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喜歡上了你那耀眼的靈魂(1 / 2)

加入書簽

這麼晚了,誰還會來到這?

給靜深披了件外袍,白秋狄帶着疑惑,打開了小院的門。夜色之下,入目的首先是一盞绯紅的燈籠,而執燈的人正是洛賢書。

“小弟?”白秋狄心頭的疑惑更大了。

“大姐”洛賢書柔柔的喚了一聲。

洛賢書的眼睛裡映着閃爍的燭火,波光流轉,看着更為靈動。

“做成手串賣給那些吃齋念佛的,沒準還能賺一筆”白秋狄答,一副躍躍欲試的樣子。

“掉錢眼兒了”靜深輕笑一聲,一時不知該說些什麼好。

“它長在這裡也沒什麼用,不如車成珠子拿去拜佛,這也算是它的功德,你說是不是?”

白秋狄忘記了自己正在這顆“沒什麼用”的大樹下納涼,無賴的為自己辯解。

“是……”靜深寵溺笑笑,贊同着她的話,語氣頗為無奈,眸光卻慢慢變得暗沉。

恰巧,這種樹他見過,和他爹爹一同去寺廟祈福的時候。

粗壯的大樹上被系着一條條鮮紅的絲帶,蜿蜒直上天際的樹枝,承載着無數人的祈願。

“大概是菩提吧……”靜深低頭剝了一顆葡萄,輕聲回答。

他曾經也在那棵樹上也許了個願,紅色的絲帶上寫着:願家人平安喜樂,願遇一心一意相待之人。

他的願望太重了,就像那個掃地的老和尚說的,有的人欲念太重,佛祖也無能為力。

黃昏時分,太陽帶着一天的熱烈緩緩流向西邊,隻留下紅彤彤一的一片圓,挂在西山之上。

西邊是火紅的雲,東邊是深藍的天,和即将出現的星,一輪彎月也隐隐挂在了天幕之上。

靜深已經睡了一個下午,眼見着晚飯已經被人擺上了桌,白秋狄隻得喚醒仍在酣睡的靜深。

哄着迷迷糊糊的靜深吃罷晚飯,讓前來收拾的仆子将竹榻搬進了小院的那棵大樹下,又燃了自制的熏香驅蚊。

白秋狄牽着仍在發懵的靜深,拿了燈籠,走向了小院的那顆大樹:“在屋子裡悶了一天了,去外面納納涼”。

面上略施薄粉,又染了桃色的胭脂,清靈之上更添了幾分豔色。

身着一件天青色的衣袍,皎潔的月光正好相配,薰風拂過,隐隐有暗香傳來。

擡眸望向北方,耀眼的北極星正在萬裡之外的高空上閃爍。

既然神佛無用,那麼他就要自求其路。不過,他還要等,等一個機會,一個渺茫的機會。

“靜深,葡萄”白秋狄張嘴,像是一隻嗷嗷待哺的雛鳥。

“好”。

一陣敲門聲,打破了這個小院的祥和安甯。聲音很小,很微弱,輕輕的顫動幾乎要與菩提樹上的蟬鳴融為一體。

“唔……是菩提啊”白秋狄咬着多汁的葡萄語氣含糊的重複。

“嗯”靜深點頭,俯身看着自己的妻。

晚霞落盡,隻剩漫天星河,落在了懷中女子的眼中,美豔又純淨。

“那是不是可以把這個砍了車珠子?”白秋狄望着上方的靜深,問的跟認真。

“車珠子?”靜深一時有些不能理解。

“嗯”靜深呆呆的點點頭,頭頂上睡出來的呆毛也跟着晃蕩了兩下。

靜深倚坐在竹榻上,白秋狄将燈籠挂在了樹枝上。

“也不知這是顆什麼樹,來這第一天時,見了這破爛又蕭條的小院,覺得也就這棵樹還算有點活氣”。

白秋狄趴在靜深軟軟的肚皮上,一邊說,一邊吃着靜深剝好了、喂到嘴邊的葡萄,一顆顆葡萄甜的像是蜜一般,還帶了點酒香。

“樹……”靜深擡頭望了一眼,夏日晚風輕輕拂過,枝頭的樹葉發出嘩嘩的輕響,混着蟬鳴,更顯這夏夜的靜谧與安詳。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