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九章——傳承的使命(1 / 2)

加入書簽

“既然你都把他手裡的槍打掉了,他也沒有還手之力,幹嘛還要一槍殺了他?”天心聽完有些憤憤不平,衆人還以為是出家人的慈悲,可沒想到他接下來的話卻讓衆人大跌眼鏡,“這要是換成我來,我就好好問問他,心腸為何如此歹毒,非要置于死地不可,要是他不說,就按咱們道觀的規矩讓他跪香,一直跪到肯說為止。”

天心初見雷彬時候,便被他飛揚跋扈的惡霸行徑所欺負,雖然之前便面臨過生和死的考驗,但是道家修行對于生與死并不看重,畢竟抱着無為的心态修行,死亡無非是羽化罷了。但這是天心下山後第一次面對如此純粹的惡,不禁心中有了疑惑,自己從小上山修行,一心向善,雷彬這樣的人未經修行,一直在俗世中竟能生出如此的惡念,而世上之人十有八九皆未修行,雷彬這樣的惡該有多少呢?

“當時我确實猶豫了。當我舉起槍的時候,那個人就已經沒有機會了,在打掉他的槍時,我在想要不要留他給李參謀處置,但是想到這就太麻煩了,所以最後還是開槍了。”孟德說着,從腰間掏出那把手槍輕輕撫摸了起來,把一旁的天心吓了一跳。

“真是把好槍。”孟德把手槍塞到了李參謀的枕頭旁邊。

“為啥會覺得麻煩呢?”

經曆了山腰的激戰,雖說也是經過部隊裡一番曆練出來的,但是早就轉到二線工作的李參謀心裡也直呼吃不消,傷口的疼痛自不必說,這隻能躺在床上一動也不動,卻是最難受的事情。

“玄一道長他們怎麼樣了?”

“他們的情況可比你好得多,你還是顧好你自己吧,兩處貫穿傷,這可不是鬧着玩的。”看見這個自己受傷至此心裡還想着别人,孟德不禁吐槽道,不過轉念一想,之前李參謀說過,他們的目的隻是為了保護玄一一行人。

“那就好。”李參謀長歎了一口氣,随後說道,“那小鄧的情況呢...”

“他...你也應該看見了,他的傷勢,不可能活得下來。”孟德也沒有正面看着李參謀說話,因為在這種時刻,身邊的戰友眨眼間變成一具屍體,實在是一件痛心的事情。

“以我對李參謀為人的了解,最後可能還是會留他性命,到時候帶在身邊也是個隐患,倒不如趁此機會徹底解決你的宿敵,你說呢你參謀?”孟德看了看李參謀,臉上雖然仍是一副憨厚的模樣,但是心裡的對于形勢的把握卻也了然于胸。

“我很好奇,像你們這樣的人之前是經曆過怎樣的鍛煉,才能勝任你們傳承下來的任務?”經曆過之前的生死之後,李參謀對于孟德早已經是刮目相看,或許正如他的中文名字一樣,他真的如曹孟德一般有八百多個心眼子。

“你們很想知道嗎?”

“快趕緊的說!”天心有些迫不及待,順勢就坐在蒲團上等着講故事。

孟德歪了歪頭,糾結了一會兒,便開始講述向他們這樣的族人所經曆的曆練。

李參謀緊閉着雙眼,牙齒奮力的咬得吱吱作響。對于他來說,跟小鄧的交情時間也并不長,但是經過雪坑基地,和一路上走來的經曆,他也笃定這是個十分可靠的戰士。要是當時自己即使勸誡他不要輕舉妄動,或許結局會更好一些。

但是李參謀怎麼會知道,小鄧在主動出擊偵察的時候,就已經打定主意要單槍匹馬去會一會他們,在小鄧看來,雷彬這樣的毒瘤存在即是禍害,況且槍口已經頂着衆人的腦袋,再不主動進攻,衆人恐怕就要被坑害在這雪山上了。

而此時一衆六人的屍體,被幾個僧人整整齊齊的擺放在一間屋子裡,這不是一間禅室,因為裡面并沒有床和其他生活設施,有的隻是一口大鐘懸在房梁上。和尚們對于幾人的屍體也十分的尊敬,将幾人身上帶着血污的衣服全都扒拉下來,給他們換上了最樸素的灰色僧衣,六具屍體就像是六個安靜得睡着了的人,雖然他們的臉全然沒有了一絲血色。

天心和玄一抽空也過來李參謀的房間看望,玄一抓住了李參謀的手,用神識感知着他的身體狀況,不禁微微皺起了眉頭,但是卻沒有說出來。天心見李參謀還能正常說話,便放下心來,轉頭看向了之前在山洞門口千鈞一發之際救下了李參謀的孟德。

李參謀也順勢給他們二人說了當時的情況,孟德的幾槍彈無虛發,将雷彬打得沒有了還手之力,最後一槍幹掉了他。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