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6章 噬魂血咒(1 / 1)

加入書簽

盛志強見到剛才的場景,知道父親救了自己一命,也才知道,自己的聖氣功,其實火候還差得遠。

他本以為父親要罵他,卻沒想到盛淩人隻淡淡說道:“想練功,也不跟我說,就知道自己瞎練,能成麼?”

父親這樣一說,盛志強面上隻覺更加過意不去,低頭很是後悔道:“孩兒知道錯了,孩兒不該偷學父親的聖氣功。”

“先别說這麼多,既然想練功,就要好好練,别走叉了路。”盛淩人認真叮囑道。

血雲被聖氣功一逼,頓時向四周擴散出去。

“大家後退,不要被血雲碰到。”唐慕公也知道這噬魂血咒的厲害,見這血雲突然擴散,也不忙提醒道。

隻是,這武林群豪之中,大多都是好事之輩,許多人根本不相信唐慕公和任逍遙之言,也都不想後退。

啊啊......

血雲擴散速度很快,早将幾個站在最前面的好漢罩住。那幾人頓時覺得全身氣血贲張,好似身上的鮮血,已經根本不是自己的,立馬就要破體而出。他們還想運功抵抗,卻哪裡還來得及,隻聽“噼啪”血管數聲暴響,身上的血液都頓時爆裂而出,隻和鬼血的血雲融為一體。

盛志強顯然在芙蓉樓見過惡鬼血童,隻是那時鬼血并未注意到他。并且,盛志強現在練了聖氣功,正是心高氣傲、目空一切的時候,也自然不把眼前這個小娃娃放在眼裡了。

可是,他根本不知道,惡鬼血童是鬼道子耗時十年時間,用旁門邪術血養術練成。他身上其實一直還有一道禁制,從未被鬼道子打開,他也就是在專等這個時候。

“小兄弟,莫非你也想挑戰我?”盛志強冷笑着問道。

“我不是來挑戰你。”鬼血冷哼一聲道。

“你既不挑戰我,那就趕緊下去。”盛志強以為鬼血怕他,神情自是更加不屑。

武功,是殺人技,但也不僅僅隻是殺人技。

有人說,練武,隻要夠快、夠狠、夠準,便可以練成上乘武功。

當然,這種說法,也的确是有一定道理的。隻是,他忽略了一個最重要的東西,就是德行修為。如果一個人武功再高,但是他品行不正,其實也不過隻是練就了極好的殺人技倆,離真正的武學大家,還是相去甚遠。

盛志強的确是趁父親不備,偷練了他的聖氣功。然而,盛志強是個眼高于頂的人,很容易就迷失了自己。他根本不知道,他的父親練了幾十年聖氣功,也根本沒有将聖氣功練到極緻。他也不知道,聖氣功惟有童子處女之身,修練起來方為最佳。因此,盛淩人一直不傳此功給自己的長子盛志強,其實他心中一直就有個想法。就是他想将聖氣功傳給自己的義子盛莫名。

可是,盛莫名畢竟是他的義子,雖然性格與自己極為相似,并且品行上還稍稍好于自己,但他如果讓盛莫名位居哥哥盛志強之上,必定會引來盛志強的不滿。故而,此事一直被盛淩人拖延下來。

這下子,群豪終于知道,任逍遙和唐慕公剛才之言,根本不是危言聳聽,于是終于退到較遠之處。

鬼血身上的血雲又得補充,頓時變得更加強勁,隻回身過來,又将盛志強團團圍住。

盛淩人見狀,已經知道兒子根本不是鬼血的對手,而且他似乎也已經預料到,事态已有失控之勢,于是便先對義子盛莫名說道:“莫名,保護好王爺!”

盛莫名還沒來得及回答,卻見父親已經飄身而出,隻向擂台上而去。盛淩人飛身擂台上空,聖氣功陡然而出,隻淩空向鬼血襲來,氣勢比剛才盛志強強了不止百倍。鬼血見狀,卻隻微微一笑,血雲反卷上去,竟然迎着盛淩人的聖氣功硬頂過去。

“轟隆”一聲炸響,比武擂台被兩股力道一擊,頓時連聲爆炸,直被震得粉碎。鬼血的血咒雖然厲害,但與盛淩人的聖氣功一交,也沒占到太大便宜,足見盛淩人的聖氣功,還當真不是好對付的。鬼血被聖氣功一激,隻飛身退下擂台。盛淩人将鬼血逼退,正好一把抓過盛志強,隻将他拽退數丈有餘。

“我是來打死你的。”

鬼血話還未說完,突然身形一閃,根本不似人形,好似一朵血雲,直接向盛志強籠罩了過去。

“血咒,是噬魂血咒,大家小心。”任逍遙見狀,頓時萬分緊張,于是放聲大叫道。

然而,鬼血似乎已經不是先前那個和唐中玩得十分要好的小孩子了,他現在是真正的惡鬼血童,完完全全地顯示出了他的本色。

盛志強聽得任逍遙提醒,顯然知道鬼血的血咒十分厲害,于是不敢大意,隻雙掌齊出,全力使出聖氣功,頓時一股無上氣勁,瞬間便已将鬼血化身的血雲逼住。

可若是讓他将聖殿交給盛志強,他卻又根本不放心。盛志強除了貪好女色,還成事不足、敗事有餘。這一點,從官銀之案來看,便是最好的例證。原本,盛淩人已經把事情安排得很是妥當,而且中間還隔了好幾個替死鬼。可是盛志強還是留下很大的破綻,還讓蕭王追查到自己身上,最終導緻現在這個局面。

其實,這武林大會背後,還有另一場暗地裡的争鬥,也已經同時開始,隻是因為一言難盡,所以無法同時概述,容後慢慢叙來。

盛志強憑借聖氣功,初戰告捷,戰勝了武當派掌門陸乘庸,便以為自己當真已無敵于下。

毒獸峽鬼道子見狀,也已經看出,盛志強雖然練了聖氣功,便他顯然沒有得到他父親的指點,而且自己武功的火候也很是不夠。鬼道子看着盛志強得意的樣子,面上微微冷笑,顯得很是不屑。

他眉頭一皺,右手輕輕撫摸了一下身邊的鬼血。鬼血擡頭看了看師父,眼神中頓時透出一股殺氣,接着一聲奸笑,便已飛身來到擂台上。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