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我非要嘗一嘗他的味道不可!(1 / 2)

加入書簽

“算是沒有白養他”洛玉容語氣欣慰,臉上的笑意更深了。

“八字麼?”洛賢書倚在門扉上,低聲重複着面前人的話。

“是啊,小公子,縣丞府的差人來要,看來小公子是要嫁到縣丞府了,做個官家郎君了!”

來報信的是一個小男孩,滿臉興奮,眼中盡是羨慕:“小公子真是好運!”

“你看的出來,我就看不出來嗎?我還沒有那樣愚笨”洛玉容瞥了他一眼,不屑的說:

“我已經派人去找浮雲宮的大弟子了,還怕收拾不了那個惡鬼?”

“又是浮雲宮?”柳章文有些不放心:“上次那位也是浮雲宮的弟子,都說那個惡鬼不是……”

“一個男人能有什麼本事?我看那個玉清,肯定是看了那張臉,起了什麼心思,鬼迷心竅的替她隐瞞”洛玉容的語氣滿是不屑。

“倒也是這個道理”柳章文附和。

“沒什麼事,就是天熱,我就想着給妻主你送碗甜湯來,降降暑氣”柳章文柔柔一笑,将甜湯放在洛玉容的面前。

“這天兒确實熱”洛玉容喝着甜湯說,一顆顆汗珠在她那白白胖胖的臉上落下。

“是啊,妻主也别太勞累,注意身子”柳章文說罷頓了頓,又說:

“喜兒的身子大好了,有天晚上喝了藥嘔出一灘黑血,給我吓得呀,以為……”

“那是堵在胸口的瘀血,化出來就好了”洛玉容解釋。

洛家,書房。

自赴宴歸來,書房便是洛玉容常待的地方,就連醫館都是讓洛喜兒前去守着。

自己捧着幾摞紙頁,門窗緊閉,像是在做什麼見不得人的事。

天氣炎熱,書房更為悶熱,柳章文貼心的做了甜湯送去書房。

誰知,他一推門就看見妻主正拿着一顆金針紮向自己。

“這種事,還是找個女人靠譜一些”說完,洛玉容也喝完了甜湯,柳章文立刻上前收起瓷碗,又遞了絲帕給洛玉容。

“對了,妻主,告訴你一個好消息,昨兒個馮郎君差人來問我書兒的八字,說是有意将書兒納給二小姐為平君”。

柳章文的臉上堆滿了笑意,語氣頗為自豪。

“喔?納為平君?”洛玉容的面上現了絲喜意:“不錯,對于我們這樣的小門小戶,在官家老爺的府上,得個平君的位分,已經足夠了”。

“足夠了,到時候洛家也算是有個倚仗了”柳章文點點頭。

“第二日,喜兒的氣色就好多了,這個洛秋狄,對自己的姐妹,居然能下這樣的狠手”柳章文說着,一臉氣憤。

“那個洛秋狄,确實可以解決了”洛玉容淡淡的說,像是在說一件最平常不過事。

“那妻主,我們什麼時候解決洛秋狄?”柳章文聽了一臉喜意,急急問到。

“她既然已經去過閻王殿,成了妖鬼,那就找人送她回去”洛玉容冷冷一笑,語氣陰狠詭異。

“妻主不是說……”柳章文疑惑,想起妻主上次的怒火,現在背上都隐隐作痛。

“妻主!”柳章文驚呼。

洛玉容屏息凝神,正想試針,被柳章文吓的手一抖,就空了針:“你做什麼大驚小怪的?”

“妻主你這是……做什麼?”

“前些日子,我找到了白家遺留的書稿,就是關于針灸之術的,研讀了幾日,現在想試一試”。

洛玉容放下金針,詢問:“你來這是做什麼?”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