代人不都可迷信啦!

李桂君攔住他說,“不行,襄菱現在才十歲,咱家裡沒有兒童藥劑,那成人藥劑喝了對腎髒負擔重,不能喝,還是物理降溫吧。”

于襄菱知道怎麼回事以後,還覺得好玩,跟劉老太說看我的,我爹也教了我兩句。

劉老太說,“那你說來聽聽,看看好學不。”

于襄菱笑嘻嘻的說,“三克油!”

劉老太莫不着頭腦,這三克油到底是幾滴油啊?于襄菱笑的像一隻大白鵝,額鵝鵝鵝·······她笑得肚子疼,還非要起來回答,“奶啊,三克油不是幾滴油的意思,是謝謝你啦!”

劉老太不曉得做飯用的油和謝謝你有啥關系,不過她笑眯眯的說,“那藩國人還挺講禮貌哈,感謝别人還送給他油。”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