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耍心機反被聰明累】(1 / 3)

加入書簽

玲珑師妹見狀,也作委屈模樣說道:“我也受害者。”

衆人皆為不解,齊聲道:“受害者?”

玲珑:“對!我要是不同意,他們……他們就要砍我的手。”

二牛撓撓頭:“不是剁胳膊啊?”

沉默了半晌的玲珑開口:“大白天的,黑啥黑,你眼神不好吧?”

胡一刀冷嘲道:“那是,眼神好能把花瓶打爛嗎?

二牛一惱:“胡一刀,我跟你拼了!”

俏西施敲敲一旁的桌子喝斥道:“你倆有完沒完!”

吳俊繼續言語:“唉!其實我來的時候帶的銀子也不少,萬萬沒想到來中原還沒幾天,錢就花光了。”

一刀插話道:“你說的是東方不敗吧?”

俏西施白了胡一刀一眼。

一刀悻悻然道:“彈指先生,接着說。”

吳俊:“後來我到談婚論嫁的年齡了,于是我就下定決心,一定要找個美麗而有神韻的東方姑娘。”

俏西施若有所思地問道:“所以你就來到中原。”

“俺沒讀過書,可俺知道‘人而無信,不知其可’,待俺把賠償金賺夠了再走吧。”

俏西施沒有開口,也就隻能這麼着了。

吳俊在一旁開口道:“唉!我本西域人。”

二牛:“親娘嘞!可半點兒都看不出來呢。”

吳俊道:“我家中慈母本是中原人士,家父祖輩居于西域。我是混血,随母親多一點。”

俏西施不解:“按現在的世道來說,我們中原消費也不高啊?”

吳俊忙擺手道:“唉!别提了,來中原姑娘沒交幾個,倒是見天兒遇婚托,被騙完一撥又來一撥。”

俏西施:“還是你心太軟了!再者又是第一次來洛陽。”

旁邊的胡一刀插話道:“依我看是智商淺!”

吳俊忿忿然道:“胡一刀你啥意思,我可受害者哎!”

吳俊點了點頭。

一刀又開始插話了:“那你咋跑這破店當群演,兄弟莫不是讓人劫了吧?”

俏西施又白了一刀一眼。

胡一刀開口不服氣地辯解道:“這店本來就破,瞪也沒用,我實話實說!”

二牛一旁附和:“不但破,還很黑呢!”

二牛點頭道:“這樣一說就像那麼回事了。”

一刀開口:“馬屁精!”

二牛将哨棒地上一杵,忿忿然道:“說誰呢?”

俏西施厲聲道:“别吵吵,聽這琴師先生把話說完。”

吳俊繼續道:“我本西域人,以前常聽我母親說,東方女子不但貌美豔如花,且氣質非凡,又擅長女紅織繡......”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