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三派(1 / 2)

加入書簽

居高臨下的态度一覽無餘,道門根本不屑于隐藏這種态度。或者說,道門要明确一件事,鳳麟洲就應該是藩屬國的地位。

不過鳳麟洲朝廷這邊也沒有隐藏在自己的态度,直接給了清微真人一個下馬威。

在迎接清微真人的宴會上,代表鳳麟洲皇帝的使者竟然說:“如今的朝廷已經是一貧如洗,連一桌像樣的酒宴都舉辦不了,這次宴會是皇帝陛下從内庫撥款,所以應該感謝皇帝陛下的恩賜。”

這裡的朝廷和皇帝都是指鳳麟洲,與大玄朝廷無關。

許多道門真人聞聽此言,都是勃然變色。

接下來的一段行程,沒有太多波瀾。

沒了風雪阻路之後,就算是一幫傷員,畢竟修為根基擺在那裡,走得很快,在天色蒙蒙亮的時候,終于走出了這片山林。

在不遠處有一塊類似界碑的石碑,因為鳳麟洲文字中本就夾雜着大量的中原文字,所以很好辨認,上面寫着“飯石”二字。

齊玄素道:“看來我們已經抵達飯石郡的境内。”

唐永水有些訝異道:“就這麼點路程,我們便穿過了兩個郡?”

齊玄素等人剛到鳳麟洲,就已經領教了八百萬鬼神的厲害,不過齊玄素也有了一個大膽的想法,既然道門可以将青丘山一脈收為己用,那麼同樣可以收編部分鬼神,這也是一種以夷制夷。其中自然有冥頑不化、不可溝通之流,可也有善于變通之輩。

不能将八百萬鬼神籠統地視為敵人,要仔細區分,然後區别對待。

比如齊玄素先前提到過的鈴鹿禦前,這位山神就十分擅長與人合作,據說她曾經幫助鳳麟洲朝廷讨伐了另一位山神大嶽丸,所以形象偏于正面,這顯然就是可以拉攏的對象。

其實這也是道門慣用的決策。當年推行新政,就是先拉攏一派,穩一派,殺一派,隻剩下兩派。然後再拉一派,殺一派,隻剩下一派。最後殺僅剩的一派,那一派已經無力反抗,隻能束手待斃。

當時三大派系,新銳、歸附、勳貴。新銳是依靠皇帝寵幸而上位的新銳官員,歸附就是降臣,勳貴則是跟随打天下的遼東老人。

清微真人隻說了一句話:“我們都是辟谷之人,不會感謝任何人。”

說罷,清微真人拂袖離席。

諸位道門真人排成兩列,跟在清微真人的身後依次離開。

當夜,清微真人在自己的行營召見了鳳麟洲朝廷的太政大臣,談了半個時辰。參與議事的還有東海水師提督軍務總兵官、天罡堂首席副堂主、豐臣相府首席老中等人。

大約在辰時初的時候,以豐臣相府的名義,發出戒嚴命令,大約有二百餘名官員被扣押、軟禁,接受審查。

李命山解釋道:“不能把鳳麟洲的郡等同于我們的府,應該将其看作中原的一個縣。畢竟中原實在是太大了。鳳麟洲這還算好的,我聽說許多西方小國,也就與我們的府縣差不多大。”

韓永豐嗤笑一聲:“蕞爾小國。”

齊玄素道:“我們盡快穿過飯石郡,不要鬧出動靜。”“是。”幾人齊聲應道。

另一邊,清微真人在三天之前就已經駕臨秀京。

沒錯,道門邸報上用的就是“駕臨”二字。

先啟用新銳一派與歸附一派相殺,勳貴會因此而兔死狐悲嗎?并不會,他們隻會覺得皇帝還是向着自己這些遼東老人,那些望風而降之人是死有餘辜。所以拉攏的是新銳一派,殺的是歸附一派,穩的是勳貴一派。

在這個過程中,歸附一派中反對新政之人,被悉數鏟除,其餘人不成氣候,隻剩下新銳和勳貴兩派人。新銳是一把刀,他們沒有功勳,沒有根基,隻能緊緊依附皇帝,隻有做皇帝的刀才能凸顯自己的價值,才能有存在的必要,于是第二階段,用新銳一派來殺勳貴一派,在這個時候,新銳一派會因為老勳貴一派的死而兔死狐悲嗎?他們不會,他們隻覺得殺了這些老家夥,就該他們大展拳腳了。

勳貴一派滅亡之後,就隻剩下新銳一派,他們起勢于皇權,無法抗衡皇權,便是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經過如此三步走,消滅了主要反對人物,打散了壁壘森嚴的派系山頭,完成了集權,也順利推行了新政。

如今的鳳麟洲局勢,同樣可以如此,拉攏鬼神作為新銳,投降的藩主視作歸附,将豐臣相府看作勳貴。

如此以夷制夷,滌蕩鳳麟洲的污泥濁水,完成改造。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