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3章 她的要求(1 / 2)

加入書簽

她想要擺脫唐莫臣,可唐莫臣的可怕她見識過。

但傅行深也不好糊弄。

畢竟,若傅行深最後沒有選擇娶她,她又得罪了唐莫臣,豈不是得不償失嗎?

她必須得想一個兩全其美的辦法。

兩天後,大皇妃的狀況有了好轉,皇太子命人前來接葉喬央進宮,侍衛都深知葉喬央是皇太子的貴賓,對她是畢恭畢敬。

“宮茉莉,我跟你之間隻要還隔着席家,你就無法名正言順。”他系上紐扣,轉頭看她,面容陰情難測,“唐莫臣聯系你了嗎。”

她臉色稍稍變了,略顯心虛,低頭,“他最近沒有。”

他凝視她,看得出幾分真假,“别騙我。”

宮茉莉心慌,猜想到瞞不住他,“對不起行深,我…我不是有意要騙你的,我隻是害怕你會誤會我。”

“他說了什麼。”

傅行深倒了杯水,意味不明,“你醒得這麼早嗎。”

她随意披着外套,半截衣襟滑落在肩胛,笑盈盈走近他,“因為我翻身的時候,沒抱到你,我以為你又走了。”

她挨近他,“行深,你不在這裡,我總覺得好孤獨,明明我感覺我們彼此距離這麼近,可你好像還是離我很遠。”

視線掃過他脖子上的痕迹,想在确認什麼。

而她這道視線,恰好被傅行深捕獲。

偌大寝室内焚了熏蠟,是千葉玫瑰香。

侍官将葉喬央帶進來,行了禮,便直覺退出去,帶上門。

桑亞坐在床邊椅子上削蘋果,果皮連着不斷開,“母親,她就是救了您的人。”

“他問我…你跟席安娜的事。”宮茉莉咬唇,“你是知道的,他是目的是想要讓你跟席安娜訂不了婚。”

傅行深止步在她面前,捏起她下巴,目光淡泊,“有唐莫臣在,我跟你之間永遠都不可能,宮茉莉,你好好考慮吧。”

說罷,他頭也不回離開。

望着他出門的身影,宮茉莉下意識後退,無力地扶在櫃台旁。

她最近都在想着如何上位的事,壓根無瑕估計到對付唐莫臣,可沒想到,傅行深是一刻都不能等。

他昨晚既然“留宿”,又怎麼能沒做足準備呢。

傅行深擱下水杯,笑了聲,“你還想霸占我麼。”

宮茉莉擡起頭笑,“不可以嗎?”

他轉身走到一旁,拿起擱在沙發椅背上的外套,不慌不忙穿上,“你有本事對付席家嗎。”

她倏然噎住。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